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726103位游客 | En
 

【上京60年】1983 1984“官司”惊动主席的李炳淑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4-09-23 14:13:16访问次数:5267

 

李炳淑是中国当代最杰出的京剧梅派艺术家之一,提起她的名字,大家就会联想到当年的《龙江颂》。因饰演戏里光彩照人的农村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江水英,李炳淑在那个“八亿人只看八部戏”的时代知名度极高。《龙江颂》、《白蛇传》和《太真外传》等戏奠定了她在上世纪70-80年代京剧界的领衔地位。她的演唱不仅继承了梅派唱腔的流畅大方,雍容华贵,念白富有韵味的艺术风格和特色。而且还扬其嗓音圆润甜美之长,唱起来委婉缠绵,刚柔相济,激昂之时如直泻的飞雨风暴,低廻时又却是尤如潺潺的清泉。
 
 
提起李炳淑在京剧界的辉煌成就,就不得不提起她在京剧演艺之路上,有一次改变命运的重大转折!这就是著名的“争李案”。这一次转折,使这个当时还在安徽京剧团的小青衣立足上海,从此演艺事业风生水起、熠熠生辉。
 
1960年,年仅18岁的李炳淑在上海人民剧院演出《女起解》。她扮相秀丽,嗓音洪亮,表演、唱腔引起观众极大关注。上海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陈其五得意地说:“上海出了个小梅兰芳呦!”可是,他一打听,李炳淑是安徽学员。1959年夏,李炳淑从安徽蚌埠京剧团作为“定向培训生”,来到上海戏曲学校京剧班三年级当插班生。她的好学和才华深得校长俞振飞和言慧珠的赞赏,毕业时执意相留,而安徽方面也舍不得放。这下陈其五想把李炳淑挖过来,曾希圣听到风声,怒不可遏。
 
就这样,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与上海柯庆施,因为著名京剧女演员李炳淑“堵墙脚”,“官司”竟然打到了毛主席那里。这就是著名的“争李案”。曾希圣在“堵墙角”方面名声在外,有“曾霸王”之称,上海方面知道曾希圣的态度,也不敢轻举妄动。陈其五只好向市长柯庆施反映。在一次北京开会期间,柯庆施特意找曾希圣商量此事。但曾希圣仍不给老朋友柯庆施个面子。恰好不久,毛泽东来上海,于是柯庆施又向毛泽东反映。
 
一个冬夜,李炳淑在老师俞振飞、言慧珠带领下,来到锦江饭店的一间客厅,他们呆住了,毛泽东、曾希圣都在。毛泽东对李炳淑说:“你很了不起啊,让你的父母官和上海的领导人把官司打到我这里来了!你叫我做人难喽!”接着,他看着曾希圣又说:“我看反正是党的戏曲人才,放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嘛!”这时曾希圣紧拧着眉头,就是不肯表态。毛泽东只好说:“怎么样?你就忍痛割爱吧,调你换防你能不服从大局么?小李留上海,还是和你在一个华东局嘛!”说时迟,那时快,灵巧的言慧珠对小李说:“还不快谢谢主席和曾书记!”李炳淑对毛泽东深深鞠一躬:“谢谢主席。”又转身对曾希圣深深鞠一躬:“谢谢曾书记。”曾希圣还能说什么呢?只好嘟囔着说:“上海条件好,留上海就是了。
 
柯庆施后来见着曾希圣,开玩笑说:“你这个‘曾霸王’呀,就是毛主席才治得住你!”但为了“安慰”惜才如命的曾希圣,他还专门在著名的锦江饭店招待了曾希圣一顿,“赔礼道歉”。
 
于是李炳淑从安徽院团的插班生变身为上海戏曲学院的重点培养人才,从此扎根上海,开启了辉煌的事业。
 
 
个人介绍

李炳淑1942年出生于安徽宿县,以开私人诊所和旅馆为业的父亲是当地的京剧迷,入夜总携妻儿至戏园观赏京戏为乐事,平日还不时爱拉拉京胡,添趣增欢,他的这一文化嗜好,深刻地影响了女儿。李炳淑14岁入安徽宿县京剧团学戏,后调安徽蚌埠京剧团,曾得梅派传人言慧珠、杨畹农传授,后拜魏莲芳为师,又向张君秋学艺。1961年毕业于上海戏校,为上海市戏曲学校京昆实验团主要演员。1970年后,成为上海京剧团二团主要演员。1988年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邀请,举办“京剧艺术演讲会”受到与会者赞誉。她的代表作有《白蛇传》、《凤还巢》、《杨门女将》及现代戏《龙江颂》、《审椅子》等。其中《审椅子》、《白蛇传》和《龙江颂》均被拍摄为电影。
 
《龙江颂》
 
 
李炳淑在艺术上宗“梅派”,兼取张派(张君秋)之长。嗓音清亮甜润,唱腔委婉流畅,表演细致入微。1960年间,她主演的大型历史京剧《杨门女将》,由周恩来总理请前辈艺术家张瑞芳、白杨、秦怡、李玉茹等临场把关,并亲自当即拍板,遣往香港和九龙公演,引起极大轰动,有力地粉碎了国民党所放的“新中国泯灭国剧”之恶毒谰言。1970年间,她主演的现代京剧《龙江颂》风靡神州,家喻户晓,毛泽东主席请她向全剧组人员,转达“为五亿中国农民演了一出好戏”之感谢,并当面鼓励她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1980年间,她主演的京剧艺术影片《白蛇传》,创下新中国建立后,观众人数逾七亿,超过越剧艺术影片《红楼梦》观众人数总和之记录,当年,荣获文化部颁发的“优秀奖”和《大众电影》颁发的“百花奖”,广为海内外观众瞩目,深受人们喜爱。
 
为了民族优秀文化艺术得以广泛传播,应旅欧华侨盛情邀请,李炳淑与丈夫李永德多次远涉重洋,经香港至美国、英国、法国、荷兰等国进行艺术交流。影响深广的《欧洲时报》,为此突出的版面,接二连三地载文,热烈欢迎她的光临,高度赞扬她的精湛技艺。
 
为了振兴京剧,使之后继有人,不甘岁月虚度的李炳淑,近年来一丝不苟、不遗余力传艺梅派新人,以尽一个京剧艺术家的神圣职责。
 


1983年小记

1983年,上海京剧院动员童祥苓和李炳淑分别领衔承包一、二团,按市场经济规律运作,力图走出一条在新的条件下振兴京剧之路。京剧院规定,李炳淑承包团员工只给70%的工资,其余30%要靠演出来弥补。为了完成指标,弥补亏空,作为主角,在全国巡演的264场中她自己上了198场,甚至有时一天演三场,直到把嗓子唱出问题方才休息。一年后承包结束,分析承包有得有失,“得”是演员多了实践机会,李炳淑原来一年只演几十场,承包后一年演了198场,“把五年的戏都唱了”。“失”是演员疲于奔命,只顾挣钱,身体受损,更没时间排新戏。但是,此番“试验”之后,李炳淑最大的收获是亲身体验到了京剧振兴与市场经济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