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10326267位游客 | En
 

京剧院职工考核动真格丨拉幕帘,盲听盲选;测技能,分数张榜

类别:作者: 庄从周发布时间:2018-03-15 16:08:54访问次数:1083

“德艺双馨止于至善”,上海京剧院5楼的排练厅内,这行红字最为显眼。每天,上京的演员们来到这里,望着墙上的字,摆好身段,放开嗓子唱。劳动报记者独家了解到,从本周三开始,上海京剧院将开始多年没有进行的全员考核,从演员到琴师统一在三天完成年度评测。

  这次的考核,上京是终于下定决心要开启一次业务能力上的综合评断,考核结束后将张榜,每一位参与者的分数都会公布。这无形中给了演员们很大的压力,但没有压力自然没有动力。上海京剧院副院长张帆透露,这场考核是为了让演员们更好地“分行归路”,找到他们身上的优缺点以及可以挖掘的潜力。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更大程度保证考核的严肃性和公平公正,在考核琴师的环节里,上京首次借鉴交响乐团的做法,采用拉幕帘的盲听盲选方式。

加一点难度,去一些人情世故 上京考核:决定成绩单的是艺和德

  本周三开始,上海京剧院就要开始演员和琴师们的业务考核,这次考核的范围是45岁以下,二级演员(含)以下,可以说需要参与的人数众多,几乎就是目前上京的主力演出群体。在排练厅,记者看到了和以往响排时完全不一样的气氛,演员们在各自团长的点拨下,完成他们考核的剧目和其他项目,排练场渐渐有了考场的味道。二团团长李笑阳告诉记者,对他们来说,今年的考核比以往更难,同时去掉了一些人情世故。

常年从头演到尾 已多年没有如此考核

  2008年进入上京的老旦演员胡静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考核时印象挺深,2010年的时候,当时刚刚进院没多久的她战战兢兢地参加了考试。“当时,很幸运,自己表现也还不错,拿了第三名。”时隔多年,她职业生涯中的第二次考核来了,对此,她依然不敢放松。

  负责业务考核的上京副院长张帆告诉劳动报记者,最近这五年来,京剧演出的形态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场次变得更多,演出的场所也越来越丰富,社区、学校、剧场来回奔波,几乎每一年都是从头演到尾,过年也是不休息的。所以,这也造成了上京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把演员们聚到一起进行系统的考核了。

  二团团长李笑阳说,由于演出任务实在繁重,他们曾考虑过,以平日里的演出代为考核,让专家在剧场里打分。但一方面,剧场条件所限,每个演员的剧目等都会受到客观的限制,对他们来说也不公平,所以最终还是决定要抽出时间来,在院内进行系统的考核。

加难度去人情世故 压力一下子来了

  三天的考核里,文戏、武戏、乐队各占一天。演员根据自身条件,准备自选剧目作为考核内容。武行演员从跟头、把子、出手三个项目中选取两项,同时可自报附加项作为考核内容。文乐考核则分为规定曲目和自选剧目两部分。

  第一次参加考核的年轻演员王倩澜直言,这几天一直在准备自己的剧目,要在八分钟的时间里展现自己的全部实力其实挺难的,要是临场发挥不好,最后的分数公布出来,脸上也会挂不住。

  但这大概就是考核的意义所在,要让演员们跳出体制内带给他们的舒适感。二团团长李笑阳透露,这次的考核和往年的不同,在难度上会提高一些。具体到考核内容上,以往的考核会是全乐队配置,让演员不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但在今年,只有一位鼓师和演员合作,给他们一些鼓点节奏。“清唱是最难的,也是最能体现实力的,对演员来说,你自个儿得有节奏,这点我相信对不少年轻演员来说是个挑战。”

  此外,这次考核里,乐队的考核首次采用拉帘盲听的形式。副院长张帆对此解释道:这个行当里,大家都是熟人,人情世故的东西多一点,这次上京采用交响乐团成功使用过的考核方式,规定曲目部分由演奏员(京胡、京二胡、月琴)在考核当日自行抽取考核编号,以编号顺序进行单独演奏,评委组采取“拉帘盲听”形式进行考评。

  这样的安排,对于演员和琴师们来说,压力一下子来了。张帆笑说,这几天,上京的排练厅内气氛好像不大一样了,大家忙得热火朝天的,都在为考核各自做准备。

给分行归路找依据 挑选演员保证公平

  京剧行当里,有个词儿叫“分行归路”,就是一位演员适合什么流派,适合什么样的角色,能够清楚找准自己的定位。在以往的老戏班里,演员们怎么区分头路二路三路呢?很简单,就是看市场,看观众反应,观众爱看、追捧,头路就是你的。

  但在如今的戏曲大环境里,光看市场这一条路显然是走不通的。张帆说:“以往分配角色、分配演出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有了这次的考核,我们有了演员们的具体分数,无疑给了我们数据,也给了我们依据,这对演员来说是公平的,对他们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

  张帆还强调,文戏演员和武戏演员因为要展示身段,不可能盲听,但在打分环节上,他们制定了去掉两个最高分和两个最低分来取最后分数的办法。李笑阳还透露,除了业务能力考核,平日里排练迟到早退也会被计入分数。“艺德也同样重要,德艺双馨才能称得上是艺术家,这方面我们也有所考量。”

  此外,参与考核的演员,包括胡静等都告诉记者,在考核之前,他们并不知道评委都是谁,等到当天上了考场,才知道哪些人在给他们打分。

  据了解,这次考核的前三名将会有奖励,而最后两名则会被谈话,如果连续两年排名最后两名,将被转岗或不聘用。

演员绷紧了神经寻找自身更多可能性

  记者了解到,考核的剧目主要从人物刻画、人物定位、唱念水准、发音吐字、程式规范、技巧体现等方面作为评分依据。

  而在武功技巧考核上,评委主要从跟头的空中美感,动作规范、跟头高度,把子的规范、配合熟练度、节奏韵味,出手的基本功水平、熟练度、准确度方面作为评分依据。

  这些具体到演员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发声。对演员们来说,考核的八分钟里,他们就是绝对的主角,要对自己的表现负100%的责任。

  二团的武生演员吴宝在排练场练把子的时候十分紧张,在一旁给自己团的演员做最后辅导的李笑阳提醒他,这段表演并不在八分钟的规定时间里,让他的动作不要慌里慌张,影响了发挥。

  吴宝16岁进团,是同批进团里跟头翻得最好的一个。用他的话说:“我脚一蹬地,噌得一下就从演员头上飞过去,轻轻松松的。”但28岁那年,一次演出中,他左脚跟腱直接就断了。

  今年36岁的吴宝,卷起裤腿,手术的疤痕依旧显眼。他直言,从那以后,舞台上没有那个飞天遁地的吴宝了。“和地板卯上了,它总要回报你点什么,一身伤大概就是我们得到的。”吴宝说,他也考虑过转型,所以多练身上的把式,包括出手和把子,不能做一个只会翻跟头的演员。

  这次考核对他来说,也有很大的意义。都说“分行归路”,他也想通过这次考核,向评委们展现自己身上更多的可能性。“演员身上就是得有活儿,虽然年纪渐渐大了,但我不怕转型,积累了很多,学习了很多,未来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名技导,给年轻一辈带去更多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