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200322位游客 | En
 

一笑了之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10:42:11访问次数:7293

——《贞观盛事》导演笔记
陈薪伊

  《商鞅》的结局是万箭穿心!
  《贞观盛事》的结局是一笑了之。
  一个是战国时代,
  一个是大唐盛世。
  我诅咒万箭穿心!
  我祈盼一笑了之。
  我们的先人们创造了大唐盛世,我们一定会创造空前辉煌的大中华盛世。
  华贵、典雅、祥和雄浑的人文气质要在《贞观盛事》的演出殿堂中传递。
  尽管创作需要激情,但我由衷地赞颂理智。非理性的时代过去了,建立理性的精神王国为剧人提供了新的责任。我不能在绚丽的大唐风采中散漏进些许战国的尘硝。出发,告别《商鞅》的兵马俑墓道向长安西行。
  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积淀了一份丰厚的文化遗产供我开掘、耕耘,这是我的幸运。我登上了昭陵的巅峰,60公里200公顷的墓群建立在海拔1188米的九嵕山上。“以山为陵”是唐太宗的首创,他将自己的昭陵建造在与青天接合的峰巅上,真有“剌破青天锷未残”的雄浑气魄!瞻仰九嵕山太宗的陵墓,我仿佛有些读懂了太宗。
  在昭陵设的六骏石雕中外驰名,我在这里读到了一个重情重义的君王。我想起了李商隐的名句: “可要昭陵石马来?”要!要让为唐太宗建立了功绩的六骏入戏,这是刻画唐太宗不可缺少的细节。 在诸多墓葬中陪葬最多的是骆驼俑,贞观年间始,唐文化融入了西域文化,一匹骆驼也可以扩大唐文化的空间感。象征丝绸之路通达的骆驼不能被冷落。
  在昭陵中不仅安葬了皇亲国戚,还有30余座他的名臣佐将,有些是与他有过激烈冲突的人。站在九嵕山一望长安道,我不得不赞叹太宗皇帝的博大胸怀。他的自省的理智使我想起古希腊悲剧英雄俄狄普斯王。帝王能反省自己的过失,这便是帝王的崇高。魏征在十余年中谏议200余条,太宗条条采纳,这里包涵了巨大的自省的理智,同时也可见魏征的高明,想必是进退有制,分寸得当,这也是谏者所应备的技巧。
  在九嵕山的群墓之中我怎么也找不到魏征,太宗皇帝把他的钟爱之臣安葬在何处?60公里的墓地我到哪里去找,连管理员也没说清楚,只讲“远得很”。为什么?为什么唐太宗把魏征置在远离他的地方。魏征死后唐太宗听信谗言推倒过魏征的墓碑,但在魏征死时太宗是厚葬了他的呀?我一定要寻找到魏征。否则我读不懂他们的关系,我要读懂他们的真实。我找到昭陵派出所,讲明来意,所长说,魏征属我管,我带你去。
  他的车颠簸着把我送上了另一座山,我更大惑不解。孤零零的山上只有魏征一座坟茔,我心里忐忑不安了,我怕读出唐太宗的冷落。可是当我爬到他的面前时, 我才发现原来唐太宗把他安置在凤凰山峰之巅,也是在海拔1188米与天接壤处,再远眺望东方却是与太宗的墓峰遥遥相望,其余的大臣均在他们之下。哦,太宗将唯一与他平行的山峰之巅赐给了魏征……
  我心中默诵着太宗《望送魏征葬》……“望望情何极,浪浪旧空泫”。我恨不能有一架直升飞机,升在空中去体味这两座高耸在紫气烟雾中的遥遥相照的山峰的象征。
  我被这两座山峰激动了,被这博大的情谊震撼了,但理性告诉我难度大了。这种博大的情感,会是怎样的画面,怎样的调度形式呢?怎样处理他们的冲突呢?我遥望长天,寻找感觉,突然发现双峰之间,在最后一抹夕阳未退尽时一弯如钩的月儿遥挂升空,我陶醉了。我用手机接通了长荣:“喂……”
  “大姐吗?你在哪里……”
  “我在你的山陵上……”
  长荣笑了,他的笑总是那样爽……像魏征?……太宗夜访魏征,一切语言都是苍白的。
  “喂……一笑了之……怎么样?”长荣说:“好极了,大姐,你就瞧好吧!”那时我还不认识关怀。
  在海拔1188米的峰巅之上仿佛回荡着两位先人爽朗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