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11311420位游客 | En
 

《王子复仇记》情况介绍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2 09:52:58访问次数:5916

  新编京剧 《王子复仇记》系根据莎士比亚著名悲剧《哈姆雷特》改编。
  莎士比亚的剧作是一种诗剧的格式,并不受西方戏剧三一律的束缚,它空灵的舞台,充满感情和思辨色彩的语言,为剧本奠定了独特的美学风格。《哈姆雷特》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最负盛名的代表作,它的故事发生于丹麦宫廷,主线清晰,情节生动,人物性格鲜明,比较适宜搬上京剧舞台。但对哈姆雷特性格的解释,历来是文学界争论的焦点,这既是对改编的一次挑战,也为新编京剧《王子复仇记》提供了开掘的余地。
  将莎士比亚的名作《哈姆雷特》改编为京剧,是一次东西方戏剧的交汇,也是一次文化的对话。
  京剧化的《王子复仇记》
  ○  结构——《哈姆雷特》枝蔓众多,体制较为庞大,不适合  戏曲的表现。《王子复仇记》删除了多条副线:①挪威王子攻打丹麦,又臣服于丹麦;②雷欧提斯赴法国;③哈姆雷特被送往英国,中途识破克劳狄斯奸计,遇海盗又返回丹麦。保留哈姆雷特复仇这一条情节线,着重展示哈姆雷特的心理历程,精减人物,集中情节,强调矛盾冲突,并保留原著中脍炙人口的独白(作京剧化的处理或改为唱段),在戏剧框架保持原貌的基础上为唱、念、做、打提供充分的空间。
  《哈姆雷特》的故事发生在丹麦,《王子复仇记》将故事置于一个虚拟国度(赤城国),剧中人物分别以中国姓氏命名:子丹(哈姆雷特)、姜戎(乔德鲁特)、殷缡(奥菲莉亚)、雍叔(克劳狄斯)、殷甫(波洛涅斯)、雍伯(老哈姆雷特)、夏侯牧(霍拉旭)、殷泽(雷欧提斯),全剧以中国化的形式演绎,剧名定为《王子复仇记》。
  ○ 主题——《哈姆雷特》所反映的罪恶的诞生与建立和谐秩序之间的矛盾,以及哈姆雷特对于“生存还是毁灭”这一问题的思考是适合于任何时代,任何国度的永恒主题,这也是该剧成功流传的原因之一。
  京剧《王子复仇记》遵循原作的精神。子丹的外在行动是手刃杀父仇人——杀父夺位、骗取母亲的叔父雍叔,但在这条外在行动线的内部却是子丹展开行动时所产生的犹豫、彷徨,全剧重点展示的是他心灵的煎熬:当子丹得知事件的真相后,他的理想破灭,人间的罪恶和对生命的思考将他推入深深迷惘之中,他怀疑由他来“重整乾坤”的意义,但责任、理智时时地鞭笞着他,要他果敢去铲除罪孽。
  人类时时刻刻都面临着罪恶的诞生,但人类也时时刻刻在重建着自己生存的家园,追求着美好、和谐,个体生命也在这样的打破与建立之间完成它的价值体现。这种亘古不变的规律,接通了诞生于四百年前的《哈姆雷特》与新编京剧《王子复仇记》之间的血脉,并为后者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  舞台体现——这是一部纯京剧化的剧作,它严格遵守京剧写意和虚拟的美学原则,按照京剧艺术的规律进行外包装:这里有行当、程式、流派、脸谱、服饰、技巧、文武场基本乐队;提倡演员多面手;承认演出的假定性;恢复明上明下及检场人;充分发挥演员和演奏员的功能以及举一反三、以一当十,少而精的舞台美术。
  在表演上致力于对京剧表现技巧的深入开掘,以强有力的程式化的表演塑造人物,抒发情感。如子丹夜遇父亲鬼魂时的趟马,以及僵尸、甩发、朝天蹬、翎子等技巧表现人物在特定环境下的心理及情感波动。程式化动作的运用坚持从人物出发,或重新组合,或旧式新用,达到用活、用到位的效果,并融合话剧、影视等姊妹艺术的手段外化人物,表现剧本的内涵,展示京剧表演的特到之处。
  同时,充分利用行当的特长来塑人物。子丹为不戴髯口的文武老生,并融合武小生的表演特点,表现人物英武、俊朗的气质;姜戎为梅派青衣,在表现她雍容的王后气度外,进一步加强她性格复杂一面;殷缡在程派的基础上融入花旦的表演,突现她青春少女悲惨的命运;雍叔为架子花脸,显示他阴险狡诈的内心;殷甫为走矮子的三花脸,外化他虚伪、精于世故真面目;其他如铜锤花脸应工的雍伯、武花脸应工的殷泽、武生应工的夏侯牧、小花脸应工的掘坟人等都能恰到好处地体现人物的性格特点。
  音乐为该剧重要表现手段,依靠京剧传统乐队的配制,力图既京剧化,又多样化,并充分展示各个行当的声腔特点。全剧不但运用了二黄、西皮等传统调性的不同板式,还辅以四平调、吹腔、高拨子、曲牌等元素,以及独唱、对唱、重唱的方式。
  全剧的舞台美术追求空灵、写意、简约的风格,通过对四扇可折叠的屏风与五把椅子的灵活运用,分别交代宫廷、城垛、坟地等场景。五把椅子不但是演员表演的支点,也可成为演员表演的道具。灯光运用不追求花哨,少量但精到,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化妆、服饰基本沿袭京剧的传统体制,但做到符合人物身份及性格,并注意全剧色彩的统一,充分展示京剧服饰绚丽多彩及与演员表演相辅相成的特点。
  《王子复仇记》——探索新剧目制作的新思路
  《王子复仇记》创排的契机是由中国驻丹麦大使馆牵线,丹麦“哈姆雷特之夏”活动主办方有意邀请上海京剧院前去演出的前提下创作的,但剧院并不是仅仅为该项演出活动而创排此剧,它体现了剧院在新剧目创作的样式、风格定位、艺术追求以及人才培养、市场营销、普及工作等全方位的思考。
  ○ 年轻人的创作平台——创作群体大都是初次涉足新创剧目的年轻人,除导演石玉昆及唱腔设计兼琴师金国贤为资深艺术家外,其余如编剧冯钢,舞美设计陈益娜,灯光设计孙浩、陈晓东,主演傅希如、郭睿玥、赵欢、陈宇、严庆谷、高明博、刘大可、刘涛、罗家康,鼓师刘磊等平均年龄25岁。剧院希望通过创排《王子复仇记》,为剧院年轻的编、舞美、演员及音乐人员提供实践的机会,探索培养人才的新途径。
  ○  回归京剧本体的小制作剧目——全剧演员总共12名,以京剧传统乐队为基础,舞台布景一景到底,服装以京剧传统衣箱为主,制作成本较低。《王子复仇记》的排练在总体结构、风格不变的前提下,灯光上略作调整,分别推出剧场和广场两种演出版本,为在各种条件下演出作准备。
  ○ 东西方文化交流及开拓欧欧洲演出市场的重要载体——“哈姆雷特之夏”是哥本哈根于每年的8月在克隆堡(相传为哈雷特生活过的城堡)举办的《哈姆雷特》专场演出,历年来已有英国、新加坡等世界各地各种样式的《哈姆雷特》在此演出。中国的剧团,并且由京剧演绎哈姆雷特在当地演出尚属首次,在丹麦引起了媒体的热切关注。甚至荷兰阿姆斯特丹市政当局也对该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主动与我院洽谈今年10月参加当地艺术节演出事宜。
  2004年,剧院借中法文化年的东风赴法国里尔等地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在当地掀起京剧热潮。欧洲的文化底蕴深厚,欧洲观众欣赏京剧艺术,并对它抱有十分的热情,欧洲的京剧演出市场极具潜力。《王子复仇记》通过世界性的题材中国化演绎,又具有人员精练的特点,有望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和把上海京剧推向欧洲市场提供的重要载体。
  ○ 结合世界名剧与京剧艺术的优势在青年观众中普及京剧——将京剧与名剧嫁接,借助名人、名剧的影响力把京剧这一传统艺术推向青年观众是剧院尝试的一条新的普及之路。莎士比亚与《哈姆雷特》在青年观众中具有极高的号召力,通过京剧的表现形式,借用哈姆雷特和莎士比亚的知名度,以此吸引一大批青年观众,从而达到京剧普及的效果。同时,《王子复仇记》具有对演出场地要求不高,剧组人员少的的特点,不但可以将观众请进剧场,也可以主动走进校园,进行广场式的演出,十分便于京剧的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