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200287位游客 | En
 

《曹操与杨修》的唱腔设计

类别:作者: 高一鸣发布时间:2011-06-11 11:21:07访问次数:7429

  我通过对《曹操与杨修》剧本的深入研读,列出全剧的大纲,梳理剧情的发展脉络,以及人物思想变化的脉搏,从而对唱腔作了总体的安排。同时,我和配器曾加庆反复探讨此戏的风格,我们认为,《曹操与杨修》这出戏,应是凝重的风格,典雅是该剧的音乐基调。因此,我们决定在乐队编制上大胆地加入古琴,以增添古朴的韵味,同时,还选用了筝、笙、箫、琵琶、二胡等等乐器,以突出民族风格。
  我和曾加庆反复思考商定,以胡笳十八拍中的第七拍为基调,进行加工和扩展作为该剧的主题音乐。如倩娘“杨修进京兮,已然半载”的一段唱,即是以此主题音乐为基础发展而成。
  全剧曹操的第一段唱段为《短歌行》中“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原词。对此,尚长荣曾提出,这是曹操在全剧之中的第一个音乐形象,倘词不好唱,则可以进行调整和修改。因为作者引用的是曹操原词,所以我决定让尚长荣先别改动,经过再三思考,将曹操所作的这段原词,以重复的手段,反复唱了一遍半,并糅进了曹操的主题音乐及弹唱元素,构成了传统花脸唱腔中十分罕见的唱段。
  全剧曹操最为重要的唱段在第四场,曹操误杀孔闻岱,杨修不满曹操的掩饰,两人心存间隙,曹操此刻的心情极其复杂,如何通过更贴切的唱段愈发淋漓尽致地揭示剧中人物的特定情绪,我为此苦思不休,最后编出了唱词,由导演审定,完成了“求才难,才难求”的唱段。我将这段唱大胆地谱写成[反二黄慢板]的板式。在花脸传统唱腔中,[反二黄]的板式并不多见,但我认为曹操是个大政治家,文学家、军事家、他的这种特定的身份,决定了他情感之复杂,思想之细腻,以[反二黄慢板]来表现他此时此刻的特定心情,较之以其他板式处理,更为恰当,艺术效果更好。
  在京剧音乐中,无论老生,还是旦角,抑或花脸,遇到[二黄]板式对唱的形式,始终存在着由于男女演员嗓音要求不同,难以和谐地统一调门(音区)的矛盾,若女声合适了,男声则显被压,激情难以表达,反之也一样。曹操与倩娘的对唱,存在着这个问题。为解决这一矛盾,我采用[二黄]接[反二黄]的方法,男声用正[二黄],女声用[反二黄],通过两者有机结合,收到了理想的效果。
  曹操与倩娘的对唱高潮,是曹操所唱“英雄泪浸透了翠袖红巾”的一段,我创造了快节奏的二黄板式,而倩娘接唱却再也难以往上推进。我反复体会倩娘的此刻的情感,最终确定了人物万念俱灰,悲痛欲绝的基调,便由此特定心情生发,以四句无伴奏的清唱,并结合幕后伴唱的方式,强有力地表达了人物绝望、凄切的情感,颇具匠心地解决了难题。
  作为曹操对立面的杨修性格清高、而又咄咄逼人,我觉得细腻、婉转、起伏有致的言派唱腔正合适表现杨修这个人物的气质和内心世界,便决定以此为基调,通过有机地取舍,大胆地出新,来完成杨修的音乐形象。
  如杨修第一场出场所唱[摇板]第一句“半壶酒一囊书飘零四方”,借鉴了[宽板]的形式,以突出杨修之飘逸和洒脱的性格。又如,我深知言菊朋先生精通韵律,对于湖广韵的用字十分考究周到,在设计杨修一系列唱段时,皆借鉴其此特长。尤其是杨修辞别鹿鸣女将赴断头台时所唱的那一大段[反二黄]唱段中,几个“我死不必”的叠句,以情带句,以字带腔,既不复杂却又淋漓尽致地将此时杨修哀伤、痛悔、无奈之情表露无遗。
  《曹操与杨修》整个戏的音乐风格凝重而又悲壮,为缓冲观众的情绪,我从中作了不少调色,如第三场东吴、西蜀、匈奴商人的唱腔中,大胆运用了符合人物地域身份的评弹、川剧和新疆民歌的旋律,收到了十分突出的剧场效果。
  为《曹操与杨修》的唱腔设计,我觉得是我中年以后作曲生涯的转折点,我深深体会到,获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参与了剧本的创作,增强了深入研究剧本的意识,只有从人物性格出发,准确把握人物,方能成功地写出了揭示特定环境下人物特定情绪的唱腔。
  (金勇勤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