官方微博 您是第14184778位游客 | En
 

“小人物”体现出来的大唐气象 ——浅谈对“唐公公”的塑造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10:47:14访问次数:7227

  作为一个演员,最幸运的莫过于塑造几个令观众喜爱、令同行称赞、令自己满意的角色。其中,最难的达到的是后者,即令自己满意。
  年轻时,凭着幼功好,嘴皮溜,嗓音亮,便以为自己在立在台上就算一号人物。殊不知,舞台生活几十年,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舞台经验的丰富,我却愈来愈感到作为一个演员的不容易。那时的拥有和自得才只不过是作为一个演员应具备的最基本的要素。一个真正的好演员,更重要的在于对角色的理解和人物的塑造。而这些,需要扎实地积累生活、细致地体察社会、用心地感悟人生……
  下面,我就以在新编历史京剧《贞观盛事》中饰演“唐公公”这一角色谈一点心得和体会。
  《贞观盛事》以史为鉴,观照现实。着力塑造了励精图治、从善如流的唐太宗李世民和心系民生、犯颜直谏名相魏征,揭示了历史上一个伟大时代的政治底蕴。“唐公公”仅仅是今天的创作者笔下虚构出来的一个“小人物”。
  虽说是个“小人物”,我却在剧本中感觉到一个巨大的表演空间。——即便是在“小人物”身上,体现出来的也是一种大唐气象。这种感受大大地激发了我的创作欲望。在对剧本反复的研读中,唐公公在我的心中越来越立体,渐渐地“活”了起来。
  我对“唐公公”这个人物作了如下定位:
  首先,唐公公不是一个交代性的过场人物,他的作用不仅是穿插场次,搭搭架子。
  其次,唐公公是一个善良的、感情世界极为丰富的人。他对李家、对李唐王朝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同时,他对弱者、对下层也充满了同情和关爱。
  第三,唐公公是太监,更是一个不一般的太监。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唐公公虽然是个小人物,但从他的言行,他的身上体现出来的是一种唐人的气质——理性和大度。
  第五,剧中,唐公公应工“丑行”。他的人物角色定位却非常大气。在表演中,要争取达到“丑角不丑”的境界。
  至于唐公公怎么不一般。限于角色定位和篇幅,剧本交代有限,从文本来理解,大致能得出这么个印象:即唐公公的身份肯定类似宫中的总管大太监。他熟知宫中,关注朝廷。剧本提供的,只是他“现实生活”中的一部分。正如一座冰山在海里,人们看到的仅仅只浮在海面上的一角。殊不知,更多更厚更深的冰层沉没在海平面以下。有着种种特殊表现的唐公公一定有其不同寻常的身世背景,不同寻常的生活经历。
  于是,我给唐公公杜撰了一段看似荒诞,实则有迹可寻的家世——
  唐公公早年并不姓唐。他家和李家有很深的渊源:兴许,两家还是世交。两家的前辈还曾一同朝为臣,他和李世民也是自小就是亲密的玩伴,两人受同样的教育长大,而后追随前辈起兵反隋。不幸的是,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由于大人看护不慎,被一条大黄狗疯咬,使他失去了男根……后来,李家坐了天下,很自然“请”出这位既能干又贴心的人来掌管后宫。并且赐予他尊贵的“唐”姓。
  正因为和李家、和大唐有如此深厚的渊源,如此浓郁的感情,唐公公才会自豪地吟颂“圣主临朝,河清海晏……大唐雄风,传扬万年”!才认为自己对李家、对大唐天生怀有一份责任感,才会满怀喜悦地吩咐众人“好生伺候着”,因为“魏(征)大人出巡有功,又举荐贤才。皇上高兴极了,要在今儿个早朝,当着众位大臣的面,把这匹‘飒露紫’彩马赏赐给魏大人。这可是件大喜事呀”!
  唐公公虽然是个小人物,小人物的“情理”同样厚重至深,君臣同心、国泰民安是唐公公的根本愿望。
  如果不认为自己的命运和大唐息息相关,休戚与共,唐公公绝不会在目睹李世民因魏征直谏而怒摔‘飒露紫’彩马之后,引领宫女请出贤德的长孙皇后。
  唐公公虽然是个小人物,小人物同样有济世苍生的大唐胸怀。
  如果仅仅因为生理的缺陷,而将太监当作一种谋生的手段,唐公公这个角色将从生理到心理扭曲变态,而绝不会理解、同情久居宫中而疯癫痴傻的苌娥;也不会因为唐太宗“释放三千宫女”的人性化措施而激动不已:
  “奉天承运大唐皇帝诏曰:自我大唐贞观立元以来,四海宁靖,百业振兴,国势强盛,万民康馨。为居安思危,戒奢以俭,察我皇苑后庭,宫娥众多,列阵成云,一则靡费库银,再则徒耗青春。于今,朕与皇后共颁诏令,开释三千宫女,一并永离皇城,礼送归家省亲,任其择偶成婚,同沐天恩。以此陶冶世风,慰藉天下人心。钦此!”
  这一大段与其说是唐公公在念圣旨,不如说是他一种喜极而泣的呐喊和欢呼!
  在舞台表现的过程中,唐公公的念白不多,更不能用唱来表达思想。不过不要紧,我“了解”了唐公公的前史,理顺了人物之间关系,因此演起来就非常顺当。仔细揣摸剧本,唐公公的词虽少,但大多在情中,我就尽量利用一切可表达的表演元素,如念白、手势,步伐,甚至一个眼神……来出情制胜,表现人物的亮点。
  在封建社会里,作为太监,无论做得多大,太监终归是奴才,是下层人民中的一员。唐公公也不例外,只有把握住这点,才能处理好他与李世民、与长孙娘娘、与宫女们之间的关系,把握好分寸,进入角色中去,塑造活生生的人物。是我的追求。可以说,作为 一个演员,平时不体察生活而高高在上,十之八九演不好唐公公,只有体验到了,才能深入角色。说句大家都会说的话,演员演戏靠的不仅仅是技巧。这道理谁都懂,但确实,很少有人真的懂。
  2005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