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738011位游客 | En
 

孟小冬情断梅处

类别:作者: 沈颖发布时间:2013-07-11 15:24:12访问次数:5221

1933年9月5日至7日在天津《大公报》第一版上,刊登了一则启示:

 

启者:冬自幼习艺,谨守家规,虽未读书,略闻礼教。荡检之行,素所不齿。迩来蜚语流传,诽谤横生,甚至有为冬所不堪忍受者。兹为社会明了真相起见,爰将冬之身世,略陈梗概,惟海内贤达鉴之。

 

窃冬甫届八龄,先严即抱重病,迫于环境,始学皮黄。粗窥皮毛,便出台演唱,藉维生计,历走津沪汉粤、菲律宾各埠。忽忽十年,正事修养。旋经人介绍,与兰芳结婚。冬当时年岁幼稚,世故不熟,一切皆听介绍人主持。名定兼祧,尽人皆知。乃兰芳含糊其事,于祧母去世之日,不能实践前言,致名分顿失保障。虽经友人劝导,本人辩论,兰芳概置不理,足见毫无情义可言。


冬自叹身世苦恼,复遭打击,遂毅然与兰芳脱离家庭关系。是我负人﹖抑人负我﹖世间自有公论,不待冬之赘言。

……

 

刊登这则重要启示的是当时有“冬皇”美誉的坤生孟小冬。而启示中提到的兰芳正是梅兰芳。本来在梨园界这样的生旦结合可谓是珠联璧合的一段因缘,不想竟以此种方式收尾。


梅孟二人初见是在1925年8月,当时京城有一盛大的堂会,大轴安排的是梅兰芳和余叔岩的《四郎探母》,可就在离演出不到一个星期的时候余叔岩因病不能出演。主人家十分着急,这时有人提议让孟小冬顶替,此时的孟小冬已经凭借一副难得没有雌音的好嗓子在京城一炮而红。有人评价她:“这在千千万万人里是最难得一见的,在女须生地界,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可说是前无古人。”而且梅孟这般的组合,不可谓不是新奇的。于是两人约在东四九条35号的冯宅对戏。初次见面,孟小冬对着梅兰芳谦虚地躬身施礼,喊了一声:“梅大爷!”惹得众人好笑一阵。梅兰芳则以“孟小姐”相称呼。两人对上戏后,大家不禁佩服,年纪小小的孟小冬在台上一点都不输梅兰芳,尤其是“坐宫”时二人对唱的快板更是你追我赶,毫不示弱。“梅党”中有人不禁凑趣说:“这两人倒是天生的一对。”


后来的演出十分顺利,而梅兰芳如有堂会也总是邀请孟小冬合演《四郎探母》。1926年下半年,财政总长王克敏举行半百生日宴会,梅兰芳来了,孟小冬也来了,梅孟合演大轴戏,有人倡议两人唱出《游龙戏凤》。虽说这是一出著名的生旦对戏,但是倡议者也是别有用心,众人想看的恐怕是试演正德皇帝的女人孟小冬如何挑逗扮演李凤姐的男人梅兰芳吧。演出当时,台下简直炸开了锅,人人起哄,叫好不断。于是有人提议不如将二人凑成一对,也算是一段梨园佳话,这一提议引来众人响应。当时的梅兰芳三十刚出头,相貌俊美,性情儒雅,孟小冬正是情窦初开的妙龄少女,如处子般娴静,眉宇间却透出迫人英气。两人早已互生倾慕之情,现在一班人做媒,没有不答应的。


但是孟小冬要面对的现实是梅兰芳此时已有了两房夫人,王明华和福芝芳。孟家反对这门婚事是怕女儿为妾,于是有人游说,王明华已经病重,恐不久于人世,梅家实则只剩福芝芳一房,梅兰芳兼祧两房之责,孟小冬嫁过去是和福芝芳平起平坐的。话虽如此,然而后来的夫人之争实为梅孟婚姻的祸根。最反对这门婚姻的是孟小冬的师傅仇月祥,有人认为他反对的原因是怕失去孟小冬这棵摇钱树,但更多的怕是对孟小冬再不能上台的担忧和惋惜吧。像孟小冬这样一个为戏而生的人,再不能唱戏了,真的会没有失落和痛苦吗?只是此时的孟小冬已经完全陷入到爱情之中,顾不得也看不清那么多东西了。


婚礼在当初两人初见的冯宅秘密举行,为什么是秘密的,是碍于当时两人名伶的身份,还是有什么阻碍,不得而知。在没有花轿,没有迎亲,也没有吹吹打打的情况下,孟小冬将自己的将来交付到梅兰芳手中。后来消息走漏,梅兰芳另选新址安置孟小冬,至此孟小冬真是被金屋藏娇了。这种尴尬的处境让孟小冬既不能登台演出,又不能以梅兰芳夫人的身份示人,原先人们期待的“乾坤绝配”并没有在舞台上出现。孟小冬收拾起了当初的浮华,甘愿隐在梅兰芳的身后,过着极为简单的生活,听唱片,习画临帖,练功吊嗓,也学骑自行车。齐如山的儿子齐香曾在晚年回忆孟小冬新婚之后的模样:“平时我看她并不过分打扮,衣服式样平常,颜色素雅,身材窈窕,态度庄重。有时候她低头看书画,别人招呼她一声,她一抬头,两只眼睛光彩照人,如今六十年过去了,她那天生丽质和奕奕神采,就在目前。”


新婚的甜蜜幸福足可以弥补一切不足,从一张梅兰芳游戏的照片可以看出这对新人的浓情蜜意,照片中的梅兰芳身着家居服,右手叉腰,左手做鹅形,在灯光的映衬下,投射在他身后的白墙上正是一个鹅头的影像。照片右侧,孟小冬写道:“你在那里作什么?”左侧梅兰芳回答:“我在这里作鹅影呢。”这一充满生活情趣的瞬间被幸运地保留了下来,可见婚后的生活是极其轻松愉悦的。


梅兰芳是一个公众人物,他要演出,要创排新戏,要交际,他不可能完全属于孟小冬,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家,还有夫人和孩子。孟小冬为了和梅兰芳在一起,和自己的师傅绝交,放弃了自己的戏台生涯,过起了躲躲藏藏的日子,。当爱的激情慢慢退却,现实的矛盾慢慢清晰,巨大的心理落差是要孟小冬去平衡的,而两人的性格,一个温和退让,一个刚强执着,表面看可以互补,怎奈何是颠倒了鸾凤。


新婚一年后的一场血案,给梅孟婚姻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暗恋孟小冬的青年李志企图要挟在冯宅做客的梅兰芳,不想阴差阳错 张汉举作了替死鬼。此案一出,轰动一时,谣言四起,各种版本的说法流传,乃至今日仍存许多不解之谜。有一种说法,案发地点其实是梅宅,李姓青年实为当时京兆尹之子王惟琛,单恋孟小冬不得找梅兰芳寻仇,这才引发血案。不管真相如何,梅兰芳和孟小冬都面临着来自舆论的巨大压力。这时,对梅孟婚事一直保持沉默的福芝芳终于找到了攻击孟小冬的口实,一句“大爷的命要紧”,让梅兰芳找不到借口老往“金屋”跑。


此后几年中,孟小冬和梅兰芳分分合合,闹过别扭,回过娘家,也曾私自前往天津登台唱戏。当然这期间也有美好的日子。1928年11月梅兰芳赴广州、香港演出,孟小冬随行,并于返程时在上海小住,离开了北平,离开了福芝芳,两人重温了短暂的甜蜜时光。有一组孟小冬的小影估计是当时拍摄的,照片中的孟小冬迎吻、送吻、斜睇、凝思,轻松而顽皮,迎谁的吻?送吻给何人?凝思的又是何事?1929年2月天津《北洋画报》刊登了一条新闻:“孟小冬业以随梅兰芳倦游返平,有公然呼为梅孟夫人者,适梅之讯从此证实。”自此,两人关系正式公开。


甜蜜是短暂的,纷争却不断。1930年的“戴孝风波”彻底葬送了梅孟的婚姻。此时的梅兰芳刚刚访美归来,不料抵津之时,伯母逝世的噩耗也传到了。于是梅兰芳返回北平后,高设灵堂,隆重治丧。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梅门子弟与亲朋好友俱都到齐。吴性栽回忆中谈到:“当时梅跟孟小冬恋爱上了,许多人都认为非常理想,但梅太太福芝芳不同意,跟梅共事的朋友们亦不同意。……孟小冬要回来戴孝,结果办不到,小冬觉得丢脸,从此不愿再见梅。”当时的孟小冬头戴白花,前往梅府,这也是她第一次去到梅府,不料却遭到下人的阻拦,被堵在梅家门口的孟小冬要求梅兰芳出来相见,却不料梅兰芳好言劝孟小冬离开,也许梅兰芳的本意是不让福孟二人发生争执,尽快地息事宁人,但是这一举动对孟小冬却是沉痛的打击。所谓的明媒正娶,所谓的平起平坐都是假,自己的身份从来就没有得到梅家的认可。孟小冬终于看到了现实。至于后来吴性栽写道:“有一天夜里,正下大雨,梅赶到小冬家,小冬竟不开门,梅在雨中站立了一夜,才怅然离去。”半年后,两人正式分手。
这次,孟小冬走得毅然决然,在她此后的人生中,竟再未与梅兰芳有半句交谈。两人的婚姻以倾心相爱开始,却以一则启示告终,不禁让人惋惜。如果,梅兰芳不是“伶界大王”梅兰芳,孟小冬不是“冬皇”孟小冬,结果又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