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200283位游客 | En
 

《曹操与杨修》的舞美设计

类别:作者: 徐福德发布时间:2011-06-11 11:20:44访问次数:7316

  我接到《曹操与杨修》舞美设计的任务后,和另外两位设计者吴明耀、张惠康,反复阅读读剧本,深入分析了尖锐的戏剧冲突、人物的思想脉络及性格发展,从而对这部作品的深邃内涵获得了由表及里的认识:曹操在赤壁大战遭受重创后,求贤若渴,礼贤下士。对杨修出众的才识,极为欣赏,十分器重,委以重任,力图结束群雄纷争,百姓受难的局面,实现一统天下的大业。然而,由于人性所含的两重性,使曹操最后杀死杨修。曹操与杨修之间不可调和、充满戏剧性的矛盾,颇具典型性,它承载着发人深省的文化意义。
  通过对《曹操与杨修》寓意的悟识,我们由此摸到了此剧的思想脉搏,完成了相应的舞美构想。
  《曹操与杨修》的舞美设计,有三个主要组成部分:一、二道幕前的表演区。二、二道幕后至挡灯片前的舞台主表演区。三、挡灯片后至背景天幕的第二表演区。
  第一部分,以斑驳凹凸的古城墙制成台框,二道幕绘以历经风雨侵蚀后的二龙戏珠,图案采自清故宫的九龙壁,寓意深刻地诉诸于观众:这样的故事延续历朝历代,贯串整个华夏,是历史之聚焦和缩影。布景采用手法写实的硬片,充分显露石刻剥落、开裂的质感,给观众以沉重的历史沧桑感。
  第二部分,背景以不同的象征性的画面交代不同的场景,配以其他不同的硬片,大道具,通过前后呼应,虚实结合的变化,以及色彩上明暗交替,冷暖对比的艺术手法,从而化成的形象的语言,来揭示和烘托人物复杂、丰富的内心世界,有机、生动地诠释剧情。
  如寓意中华疆土大一统的那轮夸张了的圆月,第一场为暖色,而最后一场则冷色,四周配以层层叠叠、纠缠不清、网状的树叉,揭示曹操对心目中的贤才杨修,始求终斩的截然相反的特定情绪,同时也激发着观众对此而引起经久难息的沉郁思绪。
  又如第一场的背景以蓝色冷调为主,烘托渲染了曹操兵败赤壁后急于求贤的心理。第二场,曹操生疑,错杀了杨修举荐的孔文岱,压抑气氛,则相应变化为橙色。到第三场,地点为仓曹主薄的后花园,色调骤然明亮,丛丛绿竹映衬着花丛石几,在蓝天丽日下,青葱翠碧,婆娑生姿,悦目动人,顿现蓬勃生机。充分显示了杨修身受重用,踌躇满志的心情。
  在主表演区中,除规定情景所必备的布景道具外,并不设置其他物件,同时,根据表演的需要,安置了两类平台。
  第一类平台,以供导演让角色作垂直的空间调度,如首尾两场的墓穴和断头台,导演可将剧中人调度至平台最高处,置于夸张了的圆圆大月亮背景前,展开招贤、斩贤的核心场面。
  第二类平台,以若干道具配以一小块布景片,精练地组成一个颇为紧凑的表演支点,从而形成一个观众的视觉中心。如,第二场中,曹操之桌椅,落地烛台等物均置于平台上,可随着场景的迁换,一起推出,桌椅背后再配以一块绘有地图的小景片,即构成了曹操的一个主要的表演支点。
  这一部分的布景和道具突出汉朝的特色。
  第三部分,是对舞台空间缺乏层次感的拓展,为此取消了挡灯片,以突破舞台空间,增强舞台纵深感。为解决天幕投像问题,采取了立体图画反投的方式。
  如首尾两场的背景,将玻璃纱绘制的古木枝体剪贴在一道黑纱之上,叠映于塑料天幕上以透明油墨绘成的树杈躯杆间,加以光源,返照出虚实相间,纵横交错,纠缠不清的视觉效果。如此处理,大大增强了投射的光色感,致使背景上朦胧的剪影与平台这一紧凑精练的表演支点形成虚实交融的形式美。
  又如第六场雪野行军,背景上重叠起伏似浪卷涛涌的逶迤蜀山,由四层不同透明度的不同材料有机剪叠相接而成。在此大背景前,放下一道黑纱幕,演员便在黑纱和背景间距中,策马疾驰,做迎雪踏冰的行军舞蹈,画面纵深感强,声势浩大,意境渺远。
  我们在《曹操与杨修》的舞美中所追求的是:它营造的一系列场景所展现出来的种种寓意深刻的画面,绝非随心所欲的唯美化的铺排,更非剧本规定情景的简单图解,而是立足于主题和人物的渲染和烘托,力求与主题和人物水乳交融,血肉紧连,浑然一体的完整的艺术表现,是一个层次分明、对比强烈、整体和谐、氛围独具的特定戏剧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