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3330830位游客 | En
 

《王子复仇记》导演阐述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09:56:19访问次数:6366

  石玉昆
  对偶相辅  浑然一体
  ——京剧版《王子复仇记》
  (节选)

  用戏曲形式将莎剧引进中国,已经是自民国初年以来,为许多人实践了几十年的探索了。值得庆幸的是,迄今为止《哈姆雷特》以京剧形式进行改编上演,在中国大陆还是首次。当然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以往戏曲改编莎剧主要采用了两种方法加以探索:即莎剧中国化和戏曲莎剧化(前者易发挥民族特征与戏曲本体,后者更接近莎翁原貌)。在不同方法的指导下,产生了大批的精彩演出,为今天继续这项工作提供了许许多多成功的、失误的、以至失败的经验和教训,不过占主流的成功也告诉我们,将莎剧和中国戏曲联姻嫁接是大有希望,大有作为的,如昆剧《血手记》、川剧《麦克白夫人》等演出都曾获得国内外剧坛的充分肯定。同时,透过成功我们还能隐隐地感觉到,在戏曲改编莎剧的过程中,凡是被认为比较成功的作品,往往是注重和强调对莎剧进行中国化的。究其原因,我以为这是因为莎剧和戏曲之间存在着许多共同之处:如莎剧是诗的灵魂,戏曲也是诗的结晶;莎剧和戏曲同属于“写意”艺术范畴;莎剧和戏曲都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演剧体系;二者都是以人为本,展示人性真善美的审美追求等等。另外,戏曲改编莎剧,不光扩大表现题材,在推动戏曲自身艺术生命力的发展,无疑也是一次有益的改造。正如黄佐临先生所说:“莎士比亚与中国戏曲的往返是双方面的,在一定意义上,莎士比亚对中国戏曲也有疗救之效。诗情浓郁的中国戏曲固然有许多绝妙的长处。因此,蕴涵在它的诗情中的理性品格,大致上有着比较保守的倾向。汤显祖的浪漫叛逆精神,未能见容与黝黯的封建土壤,遗存到今天的昆剧主体,蕴籍有余而活泼不足,固守有余而狂放不足,精致的形式外壳束缚了它的内在生命,低吟浅唱替代了雄健而急速的精神开拓。因此,要表达伟大的人文主义者莎士比亚的精神力量,就必然会促使它进行改造性的艺术展示。”还有,戏曲和莎剧虽然都是诗化的艺术、写意的艺术,“但中国戏曲传统戏剧往往只重视写意的主观性方面,而不太重视写意中所积淀的理性本质(黄佐临先生语)。”通过改编、学习莎剧,用审美方式增强戏曲本体在注重挖掘主观心灵的同时去挖掘客观的本质,其益处,也是不言而喻的。为此,我在剧本讨论会上希望《王子复仇记》的创作思路应该是:魂是莎翁的,形是京剧的。换言之:尊重原著,展示主体。首先,戏的主题思想、中心事件、人物性格、矛盾结构、戏剧情节框架保持莎剧原貌。尤其保存原著中许多精彩的独白(有些改为唱段),克服某些以往改编中“莎剧中国化”里曾出现过“莎味十足”的失误,解决的方法是我们将在“正常”与“装疯”的状态中,分别运用京剧的“上韵”和“京白”来处理王子身上“莎味”和“京味”的矛盾。台词是莎剧的精髓,京剧版《王子复仇记》要做到即是“莎味”的又是“京味”的,关键要把握“诗味”的追求,所谓“诗味”其实就是要把握音乐性节奏的处理和运用,这里包括台词、唱腔、表演、交流以及全剧总体节奏的把握,使启承转合、跌宕起伏、流畅集中、强烈夸张、动静结合。尤其狠抓“肉头戏”(如“见鬼”、“装疯”、“斥母”、“戏骨”等场次段落)和高潮戏(“观戏”和“决斗”两场)的设置和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