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311695位游客 | En
 

强强联手 精诚合作丨新版《大唐贵妃》华丽亮相第21届上海国际艺术节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9-10-23 16:04:48访问次数:1295

 梨花开,春带雨

梨花落,春入泥

此生只为一人去

道他君王情也痴 情也痴……

 

2001年,京剧《大唐贵妃》曾参演第三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由梅葆玖、张学津二位老艺术家和于魁智、李胜素、史依弘、李军等名家组成三对主角杨贵妃和李隆基,融入了歌剧、舞蹈、交响乐等其他艺术形式,成为当年的热门话题。剧中的一首《梨花颂》流播海内外,传唱至今,是家喻户晓的经典曲目。
      18
年后,汇集了史依弘、李军、安平、奚中路、蓝天等上海京剧院众多名家,由上海京剧院担纲演出,上海大剧院、上海爱乐乐团、上海幻维数码创意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美团点评等携手合作,上海报业集团、上海广播电视台为媒体支持单位的新版京剧《大唐贵妃》将作为第二十一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参演剧(节)目,于116日至10日献演上海大剧院。这部诞生于上海并获得巨大成功的新编京剧,如今时隔多年后重新打磨,以强大阵容和耳目一新的舞台呈现,献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108日下午,演出出品方负责人以及主创人员出席了在上海大剧院举行的新版京剧《大唐贵妃》新闻发布会,先后向广大媒体和嘉宾分享了剧目从酝酿到创排的幕后故事。
       
在汲取各种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新版《大唐贵妃》以新时代的审美进行了重新演绎。原来《贵妃醉酒》的桥段被新的内容置换。剧情在突出杨贵妃和唐明皇爱情主线的同时,加强了对安史之乱等历史背景的着墨,增强了武戏,使全剧更具可看性。梅兰芳《太真外传》中的翠盘舞也将在重新设计后再现舞台。舞美方面取消了原版舞台上的实体建筑,运用多媒体影像技术,将传统艺术与现代科技相融互补,更趋向戏曲艺术写意、灵动、多变的艺术特色。在音乐方面,突显恢宏气势,并引入昆腔,不仅使整体风貌向京剧本体回归,且在音乐情绪上更为连贯贴合,更好地诠释这出具有传奇剧色彩、兼容史诗剧气质的历史悲剧。
      
上海京剧院院长张帆谈到,此次重排《大唐贵妃》在合作模式上进行了一个全新的尝试,采取企业与院团“共同出资、共担风险”,通过多方深度融合、强强联手,希望此举能成为拓展国有文艺院团改革创新的一条新思路。剧目在创排的同时将同步打造青春版《大唐贵妃》,为该剧今后深入基层、广泛演出、走向市场打下良好基础。上海京剧院与美团点评·猫眼娱乐还将共同开展京剧观众分析研究,形成《中国京剧观众消费情况报告》,以互联网助力传统文化的推广和传播。希望此次重排能使《大唐贵妃》成为上海京剧院的常演戏、看家戏,打造成一部站得住、传得开、留得下、可复制的经典保留剧目。

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总裁王隽介绍,艺术节主版块以引进推介国内外一流顶尖制作名团大的首演首秀为己任,在20多年的历史上,从未有过一部剧重复上演。“每一部今天的经典,无一不是历史进程中的创新”,在她看来,这一次之所以“破例”重现18年前这部大制作,也是一次对于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实践。

 

让我们深入剧组听听主创、主演的创排感悟吧!

为保证不失原作精华,上海京剧院集结部分原版主创:编剧翁思再、作曲配器杨乃林、唱腔设计金国贤、服装造型设计蓝玲、指挥王永吉等再度参与创作,同时组成了具有丰富经验的导演组,由朱伟刚担任执行导演,黄豆豆担任舞蹈编导;陈超任表演指导,金正明担任打击乐设计,郑加杰担任舞美设计,孙浩担任灯光设计,幻维数码赵迪文等担任多媒体设计,力图使这一沉寂多年的精品之作焕发新生。

编剧翁思再:2000年梅葆玖建议上海再演梅兰芳先生的《太真外传》,帮父亲圆这个梦,因此我成为《大唐贵妃》的编剧。其中的唱段《梨花颂》,已成为享誉全国的文化符号,并在全球广泛传    播。这次的创作我们坚持形式服从内容,“旧中有新,新而有根”,按照戏剧的要求重新梳理剧本。在音乐部分,合唱队也将缩编,未来更要“瘦身”,让作品能更灵便地推广到全国。

 

执行导演朱伟刚:这次新版我们加强了京剧本体元素,原先是叫交响京剧《大唐贵妃》,现在叫京剧《大唐贵妃》;原先的优点予以保留。希望与各位艺术家、各方各界共同努力,也希望新的《大唐贵妃》能给大家新的亮点。

 

舞蹈编导黄豆豆:说到《大唐贵妃》,可以说杨玉环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唐代女性舞蹈家。《大唐贵妃》整个剧本里有五六处是需要舞蹈配合演出的,其中有一段宫廷的“翠盘舞”,历史上记载由唐明皇击鼓,杨贵妃舞蹈,这次我们特别编入了来自视觉艺术学院的孩子们,作为来自西域各国的舞者,融入当时西亚的舞蹈;中间是我们的贵妃在翠盘上起舞,这一段舞蹈对史依弘来讲也要求很高,她已经开始练习了,每天在翠盘上练舞。

 

表演指导陈超:1925年,一至四本的《太真外传》,是梅兰芳一生中体量最大的古装新戏。当时一至四本的《太真外传》一晚只演一本,连演四晚,一本演满2小时,可见它的体量之大。这次面对大师经典,主创团队可以说非常敬畏、非常慎重。为了使剧情更为紧凑,在原剧本上有所增删。我们不是要新编一部梅派新戏,更不是要复排,而是让其艺术精神与我们同在。

 

指挥王永吉:虽然是18年后的演出,但是对我们来说同样有感动,也很有压力。爱乐乐团在上海的演出非常多,他们能抽时间来参与演出,很不容易,我们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把音乐的部分拿下。期盼《大唐贵妃》以新的面貌出现,也期盼自己有更好的发挥。

 

主演史依弘:18年前创排的时候,我和李军就是《大唐贵妃》的第一组演员,共同演了前三场戏,因为是上海的演员,我们从头至尾参与了整剧的排练。很荣幸这次新版演出我和李军能从头至尾把这个戏演下来,我们非常谨慎。这次的作品与从前不同,不是演员秀的感觉,而是看整体的作品。所以这次无论编剧还是唱腔,都做了很多的调整和编排,舞蹈也是。梅先生《太真外传》中的“翠盘舞”18年前是我在平地上跳,而现在要还原到一个巨大的翠盘上呈现。3年前我在北京见到梅葆玖老师,他说想要复排这部戏,但很遗憾还没完成心愿,老师就仙逝了。所以这一次也是我们带着对梅老师的一份致敬,完成他的心愿。

 

主演李军:《大唐贵妃》的主题曲《梨花颂》,我把它看成是世界华人的“国际歌”,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在传唱,这要感谢杨乃林老师和翁思再老师这么好的创作,激励我们这批人继续为《大唐贵妃》而奋斗追求。我在这部戏中扮演李隆基,整部戏可以说分三个板块,对我也是一个挑战。十八年前我还年轻,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有更多的感受,对这个角色有更深的理解。

 

主演蓝天:我在大学就有幸和《大唐贵妃》结缘,当时在上海戏剧学院,也请到了梅葆玖老师,请到了史依弘老师,请到小男导演给我们排练,给我们抠表演,非常荣幸。我到京剧院工作已经有十一年之久,这次演出能和史姐姐合作终于圆了我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