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197013位游客 | En
 

难得的艺术精——《曹操与杨修》

类别:作者: 周传家发布时间:2011-06-11 11:31:14访问次数:7246

  《曹操与杨修》刚一问世就惊世骇俗,引起轰动。后来,经过不断的加工锤炼,更加成熟、精致。经过世纪之交的风风雨雨的考验,证明它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深受广大观众欢迎。《曹操与杨修》全面展示了京剧改革的新成就,达到了时代的高度和水准,堪称新时期以来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
  《曹操与杨修》紧紧围绕着人才问题展开戏剧冲突,通过曹操与杨修之间的一段际遇,触目惊心地揭示出封建制度和封建文化压抑人才、扼杀人才的残酷现实。造成这种悲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原本侧重于从政治层面揭露控诉了封建制度和封建文化的弊病,具有很浓的批判色彩;改本则着力挖掘人性的弱点,揭示文人的复杂心态,表现个性的冲突,使悲剧意蕴更加深长,更加浓重,更有涵盖面和代表性。
  剧中的曹操和杨修虽然身份、地位不同,但均以拯民济世为己任,堪称一代俊杰。他们相见恨晚,本应惺惺惜惺惺,英雄爱英雄,互补共济,共襄经天纬地的大业;但双方的性格缺陷却使他们非要比高低,论输赢,争个鱼死网破,你死我活。他们两人都聪明绝顶,智慧超人,却偏偏互相消耗,互相损害,结果酿成令人扼腕兴叹的悲剧!
  编导牢牢地抓住这个立意和戏核,避免对人物作单纯的道德评价和肤浅的是非判断,而是深入进“筋节窍髓”,挖掘人物的“七情生动之微”:
  曹操和杨修,都是出类拔萃的风云人物。但他们既高大又卑微的双重品性,使他们终于无法携手共事,于是,便有了一系列盘根错节、叫人怦然心动的戏剧纠葛。
  杨修终于被杀了。曹操多么不想杀他,又不得不杀他;杨修多么不想得罪曹操,却又屡屡得罪了曹操。
  两个卓绝的英才,两个高傲的灵魂,在无情的撞击中,一个过早地陨落了,一个也陷入痛苦和绝望……
  《曹操与杨修》带给人们的不只是惊奇感和恐惧感,更主要的功能是净化和升华,是浓浓的悲悯和深深的惋惜。悲悯中包含着痛切的反思,惋惜里萌发出真诚的期盼:它启迪人们应以史为鉴,总结经验,记取教训,激发起超越自我、战胜自我的觉悟和勇气,从而为个体的健康发展,群体的和谐壮大而作出不懈的努力。
  曹操有着波澜壮阔的人生,作为东汉的丞相,他曾与刘备一起剿灭黄巾,后来又联络十八路诸侯讨伐乱政的董卓,被众诸侯推荐为副盟主。讨伐董卓的盟军解散后,诸侯割据一方,开始群雄争霸的局面。袁绍率领十万大军征伐曹操,曹操在军力悬殊的不利情况下,采纳袁绍手下的降将许攸的计策,智劫袁军的乌巢粮仓,反败为胜;并一鼓作气地击败袁绍,平定北方。接着便养精蓄锐,开始南征,率领二十万大军,先攻占了荆州,后驻军江陵,向孙权展开攻击。遗憾的是由于曹军来自北方不熟水战,首战失利。后又中了黄盖的诈降计及庞统的连环计,赤壁一战败给周瑜和诸葛亮,使原本的二十万军,只剩数千人。后来,曹操杀了东汉征西将军马腾,将其子马超击退。被众臣向献帝推荐为魏公魏王。其子称帝后被追封为魏武帝。
  曹操是中国历史上“说不尽”的传奇英雄,挖不完的“性格之谜”。如果说传统戏曲中的曹操是“鬼”,郭沫若《蔡文姬》中的曹操是神,那么《曹操与杨修》中的曹公则是人,是与既往传说、话本、舞台、银幕、荧屏中的曹操均不雷同的“这一个”艺术典型。
  《曹操与杨修》准确地把握住曹操的性格基调,既表现了他的沉雄与大度,又揭示出他的虚伪与诡诈。赤壁之战后,曹操败而不馁,力图东山再起,一统三国割据的局面。他识才爱才,求贤若渴,甚至发布《求贤勿拘品行令》以广罗人才,真心实意地招揽天下贤士辅佐自己。但是,病态心理和扭曲性格又使得他敏感多疑,以至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样,在小人公孙涵的挑唆下,一时间竟丧失理智,不辨忠奸,不识贤愚,杀死为他立下奇功的仇人之子孔闻岱,铸成大错。曹操既爱才又妒才,既看重人才,更看重自己的尊严,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权利,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和目的,他可以不择手段。他知道杨修人才难得,堪承重任,因而煞费苦心地对他笼络,甚至将千金之女下嫁,以表求贤之诚。但他骨子里又极端自负,不承认甚至害怕杨修超过自己,不喜欢杨修不识抬举的狂妄,尤其不能容忍杨修对言论自由的强烈诉求,所以终于把他投于刀下。曹操的内心充满了复杂而痛苦的矛盾,他能指挥百万貔貅,所向披靡,却不能战胜自我的弱点,这岂不是人生最大的悲剧?
  曹操的对手杨修也是一个活生生的复杂人物。他风姿翩翩,才华横溢,宏论滔滔,词采逼人;既具有智斗商贾的经营才华,又有超群的军事智慧。身处乱世,他不像有些文人那样,啸傲林泉,远祸全身;也不是放浪形骸,诗酒陶醉;而是胸怀壮志,忧国忧民。遇到雄才大略、求贤若渴的曹操,他真是如愿以偿,大慰平生;但随着孔闻岱、倩娘的被杀,他和曹操之间的矛盾和裂痕越来越深。杨修生性刚傲,目空一切,不肯受制于人。曹操越是压制,他越是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曹操越是矫饰作伪,他越要揭穿老底。直内方外的性格,使得他不肯随机应变,委曲求全。绝顶的聪明,超常的感知,脱俗的言行,越来越引起曹操的反感和猜忌。特别是杨修自作聪明,擅传将令,擅自调兵“扰乱军心”的举动,更使曹操愤怒之极,以至于发展到翁婿二人揎拳捋袖,争吵对骂,反目成敌。狂狷使杨修遭到不幸,他怀着事与愿违、壮志难酬的遗憾,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曹操与杨修》兼容了传统与现代的海派特色,驰骋于悠悠千古的浩渺苍穹,展示出历史人物内心宇宙的风涛激浪。它既有写实油画逼真、生动、立体的效果,又有国画的深邃意境、隽永美感。它严谨、规范、细腻,又显得十分自由、粗矿、传神。它的文学、音乐、舞美、表演各有绝活,各具特色和光彩,融汇成气势恢宏、丰富多彩、意蕴深厚的艺术洪流,产生出强烈的震撼力和感染力。
  《曹操与杨修》将导演中心与名角中心两种体制统一起来,并寻找到最佳结合点。在履行综合再创造的过程中,导演聚精会神地弘扬基调,掌握节奏,统一风格,协调布局。不玩弄形式花样,不滥用时髦手段,不屑于追求高费用的“大制作”以哗众取宠,始终将主要精力投放于人物塑造上,坚定地将角色创造置于舞台创作最重要的位置,千方百计地调动和发挥主要演员的想象力和创造性。
  《曹操与杨修》可以说是一出对子戏,两个主要人物塑造得均很成功,特别是尚长荣塑造的曹操堪称艺术典型。尚长荣用先天气质和后天性格相结合的方法分析人物个性,坚持既要出新,又不能破坏戏曲装扮的符号系统,还要照顾戏曲观众的审美心理定势,琢磨创造出“白里透红”的曹操新脸谱,巧妙地将架子、铜锤集于一身,四功五法熔为一炉。他的扮相威猛雄浑,身段细腻传神,嗓音刚柔相济,有时如黄钟大吕,实大声宏,满腔而出,嗡嗡作响;有时于圆润中见棱见角,显得苍劲秀雅;有时又极具婉转流畅、顿挫摇曳之美。尚长荣把行当、程式和本身条件当作塑造人物的起点和手段,反复深入体验,精心细致表现,极力追求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在保持大净粗犷狞厉美感形态的前提下,将曹操的气质、神韵、心态揭示得淋漓尽致。光是笑,就有冷笑、阴笑、怒笑、喷笑、由笑转哭等十几种之多。他还根据剧情和人物的需要对花脸唱腔进行了大胆探索,尝试着唱起了“反二黄”和“四平调”……正是由于尚长荣及何澍等演员的出色表演,才使得《曹操与杨修》满台生辉,引人入胜。
  (原载《中国戏剧》1996.1期,略加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