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200343位游客 | En
 

贞观盛事音乐设计始末及得失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10:44:26访问次数:7367

  金勇勤
  新编历史京剧《贞观盛事》创排于一九九八年,高一鸣与尤继舜、以及龚国泰合作,担起此剧作曲的重任。随即,一起赴此历史故事发生地西安采风,对唐代的历史和风貌,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感性认识。
  高一鸣和合作者采集了唐代的古乐,以及敦煌古乐,想依循此途径,寻找这个新剧目的主题音乐。
  而唐代古乐,可能被日本大量借鉴的缘故,致使现已为世人所熟悉的日本音乐和唐代古乐颇为接近和相似。倘按唐代古乐之某些旋律来化译出《贞观盛事》之主题音乐,则难免被人误解,必须避开抄袭日本音乐之嫌。
  于是,经深思熟虑,决定从京剧传统曲牌“一枝花”中提取音乐素材,作为此新剧目之音乐主题。
  由西安采风返抵上海,创作人员都颇为焦虑,因当时到手的剧本很不成熟,作为作曲者之首的高一鸣,对此剧修改的参于极其投入。在剧本修改的全过程中,他和导演陈薪伊、以及主演尚长荣,经常相约而聚咖啡馆切磋商讨,即使为一句台词和一句唱词,也反复斟酌推敲,用尚长荣的手机与北京、天津两个编剧不断联系,将尚长荣手机都打爆了。
  此剧,小修小改不算,大的就有三次。鉴于剧情内容,音乐唱腔必须做到壮观大气、雍容华贵,气贯长虹。高一鸣和合作者在借鉴京剧传统、以及在此基础上刻意创新两个方面有机结合上煞费苦心。
  全剧音乐借鉴了十余个传统京剧曲牌,这些曲牌都是舞台演出中常用的,旨在突出京剧音乐之本体,致使立足传统而创新意,而绝非摈弃传统、另闯天地。力求达到戏剧家田汉老所说之语境。“借鉴外来因素,要如同入水之盐,和水融化为一体,颜色没变、但尝味道,却不一样了
  长年的实践,使高一鸣深有所感的是戏曲音乐、尤其是京昆艺术、源远流长、积淀丰富、底蕴深厚,想对其进行改造和创新,必须化大功夫去深究细剖其丰藏神韵,并得法地吸取其他艺术诸方面的营养。对于外来艺术养料的吸收,必须掌握好分寸,杂乱无章和博采众长,仅半步间距,然而效果迥异,大相径庭,打一比方,人喝牛奶是为强身,而绝非令你变成一头牛。
  《贞观盛事》场景多变,音乐含量也大,有表现金殿之辉煌的、也有表现马球场之壮观的,再有表现剧中人物激烈对抗的,另有表现主人公沉郁反思的。
  第一场国舅为李世民送来一个西域美女,他上场的音乐既要突出西域风情,又不能离京剧传统太远,高一鸣和合作者,则设法采用如下巧妙手法予以表现,将西域音乐旋律作为主体,并以京剧传统曲牌”八岔“做为织体,把这两个绝然不同的音乐元素和谐交融。
  这一场的马舞音乐曾做过多次探索,还请来了一位陕西的打击乐专家,帮着一起攻克难关。在马舞音乐中,时而用纯粹的鼓点子,时而加入大乐队的混锣鼓,达到了很好的预期效果。
  在第二场里,魏征”梨花凝春韵“的唱段,高一鸣尝试用”四平调“来表现。这在净角传统戏里,无先例可寻。
  ”四平调“唱腔的特色是,悠然、雅致且抒情,很符合魏征对爱妻所吐的深情抒发,便大胆运用,收效颇佳。
  平民百姓的音乐主体,通过”妹在崖上唱山歌“得以表现,在这里,高一鸣和合作者将陕西民谣之旋法,以及京剧传统音乐之旋法,进行了有机结合,成效很好。
  第三场开幕的音乐紧接歌女的唱,运用了别致的三拍子节奏,起先,有人觉得此处洋味道重了些,后经修改,融入京剧传统旋律,听起来就舒服多了。
  在第四场里,当魏征提到”妹在崖上唱山歌“之民谣时,高一鸣和合作者,以板胡独奏作衬乐,予以有情人挚爱纯真,海枯石烂心不变之情感的渲染。演奏板胡的罗怀哲技巧甚好,成功地体现了音乐设计者之匠心,产生了扣人心弦的艺术效果。
  在魏征查访民情后的叙述中,则用琵琶独奏作衬乐,有力地烘托了民怨四起之气氛。
  第五场,是全剧唱腔之重场。李世民怒摔磁马后的愤慨情绪,蔓延到整个后宫,皇后欲保魏征而劝李世民,唱腔设计上用了一段”二黄慢扳“,腔很平稳,因情绪跌宕起伏而节奏颇为激烈,由此来表现人物这特定情景下的外松内紧心情。
  第六场,李世民和魏征相隔时空的对唱,延续着各自金殿争论后的不平心潮。”月儿如钩遥挂长天,清辉流泻,下照无眠“,以昆剧散句之起唱法来借景抒情,然后转入弹唱。此处,节奏即不能拖沓又不能草率,故而徘徊在”反二黄慢板“和”反二黄原板“之间,称之为”反二黄中板“,也可算是一种探索而得的新板式。同时,运用了二部合唱。一般的合唱,都在大小嗓之间展开,而在传统京剧中,生行和净角间的对唱是不多见的。
  ”在心绪烦情思乱,此时片刻也难安“的对唱中,以突出此时此刻的特定情景,用三度和六度形成对位,来增强演唱的紧张度。
  接着,在魏征的独唱中,由”反二黄摇板“转到”反二黄三眼“。这里既不用大腔,节奏也力求简明扼要,不使用传统之程式。因为,唱段的部位已接近尾声,不宜烦琐拖沓。
  在魏征和李世民见面之时,则改编了传统的”花梆子“乐句,由低趋高,至见面而推到高潮。
  全剧尾声的音乐,借鉴了”欢乐颂“的节奏,融入了这出戏的主题曲,以及山歌之曲调,以表现君为舟,民乃水,水能载舟也覆舟之思想内涵。
  《贞观盛事》的音乐创作实践,使高一鸣和合作者愈发深切地体会到,每个剧种非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可凭空想象和臆造而获取所得,而必须首先突出自己的本体特色。要争取更多的年轻观众,更不能将爱看京剧的老观众撇在一旁。弘扬京剧,责无旁贷,任重道远。音乐是京剧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这方面的探索,则应持之以恒,坚韧不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