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7710411位游客 | En
 

《浴火黎明》那些事儿:主演分享角色的表演体验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6-06-29 10:34:16访问次数:1658

  (杨扬饰演邵林)

 

从无到有、从感动自己到感动他人——杨扬谈塑造人物邵林的体会

   新编现代戏《浴火黎明》从59号建组,到623号内部彩排演出,只有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要完成一个新戏的人物塑造是很艰难的事,更何况这是一出新编现代戏,无论是剧中人物,还是表演形式都是前所未有的,没有可以借鉴的。我要一边琢磨一边摸索:如何树立起一个新的人物形象邵林。导演王青也时常强调说这是一出充满探索精神的戏,她给我这个角色的定位是要区别江姐、柯湘、李铁梅等原有的英雄形象,塑造出既有坚强不屈的一面,也有母性柔情的一面的女性革命者的形象,在表演、唱腔、念白等方面也无法照搬样板戏的形式风格,并且要完全抛开京剧的行当和流派的框架与束缚,在塑造角色时完全以人物出发,这对我是个不小的挑战与考验,同时我也相信如果能按大家的期许完成好人物的塑造的话这对于我今后的艺术生涯来说会是一个更高的起点!

从小嗓到大嗓——在反复练习中找到感觉

刚进组时大家首先是坐排读剧本,这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在读台词的同时,让演员进入角色,根据剧情以及人物关系,如何让台词生动、有激情的表达出来。刚开始时我想理所当然的用我最习惯的小嗓念白,但是导演觉得不合适,因为没有体现出人物当时身处险境的凝重感和革命者的气魄,显得过于轻浮,可我从来没用大嗓念过,艺术指导孙重亮和导演王青就一遍遍地给我示范,纠正我不合适的地方,第一天进组我就傻了,特别没信心,觉得自己根本不是那回事,心里想的效果,却念不出来,我自己也着急,艺术指导和导演也替我着急。于是我就每天比大家早一两个小时到单位,关在六楼的小琴房里,大声念台词,录音找毛病,一个字一个字的练习,再想想导演要求的节奏、感觉,节奏快一点慢一点都尝试,发现效果是不一样的,直到自己听着差不多了,每天这样反复琢磨练习,直到自己觉得顺了为止。

大家的帮助使我不断成长

念了整整一周的台词后,进入了练习唱腔的阶段,可由于排练时间紧张,唱腔与落地排练同时进行,当排到没有我的场次我就去跟作曲续正泰老师学习和练习唱腔,我的几段唱腔委婉、优美、抒情、大气,朗朗上口,学唱着也带劲。续老师注重每一个细节,告诉我每句腔在此处的意义,要唱成什么感觉。鼓师刘磊和琴师周晓铭也一直陪着给我说节奏、吊嗓子。正是每一位老师及伙伴的指导、鼓励与陪伴才使得我在排练全剧时,有了结合剧情唱出人物情感的基础。学完唱腔,全剧的框架也基本搭起来了,但是对于从没接触过现代戏,也没作为主演塑造过新人物形象的我,这框架根本没法看,上场怎么走?什么心情?什么表情?怎么站?手放哪?等等等等这些问题通过导演一点点的讲解剧情,通过自己慢慢的体会摸索,固定了一些特定动作,丰富了表演的手段,才逐步地使人物更加丰满起来。但是我深知,这一切只是开始,想要更准确、更细腻的表现好这个人物,还需要我不断琢磨和努力,也许最终也未必能达到大家所期待的水准。

我和邵林的共通点:同为刚诞下孩子不久的母亲

《浴火黎明》给了我很多感动,可能因为我刚刚生完宝宝,也是一位妈妈,每次念到孩子永远离不开母亲,就像我们永远离不开党时,我都会哽咽,因为这个孩子是党的女儿,最后也和大家一起牺牲了,她只有几个月大。再回想我的宝宝,因为比预产期提前二十天出生,留院观察了几天,当时我真是度日如年,揪心的难受!所以我特别能够理解和把握剧中邵林这样的母亲对孩子的情感,每次排练结束时,想起这个和大家一起牺牲的孩子和孩子在监狱里遭受的苦难,我的内心都久久不能平静。

     我深知,我们拥有今天这样美好的生活是她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也是一名党员,在排演过程中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对待好每一次排练和演出,我试图走近先烈们的内心,希望我的用心演绎能打动观众,希望这个戏能为我们的民族传播正能量,这也算是自己对建党95周年的一点心意与祝愿!

 

 

 (鲁肃饰演许志烨)

 

鲁肃,写在排演《浴火黎明》之后

首先,我为这看上去是命题之作的年轻创作团队喝彩。

记得王青导演与孙重亮指导带着我们头一次坐排念台词的时候,我们一众年轻演员似乎还游离在开心与互相取乐的状态,念完一句词儿往往是哄堂大笑,导演十分着急却又急不得。后来王导演等老师们组织我们进行人物分析与时代背景的代入,不厌其烦地为我们说戏,院里给几个主演分发了红岩题材的书籍、推送了经典的电影作品,组织大家去烈士陵园祭扫缅怀……各个工种的伙伴们也参与进来,大家渐渐的没有了嬉笑、没有了浮躁,取而代之的是渐渐的自我感动、缓缓的真情流露、满满的热血沸腾...有时排练场中都会被同伴感染,周围掌声四起。我想,这不仅仅是一部剧的慢慢立住,更是一群年轻人的成长。

特别有感触的是李莉老师的剧本以及续正泰老师的唱腔对本剧的加持力量。

李莉老师的文人情怀以及创作上的傲骨在剧本当中体现得一览无余,偏偏不走寻常路的她为红色题材现代戏开辟了一条大家都不敢走的路。救赎信仰对于现代人的戏剧思考来说十分具有触动,剧中党的领导干部许志烨与邵林对迷失了方向的范文华的全面挽救,使得本剧亮点不仅仅停留在对光荣、伟大、正确的树立上,更加体现了对人性的挖掘,对党性的探究上。

续正泰先生的唱腔实在很美,这美不仅仅指旋律优美,而是气质上的风华魅力。每一句都有血有肉,每一腔都刻画人物,每一段都流派分明,而且更是有大段的、跨板式、跨调式、融合各类元素的精彩群唱,为续正泰先生喝彩!

我在本剧中饰演重庆市委副书记许志烨。在狱中,他是特支委的最高领导人,曾经因为对叛徒刘国定的处置不力,酿成了重庆地下党的惨痛灾难,为此他自责到无以复加,在狱中成立特支委继续为党作出贡献。剧中用大段的唱腔与念白来刻画他沉稳坚实的共产主义精神,并且感染了剧中包括范文华在内的所有共产党员,带领着大家在炼狱中涅槃并重生。我自己在表演时,对于麒派风格的人物设定上十分重视,想要通过麒派本身的厚重与大气,来表现许志烨的人物份量。

在彩排之后的座谈会上,我深刻感受到了本剧的精神感召具有十足的时代意义。狱中八条对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实现大繁荣大发展具有直贯当下的现实意义。现在中纪委在全国开展的反腐倡廉建设,充分证明了当年渣滓洞中,革命先烈们八条诤言的前瞻性。我们现如今社会上存在的问题有很多来源于对信仰的缺失,年轻人对于我们民族英雄的崇拜也日渐淡薄,这出《浴火黎明》的精神意义正好在于为这一领域作出填补。

彩排之后,专家与领导在充分肯定后也提出了很多建设性修改意见,纷纷表示本剧发展与进步的空间还很大,希望我们年轻的团队,能再次实现自我突破,为全面呈现好本剧作出最大努力。

最后,代表本剧的青年演员们向党致敬!祝伟大的中国共产党95周年生日快乐!祝全国戏迷朋友们和谐幸福!

  

 

 

   (傅希如饰演范文华)

 

饰演范文华,傅希如有话说

说来也巧,我今年年初刚参加了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组织的青年文艺家井冈山之行,体验了一回井冈山革命精神,四月份就接到了《浴火黎明》的排演任务,于是,又去了重庆歌乐山渣滓洞考察,有了各种与先烈们神交的机会。

以前我也看过不少文艺作品,了解过一些革命历程,但在井冈山和歌乐山的现场受教还是让我震撼了。以前觉得顺理成章的故事,现在却在心中形成越来越多的疑问: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革命志士前仆后继,是什么力量让他们做出这么多不可思议的壮举?伍若兰宁死不愿与朱德脱离关系,哪怕是口头上的承认;挑粮小道上一个个挥汗奔忙的瘦弱身影,只为了能保存革命的星星之火;渣滓洞中那数百位革命志士饱受酷刑仍对信仰忠贞不渝、慷慨就义……如果是我,我能坚持多久?如果我家里花钱捞我出狱,只要我答应不再参加革命,我是否也能含笑拒绝,从容赴死?我真的不确定能否做到,因为我无法感受和体会他们心中所共有的东西——对革命的信仰。

我不惭愧,因为这是时代的赋予。他们经历了地狱般的苦难,所以也坚定了对光明的向往和追求。我们生活在蜜罐里,享受着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物质文明日益发达,对精神文明尤其是信仰的追求却没有同步提高,以至于有些青年人会觉得迷茫、空虚,甚至社会负面事件时有发生。因此,在当下如何追寻记忆、重拾信仰,已成为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

我第一次看《浴火黎明》的剧本就拍案叫绝,真可谓久旱逢甘霖!通过对一名动摇了信念的共产党员的救赎,使他重拾信仰,这是一个对于现今社会有着强烈现实教育意义的故事。它打破了枷锁,突破了高大全三突出的主角塑造论。我所饰演的范文华,由于上级的叛变,丢失了自我,陷入沉沦,在好几场戏里的那种浑浑噩噩、萎靡迷茫的状态,使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这样的人物形象按照惯例来说是不能作为主演的,但这个剧本正是通过对这样一个人物的描写刻画,反映出建立信仰的重要性,和对信仰本身的正确解读。
        排演《浴火黎明》,我有太多感悟。在这个戏中,我有一半的场次是在地板上表演的,受刑后的摔倒、受指责时的蜷缩、愧疚时的下跪、昏迷后的抽搐、追寻光明的匍匐……因为吸入大量的地毯灰尘而引发鼻炎,打喷嚏、流泪、鼻塞,嗓子疼成了每天的常态。

        作为一个被救赎的人物,我常常要去倾听两位坚定的共产党员的教育和劝慰,在他们大段的唱念和表演中,我要表现自己内心的酸甜苦辣,这在传统戏和新编戏中都是不多见的。一般都会用蒙太奇式的处理手段,让不唱不演的角色转身出镜,让观众把目光聚焦在演唱者身上。可是这个戏不行,虽然在唱在念的是别人,可主线是你,教育的是你,你怎么能置身事外?可是又不能穷做戏,打搅了别人精彩的演唱。不做不行,做过了也不行,很难。

        惊愕、不敢相信、愤怒、坍塌、行尸走肉、愧疚、后悔、惊惧、委屈、无地自容、内心折磨、感激、宁死不屈、重拾信仰……在经常被误解为脸谱化的京剧表演中,很少有人物兼具这么多情绪变化,京剧是写意的艺术,追求的是程式化、舞蹈化的表演,那这些情绪如何表现呢?显然不能纯粹的借鉴传统戏的表演方法。那就试试从感情出发,去带动表演吧,急促的呼吸、喃喃自语、歇斯底里、情绪外化……可是在这样激烈的折腾后,最后那段十几分钟的反二黄核心唱段,那些爆发点,那些高音,那些唱腔,又如何游刃有余地完成呢?演唱最讲究的是气息,气息一乱,毫无章法,甚至都唱不下来。这,无疑又是一个难题。

        这么多难题,这么多阻碍,却是给了我一次考验能力、建立信仰的机会,想想那一个个鲜活的革命形象,在黑暗中摸索前行,内心却始终充满了追逐光明的信念,他们为的是自己吗?为的是升官发财、吃喝玩乐吗?甚至有多少烈士是连名字和身份都无从追查,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无人关怀。这种苦、这种痛,我们思之都会心如刀绞。但我想他们内心并不孤独,他们奋斗的目标终于实现,今天的国泰民安,便是对他们莫大的告慰。然而我们有责任也应该做得更好,让英烈们云天之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舒展。

        感谢《浴火黎明》这个戏,让我开阔了心胸,对于人生价值有了新的认识,也希望这样的一部作品,能唤起更多的年轻人对于自己人生追求的思考——是时候了。

         追寻记忆,重拾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