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196998位游客 | En
 

《贞观盛事》的创作心路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10:43:11访问次数:7126

——尚长荣、陈薪伊关于《贞观盛事》的对话

  时间:星期六下午
  地点:上海京剧院会客厅
  主持人:肖军
  嘉宾:尚长荣(《贞观盛事》主演)
  陈薪伊(《贞观盛事》导演)
  肖:《贞观盛事》从下地排练到剧目首演,前前后后不过五十天的时间,二位都以“磨 戏”著称,这种短、平、快不应该是你们的创作风格。
  尚:这个戏的排练时间虽然只有五十天,但前期准备工作很长。从去年秋天到今年秋天,历经四季,各自的心里都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创作历程。当然,一年排一出戏,时间还是很紧的。之所以在五十天里,这台戏能立起来,而且还算不错,主要是因为这个集体,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剧组,大家都非常敬业,像当年排《曹操与杨修》一样,大家都有一种敢打、敢拼、甘于奉献的共识。
  陈:的确要感谢这个集体,这是一支非常可爱的队伍。戏排下来,我一直感觉时间不够用,作为导演,我最不愿意的就是仓促行事。正式排练前,主创人员有过很多次的商讨,剧本也改了很多稿。一台好戏,的确需要锤炼,这次在北京演出的《贞》剧和上海的首演相比,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以下肯定也还会有变化。
  肖:从《张骞》到《夏王悲歌》,从《商鞅》到《贞观盛事》,陈导的戏除了大气外,似乎一直在追求一种戏的风格与气质。如果说《夏王悲歌》追求的是一种边塞少数民族的古远与朴质,《商鞅》追求的是一种凝重的民族精神的雕塑美,那《贞观盛事》追求的又是什么呢?
  陈:我在追求一种典雅、大度与华贵,这种典雅与华贵是大唐文化所独具的,我希望在这种典雅中,去表现一个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王朝。正如你刚才所说,在我们的作品里,我会有意识地去追求一种气质,这种气质应该是民族的,是具有时代感的。几千年的中国文化,积累了一份非常厚重、非常富有的人文精神,每个朝代的气质都不一样。就像《贞观盛事》,它所要展示的是贞观初年的大唐文化,她应该是高贵典雅,恢宏博大,如果这部戏传递出了这种气质,就能陶冶世风。其实,现在的中国也很需要这份典雅与大度。如果说到具体表现手法上的追求,五个字,新瓶装陈酿。
  尚:排这个戏的演员,应该说都具备了一定的传统底子。像关怀、夏慧华、孙正阳、陈少云,传统基础都很扎实。虽然大家没有沟通过,但排戏的时候,大家都有一种共识,那就是“引用”、“展示”传统,“激活”传统。我们在这个戏里不搞猎奇,不搞雕虫小技,不赶时髦,远离媚俗,但我们只想立足传统,引用传统,激活传统。
  肖:您能说得具体点吧?
  尚:比方说老的程式,我们不但保留,而且用活了,一切传统程式都为人物服务。另外,为了适应现代观众的审美节奏,在并不伤害传统的前提下,一切表现手段更加简炼、明快、流畅。要说到具体的问题,比方说,在这个戏里第一次让花脸唱“四平调”,这种板式是传统的,只不过以前在花脸行不唱,这次我们唱了,而且效果不错。还有后面老生与花脸的,二重唱也很有新意。
  肖:从《曹操与杨修》到《歧王梦》,再创《贞观盛事》,可以视为您“立足传统,突破传统”的创作三部曲吧?
  尚:也许可以这样说吧,从《曹操与杨修》到《贞观盛事》整整十年,1988年排《曹》剧,1995年演《歧王梦》,现在演《贞观盛事》。虽然前后相隔十年,但我们创作原则一直改变,那就是立足于富饶的传统土壤,根据人物和时代需要适当突破传统。
  肖:《曹操与杨修》在当代戏曲发展史上具有不同凡响的意义,其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结合,已经成为“里程碑”式的作品,你怎么定位《贞观盛事》?
  尚:这是涎生于不同社会背景,有着不同风格的两部作品,不大好比较,真要比较的话,还是留给评论家去说吧。
  陈:两部戏的立意不大一样,《贞观盛事》体现的是李世民的风度。一种明君的风范。
  尚:作为演员,在两个人物的创造上我都是全身心的。
  肖:《贞观盛事》马上就要晋京演出了,想对北京的观众说些什么?
  尚:希望大家有空能到剧场来看戏。
  陈:相信来剧场的观众不会失望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