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197061位游客 | En
 

《贞观盛事》舞美设计始末及得失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10:45:07访问次数:7044

  金勇勤
  徐福德自接手《贞观盛事》舞美设计的任务开始,反复研读剧本,深深被盛唐这段辉煌的中华发展史的感人篇章所打动,并对该剧的内在意蕴有了一些自己的了解。
  导演陈薪伊一再说,她看了西安博物馆中的一幅画,而引出了此戏。这幅画,来自古墓中的壁画,乃为残片,上现一个入宫长年之女获释,被忠贞不渝的久违情人接走了。此画所述的故事,便成为表现该段历史的切入点,以欢释三千宫女而作戏剧终结。
  在赴西安采风的一周中,徐福德见到了逼真反映唐代风貌的两幅宫廷画,一为牛车独载侍女出宫图,一为宫女聚列侍奉图。由此得到启示,欲配合剧情之需,想引伸创作出另一幅画来,那便是仕女期待图。于是,陈薪伊自作模特,引颈举臂摆姿,激发徐福德之灵感。最终定稿成一伫立于镂栏平台上的老侍女,左手斜持云帚,右臂弯曲过头顶,极目远天,若有所待,渴望新生的内敛画面。从而这三幅画,被放大后,作为二道幕前演区之背景,依次摆列于舞台的左、中、右,旨在后宫场景和氛围的渲染。
  赴无锡再次采风,旅游点内呈现的唐城层楼,给了徐福德很大的启发。当时就在心中筹划着,舞台上倘有这样一栋楼该多有意思,可显大唐之盛,便大胆地艺术提炼后用在第一场大背景中。为突出特定的时代,以显应有的气势,楼梁俱用醒目的土红色,不同于其他时代,感觉更好。
  同时在设计的时候,违反常规地取消侧幕,代之而竖唐代的高墙,视觉上与前面被放大了的古画连接延伸,从而达到拓宽舞台视觉,以显大唐之盛的目的。这场戏启幕,台上所现的壮观舞美,配以音乐烘托下的有序仪仗,以及城楼上服饰华美的诸多鸟瞰贵人,盛唐之风突起,观众情不自禁地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第二场魏征宅邸的衬景,原来主张布以梅花,但徐福德在赴西安采风时,被眼前满山遍野的梨花深深打动,便向导演提议用梨花,以示魏征心灵之洁白,未料竟和陈薪伊一拍即合,就此被定了下来。
  同时,为区别前场层楼梁柱之土红色,魏征宅邸梁柱不上任何颜色,通过突出木质之本色,而显魏征品行毫不掩饰之本。
  第一场和第二场的舞美设计,对比十分鲜明,通过舞台美术的形象化语言,寓意深刻的思想,盛世之下不能助长奢靡之风。此内涵,贯穿全剧。
  长孙皇后之兄长长孙无忌,乃主人公魏征的陪衬,是奢靡之风的舞台人物代表。剧中众贺他喜得贵孙之第三场,为显他宅邸之豪华,引得争相与之攀比的长安官家广筑巨掷。拜金挥霍,徐福德在舞美设计上则以辉煌的陈设和色调予以表现,效果颇为理想。
  因魏征力谏而大怒,李世民夺过陶马愤掷于地,把它摔得粉碎,将戏剧矛盾推至极限。在第四场皇宫大殿之规定情景中,舞美设计于帝位后之背景上,取消常用之龙,而代之以骁勇的唐军,那些持戟荷枪奋进城池之兵士图象,来表达获天下极为不易,撑起朝政者人众数广,奢靡之风万万不可能助长之内涵。此舞美设计之匠心,和剧情参透的思想,相互交汇,融为一体。
  李世民愤懑而回后宫的第五场,原先的舞美设计,栏杆均为横向的。然而陈薪伊导演自有设想,让剧中人李世民由后出场,直往舞台口走,期间,宫女络绎不绝地向他跪拜,以显宫女为数之多,使李世民之心顿受触动,顷刻反省,深感魏征适才坦言未错,于是引出后面悔悟纳谏的戏来。徐福德受此启发,便将栏杆的设置作了纵向的改动而定了下来。
  第六场魏征宅邸,月夜转黎明,魏征和李世民君臣隔时空交心,谐架灵桥,弃怨欢晤。由唐公公读诏书,释放三千宫女。这场戏的舞美设计,紧扣剧情,渗发主题,意蕴深刻,语境鲜明。
  尾声,设置了两个打开的宫门,门内宫院深深,门外,天广地阔任驰骋,寓意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