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184782位游客 | En
 

精品精演 ——我演郑仁基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10:46:52访问次数:7260

  陈少云
  在新编历史京剧《贞观盛事》中,我饰演谏议大夫魏征的老友、隋朝旧臣郑仁基。戏虽不多,却颇见人物的个性与层次。
  郑仁基的戏集中在第二场和第三场。
  尽管隋唐时期的知识分子较少受儒家礼教的束缚,没有到达“死忠愚忠”无道昏君的程度,但“贤臣不事二君” 的传统思想还是影响郑仁基的人生选择;尽管对隋朝统治者有诸多看法,身为隋朝旧臣的郑仁基还是不愿意作为“贰臣”为李唐王朝服务。何况,纵然隋炀帝贪婪暴戾,李家天下也清明不到哪里去——
  眼看着“后宫佳丽逾万,朝廷又在广采民女,致使百姓人家破碎,田园劳力匮乏”;
  街谈巷议的是长孙国舅将一西域女子作为赌注,当着各国使节输与大唐天子;
  联系自身遭遇,便觉得“三月徒有春光好……恐世人直把唐朝作隋朝!”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世间的君王一样昏!
  ……
  因此,在隋朝灭亡以后,一代名士郑仁基便作了个“在野草民”携女隐遁于市。或许,在他的尚未表明的心意中,还是想静观新朝,静观李世民、静观魏征……,却不料枝节横生,国舅爷惹起了祸端——
  开御苑小女偕婿去游玩,
  长孙无忌见色起意顿垂涎。
  无奈之中,郑仁基只好登门寻故人。在魏征的巧妙安排下,在充满机趣、幽默的争锋中,李世民和谐完满地解决了问题。
  通过与李世民的近距离接触,郑仁基疑虑既除,觉得李世民不仅“相貌堂堂、气宇不凡,赫赫有威仪”。对魏征也由成见变为理解“难怪他事新朝竭力尽心,却原来皇上是一个开明君”。
  接下来,良禽择木而居,郑仁基归附唐皇便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从剧本给出的规定情境来看,郑仁基这个人物形象比较清晰:
  他是一代名士,书道文采皆不让人;
  他是隋朝旧臣,怀有治国佐君之才;
  他为人正派,同僚(魏征)有难敢于冒死相救;
  他个性耿直,遇不平则大发牢骚,言辞激烈。
  因此,郑仁基这个人物是立体的、多侧面的。在创作这个角色的时候,应该采用多种方法来塑造人物形象,而不是生硬地套用某个派别。虽说,我是宗麒(麟童)派的演员,但是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我深刻地体会到,流派要为刻划角色、塑造人物服务。在对《贞观盛事》这个剧本的反复揣摩中,我感到应该把郑仁基正派耿直、才智超群的人物特点与麒派艺术苍劲洒脱、自然泼辣的神韵风骨结合起来。
  同时我也注意到,郑仁基的性格脉胳和发展轨迹,有其相应的心理层次和心理基础。这就要求我在表演上宗麒而不拘泥于麒。在需要的时候,融合了马(连良)派、甚至余(叔岩)派等艺术的唱念。把握每一个唱念和表演细节的节奏变化,灵活处理,而不露斧凿之痕。从而将自在挥洒的唱、做、念与中规中矩的程式技艺和谐地统一起来。正如古语所说“情发于衷而形于外”,心里有戏,才能表现出来。即所谓心到、眼到、手到、口到……
  如郑仁基出场的一段,以[四平调]起,音乐不露痕迹地化入[西皮流水],麒派与马派两大唱腔转换融合,自然流畅。因为是一代名士,所以他有才高轻逸的资本——
  “开御苑小女偕婿去游玩,
  长孙无忌见色起意顿垂涎。
  借喜宴欲逼我屈从就范,
  他自恃皇亲国戚位高权重一手能遮天。
  蒙仁兄多抬爱屡次举荐,
  怎奈是我与当朝了无缘。
  看破世事一走为上选,
  从此后携女远游,卖扇度日,清静悠闲,自在安然。”
  麒派耶?马派耶?斯二者盖皆有之!
  有人说,在《贞观盛事》中,郑仁基是份量很轻的小角色。诚然,和犯颜进谏的魏征、善于纳谏的唐太宗相比,郑仁基不足为道。但是我把这个角色看得很重,一如《狸猫换太子》中的陈琳、《宰相刘罗锅》中的刘镛、《东坡宴》中的苏轼。因为我认定,任何角色的塑造,对我来说都是一次学习锻炼的机会,一次检验自我的实践。一台戏,一个人,观众认可了,并且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就说明我的力气没有白费。
  更何况,聚集在《贞观盛事》剧组的是多么强大的创作班子!——“剧坛女杰”陈伊薪执导,尚长荣、关栋天、夏慧华、孙正阳等著名演员加盟,以及音乐、舞美等俱是一流阵容。
  众星捧月,打造精品!
  我岂能错过?!
  舞台上,《贞观盛事》演绎了一段典雅辉煌、大气磅礴的中华历史;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要脚踏实地、稳稳当当地走好自己的人生之路。演过《贞观》、看过《贞观》,让我们都为自己的人生增添几分大气,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