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200331位游客 | En
 

创造角色即创造自我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10:46:03访问次数:7171

  夏慧华
  听到《贞观盛事》得到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的殊荣,我真的非常高兴,因为这是对我们这个集体的肯定,对这个创作集体所付出的心血的肯定。作为这个集体的一份子,我感到集体的创造是令人欣喜的一件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能深深感到创造的快乐。
  说起《贞观盛事》,好像是一个和我很亲近的老朋友,还是在1995年,我和尚长荣一起去南京参加《曹操与杨修》的演出,尚老师和我谈起了想创作《贞观盛事》的意图,并和我讲了很多关于魏征、李世民的故事,特别说起长孙皇后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物,在唐朝贞观年间的历史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尚老师认为我很适合出演这个角色。回到上海,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马上找到了《贞观之治》开始阅读,长孙皇后是“天下第一贤后”,为人谦厚大度,辅佐李世民打下江山,赢得了母仪天下的威德。虽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也没有忘记自己对国家百姓的责任,不纵容家人贪欲,这对一个女性来说是难能可贵的豁达胸怀。我渐渐熟悉了长孙皇后这个历史人物,同时也被她的人格魅力深深打动。这时我想到的是,我是否能演好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角色,这是对我的一个很大的挑战。
  带着几许期待和对长孙皇后这个角色的崇敬之情,我走进了《贞观盛事》剧组。陈薪伊、尚长荣、关栋天、孙正阳……和这些优秀的艺术家合作,对我来说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我就是怀着这样学习的初衷开始逐渐进入角色的。有人说,“夏老师,你这么有名的演员,在这个剧里面才两场戏,真不值得。”是啊,哪个演员不希望自己的戏份多,总是在舞台上灯光最亮的地方,可是在《贞观盛事》里面,没有主角、配角之分,哪怕是一个宫女,也是剧情重要的组成部分。长孙皇后虽然只有一前一后两场戏,可是却对演员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她是整个剧情发展中一个重要的环节,最后皇上决定释放宫女,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长孙皇后从中斡旋。让我来饰演这样一位贤德聪慧的女性,对我个人来说是一个重塑自我的过程。
  我是学习梅派的,从流派特点来说,饰演长孙皇后这样具有尊贵身份的娴熟女性是非常合适的。在我的艺术道路上也扮演了不少这样的角色,但是如何在创造角色上有所突破,避免类型化表演是我近年来一直苦苦思索的问题,那么扮演长孙皇后可以说是我实践这种尝试的第一步。刚开始进入角色时,只能凭借着从书本上获得的史料,依靠一些程式化的表演,这样难免显得生硬,我有些沮丧,幸好有陈薪伊导演和尚老师的帮助指点,他们帮助我一点点找到感觉,让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娘变成了一个真实可信的女人,只有可信了才会可爱。我开始有点感觉了,从开始“架”着演变成去寻求人物的细腻感受,我没有把长孙皇后当成一个国母,而是在舞台上真实地表演一位妻子,一个女人,也就是把她作“平民化”处理。在唱腔上也没有过度追求花腔,而是根据人物的性格和心理发展逻辑设计,这也是一个从陌生到接受再逐渐化身角色的过程。
  我从事舞台演出风风雨雨几十年,记住的不仅仅是那些掌声、喝彩声,还通过表演得到一些感悟:戏不是演出来的,而是悟出来的。在《贞观盛事》的创作中,我更加深切体会到了这一点。以往我们的表演经验总是从传统戏那里来,老师怎么教,我们就怎么演,如今的观众已经不能满足这种机械地程式化表演,这对我们演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也是近年来新编历史剧比较受欢迎的主要原因。
  平时在排练的时候,虽然我是第一、第五场的戏,相对比较分散,可是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不论是演出还是排练,都要从头到尾呆在现场,把戏从头到尾连贯着看下来,这样在感情上我也是连贯的,把自己放在整个剧情发展中间,这样创作出来的人物才会是完整的。
  《贞观盛事》第一场,万国使节来朝觐见,一派国泰民安的盛世景象。长孙皇后代表皇上为外国使臣颁三彩陶马,这个第一次亮相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要把皇后一生的辉煌展露出来。我在设计的时候,在身段没有大幅度变化的同时,注意表情和人物状态的体现,就是在不经意间展示一种风情。当听说了有宫女和西域美女进献给皇上时,她不动声色,实际上这时候她是在筹划着下一步的行动,这是个暗示,需要演员准确传达这种意思,预示着后面还有更多的精彩发生。
  到了最后一场,事态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是否释放三千宫女成了问题的核心。情节的设置我盛装劝慰皇上,希望能尽快释放三千宫女,让他们能重返民间,安居乐业,这也是我整个戏剧行动的最终目的。这个时候,长孙皇后无疑站在了问题的尖端,作为女人,她的角色应该是润滑剂,所以无论是在舞台调度还是唱腔处理上,我尽量把女人的柔媚表现出来,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只有夫妻间推心置腹地规劝,观众们看完以后都说,不像是看皇宫中的纷争,而是一次夫妻间心灵的感人交流,我想这是对我们舞台处理最好的肯定。
  演员创造一个舞台角色,总是要把自己化身角色,使得演员和角色合而为一。扮演长孙皇后,对我是个不小的考验,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夏慧华是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这就和长孙皇后善于心计的个性有所冲突,通过扮演这个角色,我更加锤炼了自己的个性,我明白了一些做人的道理和为人的智慧,人们都说我变了,我相信这是我向长孙皇后学习的结果。作为演员,最后比的不是名利,而是文化水平的高下,梅兰芳大师就是我一身的榜样,他始终没有停止学习,没有停止思考,这是值得我们后辈永远珍藏的良好品德。
  《贞观盛事》得到了很多殊荣,我也因此获得了表演奖,这是对我极大的鼓励,对我创造角色的探索做出的肯定,这个戏还在继续演出,我的探索之路也还会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