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11311480位游客 | En
 

《梅妃》剧照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11 15:26:56访问次数:7435

梅花开,梅花落,

柔情似水君恩薄。

曾将素心托明月,

烟雨红尘愁几多。

妃子,你看这梅花盛开,清淡幽雅,你玉骨冰肌,淡妆素服,真乃是梅花似妃子,妃子胜梅花。从此孤就唤你“梅妃”可好?

    若蒙天恩,赐号“梅妃”,妾身荣幸万分。

寡人自继位以来,年岁丰穰,四海升平。今日寡人十分欢乐,何不在这花前作惊鸿舞一回,以助雅兴。

下亭来只觉得清香阵阵

   整衣襟我这厢按节徐行

      初则似戏鞦韆花间弄影

         继则似捉迷藏月下寻声

            耳听得激繁雷鼓声渐紧,

               则学那竦身躯素袂扬尘。

……

忽腾空好比那鹤翔天迥,

   忽俯地好比那鸥掠波平

      忽斜行好比那燕迎风迅

         忽侧转好比那鹘落云横。

浑不是初眠柳临风乍醒

   浑不是舞柘枝偃地成形

      蓦回身便好似圆球立定

         只余那藐姑仙花影缤纷

 

 从今后清歌曼舞传情意,

做一回风流天子享太平。

御笔亲书梅花亭

       祈愿天下享太平

花神为证长相守

       君王勤政慰苍生

她丰姿绰约娇模样,红粉春妆透体香。

美目碧长眉翠浅,春情满眼意味长。

一颗樱桃樊素口,罗衫飘飘好风光。

双髻绾云颜如玉,一笑就倾国倾城世无双。

分明是牡丹仙子从天降, 得此女孤这万里江山也平常。

杨玉环躬身下拜谢皇上,

   从此后深宫侍驾舞霓裳。

      昭阳宫春风拂槛金屋暧,

         长生殿一生一世慰君王。

梅花落,牡丹开,

君王不再赏梅来。

 

自那杨妃进宫以来,

   万岁将我迁至上阳宫内。

      龙心易变,此情难留,

 

万岁呀万岁,难道你真的无心于我了么?

“一支翠笛酬知已,无限情话在笛音”。

  近在咫尺,却不能得见,这千愁万念,从何说起……

 奈何你得新欢弃了旧宠,

可怜我梦中和泪舞惊鸿。

这才是咫尺天涯难相见,

    恨少个,多才的司马赋楼东。

 

 

数月不见,妃子清瘦多矣。

      如此情怀,焉的不瘦呢。

妃子清瘦正似梅花神韵,越发的可爱了。

    梅花清雅,怎及牡丹香艳。只怕万岁心中早已忘却还有一处梅林——

             多少回只能是梦里得见,

             多少回拥寒衾珠泪涟涟。

             君王你得了新欢弃故爱,

             忘却了当日梅亭旧誓言。

劝妃子免泪淋休要埋怨,孤怎能忘却了梅亭誓言。

  每日里想爱妃梦中相见,哪一日曾忘却惊鸿缠绵。

    只见她蹙双蛾满怀幽怨,悲切切雨后梨花更堪怜。

      从此后重欢爱金坚不变,到内阁诉相思再叙旧欢。

    万岁,大事不好了!

又不是兵临城下,何必如此大惊小怪呀?

    杨娘娘来了。

哎呀!这倒比兵临城下还厉害得紧哪!妃子醒来!妃子醒来! 那杨玉环她,她来了!

     ……

臣妾得知万岁圣体违和,特来问安。昨日曲江春游,万岁气清神爽,怎的今日便病了? 万岁爷,您昨晚上不是病了吗?

     啊!孤病了? 哦!不错,孤是病了,哎呀,实实难过得很哪!

 

想必是思前情相思萦绕,

只为那意中人把心病来挑。

 

日上三竿春睡好,

  分明金屋暗藏娇。

      翠钿为证还装不晓,

            你琵琶另抱将奴抛。

……

   原以为一身宠爱永偕老,

    却原来虚情假意他无真心。

我也曾舞惊鸿花间弄影,

    梅树下执手望四目连心。

        如今呵——

            梅亭依旧在,翠笛已无声。

说什么再蒙圣宠又召幸,

   你可知天子风流最多情。 

      可叹我与梅花一样孤冷,

         怎比得闲桃李献媚争春。

            我只怨俏东风太无凭准,

               全不解雪寒梅傲骨天生。

万岁惦念娘娘,常怀愧疚之心。今有外国使臣,进贡珍珠,万岁传旨,赐与梅娘娘!  

“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我要这珍珠也是无用……

隔院笙歌,乐声嘹亮,声声入耳,凄断肝肠,

万岁呀万岁!你好不逍遥,

撇我江采蘋一人,在这月明深院,怎生消受也!

   

别院中起笙歌因风送听,

   递一阵笑语声到耳分明。

 我只索坐幽亭梅花伴影,

    看林烟和初月又作黄昏。

       惨凄凄闻堕叶空廊自警,

          他那厢还只管弄笛吹笙。

             初不信水东流君王薄幸,

                到今朝才知道别处恩新。

啊!哈哈哈,妃子请

陛下请!

        启奏万岁,大事不好。

何事惊慌?

        安禄山渔阳起兵,朝长安一路杀奔而来。

 

启奏万岁,叛军已逼近潼关了。

 

万岁,臣请求圣驾以江山为重,暂避西川,再作打算。

 

朕乃一国之君,叛军作乱,逼近长安,孤怎能丢下百姓,

独自逃生?

万岁,如今长安危急,依奴才看来,也只好先避一时,

再作打算。

圣上安危,身系江山。今日暂离长安,也是事出无奈。

望万岁速速起驾。

  纵横胡虏焚金殿, 烽烟起,城池陷,

  浓烟滚滚后宫院, 喊杀声中火烛天。

  宫人惶恐四处逃窜, 

  如雪刀光逼眼前。

   嫔妃们伤卧后宫院,  看她们,一个个,惨凄凄,声切切,

   疼痛难忍实堪怜。

  回身且向梅林转,

  不知万岁驾可安。

嫣红!你逃出宫院,回转家去,见着我那高堂老母,就说,儿今生 不能堂前侍奉,待到来生再续母女之情……

青春年华入宫闱,

一腔情爱已成灰。

既是真心难相对,

魂儿守着俏寒梅。

梅圆犹存,爱妃不见,静思往事,孤何以为情——  

  思往事不由孤心中酸辛,

    看那厢分明是大内华清。

      这一边是走入上阳路径,

        今日里又来到旧日梅亭。

          高力士扶孤王梅亭来进,

            池荒凉人不在好不伤情。

哎!梅妃你在何处。……

        梅亭宴缠绵意令人怎忘,

        更思念采蘋女性情温良。

        若早知宛转蛾眉马嵬命丧,

        悔不该将梅妃抛弃一旁。

        到今朝遍京城踪迹难访,

        只落得观旧景遗恨茫茫。

   

洞箫之音再次悠悠而起。

      恍惚间,

      李隆基似看见梅妃款款而来。

      江采蘋宛若置身梅花丛林,如寒梅傲雪。

 

   

想拥而不得拥——这个梅妃,

 只是李隆基意识中出现的旧人。

梅花开,梅花落,

柔情似水君恩薄。

曾将素心托明月,

烟雨红尘愁几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