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184786位游客 | En
 

丑角不“丑”  ——我演长孙无忌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10:46:24访问次数:7540

  孙正阳
  作为一名京剧界的老演员,虽然从老师前辈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如果没有新的创造,总觉得自己的艺术生命是不完整的。即使是《拾玉镯》、《贵妃醉酒》、《刘姥姥与王熙凤》之类的传统戏的演出,我也力求赋予人物新的内涵。可喜从艺六十多年,有幸饰演了《智取威虎山》中的栾平,《磐石湾》中的“08”,同时也创作了一些以丑角为主的剧目,如《海周过关》、《蒋平捞印》等,看到我所饰演的角色能成功地立在舞台上,成为观众耳熟能详的人物,心情是喜悦的。
  《贞观盛事》创排之初,不想我这个古稀老人也被邀请参与创作,扮演长孙无忌。当时也犹豫了,怕力不从心,怕演不动,后来尚长荣同志亲自上门来对我说:“这是一出不错的戏,您一定要出山演演。”一方面友人盛情难却,另一方面创造一个新的角色也是我很感兴趣的,所以应承下来。
  接到剧本以后长孙无忌的人物定位成了首要难题。京剧的一出戏生旦净丑各个行当要配得齐全才好,魏征是花脸,唐太宗是老生,长孙无忌用丑角来演最适当不过。全剧淡化了魏征和长孙无忌的矛盾冲突,历史中其人也很有才能,文武兼备,为太宗创立大唐立下赫赫战功,我想在扮演的时候不能简单把他当作小丑处理。如果以正派老生或武生形象出面又太正经,毕竟在戏中他踞功自傲,生活奢靡,不是个完美的人。显然长孙无忌和我以前塑造的角色形象很不一样,无疑是最难把握的一个。最后在创作人员的讨论下,将其定位在丑角上,前提是不能丑化他。
  正确理解角色对演员塑造人物很有帮助,戏中的长孙无忌是经过作者演绎后的长孙无忌,有戏说的味儿,虽然在戏中他是个穿针引线的配角,戏也不多,但是他也有他的委屈和牢骚,怎么把人物的感情线理顺,给长孙无忌的行为以合理的解释,至关重要。
  长孙无忌的重头戏在第一场和第三场。第一场打马球,是完全武将形象出现,虽然是丑角,但决非谄媚小人,作为一位王爷他也有他的八面威风,这在巡营时要表现出来。尽管是和皇帝比赛也是认真的,较汁儿的,一开始就讲好,“咱们是君臣,可有一条,到时赢了可别不认帐。”不是说你是皇上就让着你来取悦龙颜。
  第三场一开场长孙无忌有一段内心独白,长孙无忌自认帮唐太宗打下江山功不可没,但是怎么却没个官作,“脸上欢笑,心里痛”,为只为“娘娘要内举避亲留芳名”,情绪上极为不满,受到压抑。这种不满表现的不是想反对皇权,造反,而是靠造华宅、过纸醉金迷的生活来排解。
  长孙无忌一直很嫉妒魏征,魏征作为隋炀帝的遗老旧臣却能得到重用,而魏征又反对他所崇尚的奢靡之风,两人产生对立。在长孙无忌眼中皇宫六院、三十二妃是应该的,三妻四妾是应该的,礼单满天飞是应该的,以西域美女作赌注也是应该的。
  对人物有以上理解以后在细处就能体现出来。在念白的处理上,我选用京白而非韵白,上韵显得太正派了,念京白的同时仍能保留丑角的味道。唱腔用了点老生的东西,带点言派、麟派的味道,比较潇洒突出其文人的特质。在唱腔的设计上,我也和编曲高一鸣同志磋商了很多次,
  他有很丰富的经验,根据人物情绪设定了第三场中不满牢骚的唱腔,那段唱既有丑角唱腔的特点,又不是按照老生很正派的路子唱,其中分寸的拿捏很显功力。
  在长孙国舅这个人物的创作上,表演上没有完全按照丑角的表演路子,我借鉴了很多老生、小生、武生的表演身段,这样人物显得灵活丰富一点。第一场的马球舞就是武生和丑角的一次融合,戏曲舞台上从来没有表现过这种场面,马是假的,球也是凭空而造的。京剧中有很多程式性的动作用来表现类似的主题的,比如:马鞭子、枪花、刀花、棍花,怎么把这些动作揉进去,搁在马舞里呢?将技巧舞蹈化,把马鞭当作球棒,既用武生趟马的动作,也有丑角骑马的动作,还有舞蹈里的骑马动作,这是一次大胆的创新。另外在第三场中长孙无忌的表演借鉴了很多小生的动作,如水袖、扇子功,用来表现他的风流潇洒。
  长孙无忌的胡子也是一个创造,在以前的京戏里是没有过的。虽是丑,但不丑化,所以长孙无忌不画小花脸,基本上是以俊扮为主,带丑角的胡子不合适,可是如果戴老生的胡子又太正统些,不戴也不合适显得人物过于年轻。于是我和设计人员研究后,就诞生了这个带有唐朝风格的胡子,既不属老生也非丑类:唇上两撇,唇下一绺。
  根据人物在服装上运用金、黄、红色和唐太宗的服装贴近,以表现他身为王爷的气派和奢华的作风。
  在创作人物的过程中,演员自己要对人物有构思有想法,而不是等待导演作人物分析,演员和导演及其他创作人员的关系应当是互动的,互相激发创作灵感。第一场戏的出场原来安排的是导板结束后唐太宗和长孙无忌一起出场亮相,后来我考虑到这样出场突出不了人物,于是给出建议:由长孙无忌先出场,两厢看一看,用了两望门,意为巡视军营,然后转身亮相给出一个小高潮。京剧非常讲究舞台亮相,这样亮相既突出了长孙无忌的亮相,也为唐太宗铺垫了一个更漂亮的亮相。
  一个戏的成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成功,而是集体智慧的成功,需要所有人的努力和各方面的默契配合,《贞观盛事》也不例外。排戏的时候大家互相提出意见,也有争论的时候,但是剧组非常团结。每次排练最先排的就是马舞一场,因为场面大,演员多,一个人动作错了都不行,而且那场是放音乐的,不像现场伴奏可以配合动作和节奏。两场大场面的戏,还有释放宫女那场,是大家流汗最多的。末了我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尤其是感谢我的学生金锡华对我的支持,很多排练,因为我的身体状况,尤其是马舞那场戏经常是他代替我在排演场流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