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197039位游客 | En
 

演绎贞观事史事 阐发人文精神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10:41:26访问次数:7475

  ——京剧《贞观盛事》编剧概谈
  戴英禄  梁  波

  1998年,应上海朋友的盛情邀约,我们开始筹谋编创一部表现盛唐时期太宗李世民和魏征的京剧剧本。
  在那之前,我国戏剧舞台曾经上演过表现这一对君臣的力作。
  一个敢谏的贤臣, 一个敢听的明君,重新搬出这一重大历史题材,从何处着手,如何选取新的角度,开掘新的立意,成为创作伊始思索和商讨的中心课题。
  重新研读史料,寻获了破解难题的蹊径。
  贞观盛世,曾经开释三千宫女,这件盛唐往事,尘封于故纸堆中,却蕴涵着可以深入开掘的思想内涵。
  此意经过讨论,取得共识,集思广益之后,开始谋篇……
  京剧《贞观盛事》的剧本创作,经历了漫长的时日,集纳了多位朋友的智慧,几易其稿,在排练和演出期间,不断修改加工,方得渐趋完善,渐显隆型。
  回味剧本创作过程,有几点体会,略述如下。
  (一)追寻历史踪迹  勾勒盛世君臣
  历史剧,应该尊重历史。《贞观盛事》遵循历史本事,追寻历史人物的踪迹,塑造戏剧舞台人物形像。
  盛唐贞观年间,太宗皇帝李世民励精图治,胸襟宽广,善纳逆耳忠言,曾采纳谏议大夫魏征等重臣许多利民兴国的明智建策,不断兴利除弊,革故鼎新,逐渐形成府库充盈,国力强盛的盛世局面。
  魏征自幼饱览诸子经典,儒家立国安邦的“民本”思想对他影响很深。他以隋朝灭亡为鉴,在《谏太宗十思疏》里,引苟况“载舟覆舟”之语,将君与民比作船和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曾奏称: “ 国以民为本,君以信为本。国不可一日一时无民,君不可一言一事无信。”
  李世民与魏征的关系,是君臣,从某种意义上说,又是诤友。 魏征辅佐唐太宗17年间,以“犯颜直谏”而闻名。史书称“徵状貌不逾中人,有志胆,每犯颜进谏,虽逢帝甚怒,神色不徙,而天子亦为霁威。”唐太宗曾说魏征“所谏前后二百余事,皆称朕意。”“征犯颜切谏, 每不许我为非。”一次在与群臣欢宴时, 李世民说:“贞观以前,从我定天下,间并草昧,玄龄功也。贞观之后,纳忠谏,正朕违,为国家长利,征而已。虽古名臣,亦何以加!”亲解佩刃,以赐两人。
  在漫长的中国历史当中,李世民和魏征的故事,给人以启迪和警策。
  把握李世民与魏征的基本思想性格,以及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成为塑造这两个人物艺术形象的基础与前提。
  (二)遴选中心事件  筹谋戏剧架构
  史料所载李世民与魏征之间的故事甚多,选择哪件事作为剧本的中心事件,关乎剧本的矛盾设置,主题开掘与人物塑造。
  史籍记载着一件有趣的事:
  《新唐书·本纪第二》太宗:郑仁基息女美而才,皇后建请为充华,典册具。或言许聘矣。徵谏曰:“陛下处台榭,则欲民有楝宇;食膏粱,则欲民有饱适;顾嫔御,则欲民有室家。今郑已约昏,陛下取之,岂为人父母意!”帝痛自咎,即诏停册。
  《贞观政要·直谏(附)》有更翔实的记载。
  这个事件颇有故事性,且能构成李世民与魏征之间的戏剧矛盾。几经研究,为使戏剧冲突曲折有趣,我们将选纳郑仁基之女(戏中取名月娟)的过失移栽在国舅长孙无忌身上。(其实历史上的长孙无忌是个很有才干的人,出于戏的需要,实在是委屈了他。好在历史剧并不可当作信史研读。)
  剧中第二场,魏征奉旨出巡,发现各地官员中,奢靡之风渐盛,不法扰民之事时有发生。此时隋朝旧臣郑仁基怒气冲冲来见,说道国舅长孙无忌将一名西域绝色女子,作为打马球的赌注“输”与李世民,长孙无忌则欲强娶郑女月娟。
  矛盾由此一触而发,剧情由此蓄势渐进, 问题摆在魏征面前,需要看他的胆量和智慧了。
  第三场魏征巧借国舅开筵之际,向李世民举荐郑仁基,使月娟等有机会当面向皇帝陈情,令长孙无忌妄念落空。
  第四场,次日早朝,魏征再次奏本,指陈时弊,直言谏诤,要求李世民释放后宫宫女,为群臣作出戒绝奢靡的表率。在长孙无忌等大臣煽惑下,李世民一时怒起,对魏征大发雷霆。矛盾激化,剧情掀起狂波巨澜……
  (三)铺衍故事情节 深化主题内涵
  《新唐书·本纪第二》太宗:武德九年八月“癸酉,放宫女三千余人。”
  上阳白发宫女,封建时期历朝历代皆有。释放三千宫女的善举,却极少见。
  剧中,设计了一位“红颜暗老白发新”的宫女苌娥,在宫外一直等她盼她的卖炭哥,以及众多的宫女。剧情由月娟事件,联系到第一场赛马球时被做为“赌注”的西域女子,联系到锁闭深宫多年的宫女苌娥,引发到释放三千宫女。
  全剧结尾,当众多宫女从深深的宫门内一拥而出欢腾作舞的时候,当卖炭哥赶着牛车接回苌娥缓缓而行的时候,当西域女子被放归乘着骆驼冉冉离去的时候,群情欢愉,人心大快,成就了王朝盛世当中传为千古佳话的一桩盛事。
  由开释月娟而渐次扩及到释放宫女,由此逐步深入地阐发了以民为本,看重人性,特别是看重女性人格的人文主题内涵。
  (四)营造荣华场面  渲染盛世氛围
  表现大唐盛世风韵, 营造荣华戏剧场面,成为必要的表现手段。开场的皇宫马球对垒赛事, 纵马穿梭,挥干劲击,以巍峨的楼阁衬托,以鼎沸的人声渲染,气势恢弘,场面热烈,给人以盛世欢歌的感受。李世民在这样的氛围中跃马出场,展示出马上天子的奕奕丰姿。场面中穿插着西域女子骑骆驼的过场,环立着服饰奇异的各方使节,点缀着作为礼品相赠的“六骏”三彩陶马,传送着大唐盛世的强劲信息,同时为剧情的发展暗做铺垫,埋下伏笔。第三场长孙无忌府邸的富丽堂皇,歌舞的雍容华贵,点染豪门的权势与奢靡。后宫大内宫女如云迎候皇帝,最后宫门打开宫女拥出的场面渲染,既是历史的艺术再现,又直接揭示着主题内涵。
  (五)设置抒情意境  展示人物内心
  第二场魏征出场,设置在屋宇简朴,梨花盛放的宅院当中,与夫人品尝他自己酿造的翠涛美酒。这种环境,点染了魏征的朴实家风,同时又生机盎然。他与夫人的唱,恬淡平易,亲切自然。史载魏征终生倡导俭约,并且身体力行。他官居高位,却家无正厅。魏征还是个运用“大宛之法”酿酒的好手,唐太宗对魏征的酒十分赏识,曾写诗加以赞美。
  第四场皇宫内苑 晨曦初照,剧中为李世民安排了静场的大段唱,展示他的帝王心境与盛世情怀。他有些志得意满,为后面魏征犯颜直谏时他的暴怒做了反衬和铺垫。
  第五场结尾,由深宫大内转为第六场的梨花庭院, 两个环境衔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共同的戏剧心里空间,李世民与魏征在月儿如钩的境域之下,抒发各自的情怀,两人的情绪是经过金殿上一场激烈争辩之后沉静下来的反思,反躬自问之后体谅对方,情景交融,心境相通,是疾风暴雨之后的云蒸霞蔚,为后面李世民亲访魏征陋宅做了铺垫与准备。两人再见面时的由拘谨到融洽,由嘿嘿讪笑到纵情大笑,便有了足够的感情预示和心里根据。随后魏征搬出由他奉命主编的《隋书》,李世民发出“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寇;以古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的感慨,并责成魏征撰写释放宫女的昭命,君臣之间的尖锐冲突到此完全化解,两个人物形象的塑造就此完成。
  上海京剧院长期活跃于上海特有的人文环境,形成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将《贞观盛事》打造成艺术精品,令我们感佩与敬重。参与这样一个艺术群体的创作,也是我们十分珍视的一件幸事。剧本尚存的某些不足,有待方家指正,来日继续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