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726085位游客 | En
 

听“奚大王”的“老理儿”

类别:作者: 崔 宁 赵微娜发布时间:2013-07-11 14:50:35访问次数:5260

题记:“江湖”中关于奚中路“奚大王”对京剧痴迷的轶事各位看官必是早有耳闻,奚家祖孙三代辉煌的舞台成就也是梨园行有目共睹的。采访前,小编心中一阵窃喜,能与这位爱戏如命、敬戏如神的“大王”对话,机会难得!但转念一想,却多了些忐忑:聚光灯下他是功夫了得、英勇神武的大英雄,舞台之外却从未有过接触,“耳边风”时时刮来,对“大王”的印象始终停留在“严谨、严肃、严厉”这“三严”之中。


一个电话,爽快地接受了邀约;采访地点定在京剧院的“白宫”,“大王”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一些。坐定,询问了几个问题之后,他的“话匣子”便瞬间开闸了。谈爷爷、谈恩师、谈偶像,“大王”的眼中是清澈见底的虔诚;说京剧、聊现状、提及戏外的喜好,“英雄”的脸上满是或喜或悲的感叹。


两个多小时,听他讲梨园故事,蕴涵着深刻的“老理儿”,小编的心也随之宁静起来,充满着一股温暖的正能量——哦,原来“大王”是这样的!

 


“我能成好角儿吗?”


奚中路出生在梨园世家。爷爷是老生奚啸伯,父亲是花脸奚延宏,母亲是青衣杨玉娟。从小生长在如此好的戏曲氛围中,奚中路的起点无不让一众同行们艳羡,但他却觉得成长在这样的家庭,更要努力,更得奋斗,生怕辱没了家风,给长辈们脸上抹黑。


对于奚中路来说,爷爷奚啸伯无疑是指引他走上京剧之路的第一人。在他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已经瘫痪在床了,跟着爷爷学样板戏、学四声、吐字归韵和唱腔的基础知识;后来开了老戏,爷爷继续教授他老戏的念白、打引子。13、4岁那年,奚中路曾问爷爷:“我能成好角儿吗?”老人家智慧地答道:“得看你自己!”想起这事儿,奚中路感慨良多:“爷爷其实说了一个很朴素的道理。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必须靠自个儿脚踏实地地走下去,至于能走多远,就靠你自己的悟性了。”


跟爷爷一块,奚中路除了学文戏还经常听老人家讲自己当年学戏的经历以及梨园行的诸多轶事。虽然当时奚中路已经选择了武生行当,奚啸伯却坚持让孙子多学文戏,“艺多不压身,学习文戏对于武生演员很重要,不学文戏武戏也唱不好。懂唱腔的道理,对我今天的艺术成长是很有好处的。”此外,爷爷还特别强调聊天,“可别小看聊天,这是最长知识和学问的。”小时候,除了学戏和练基本功,奚中路就喜欢坐在爷爷的床前听爷爷聊他小时候效仿余叔岩早起练嗓子、拜言菊朋为师,啃馒头背戏、撞电线杆子的故事。“爷爷说:“余叔岩、谭鑫培都是武生出身。谭鑫培四十岁之前都是唱武生的,之后嗓子才逐渐好了,真正成功是五十几岁的时候。余叔岩在倒仓恢复阶段,也唱过很多武生戏。正是听了爷爷的话,我才一直坚持练武生。”

 


“学艺术一定要有人给你领路。”


“武生没有两条腿站着的时候,没事就是压腿,老师们从小就教导,我一直就是这么做的。”京剧是口传心授的艺术,主观上的刻苦努力固然重要,但师承、老师的提点和指引也是走上更高的艺术巅峰不可或缺的因素。奚中路是幸运的,从小到大,从北方到南方,从爷爷奚啸伯开始,他遇到了一个又一个好老师,戏里戏外、聊天吃饭、处处是学问、处处是积累。采访中,奚中路提及每一位恩师,必尊称“先生”,言语中是满满的恭敬与感恩。


早年,奚中路得到过黄元庆先生传授《武松打店》、《狮子楼》、《三岔口》、《挑滑车》等剧。1980年到中国京剧院进修,先后师从李可先生、茹元俊先生,并得到过厉慧良先生的指点。这其中,学的最多,感情最深的则要数“义父”茹元俊了。


80年代初,茹先生与年纪轻轻的奚中路一见如故,当他得知眼前的年轻人是奚啸伯的孙子后,忆及当年奚啸伯对他的关心很是感慨,见奚中路如此用功,条件也十分不错,便主动给他说戏。“老师对我悉心教诲,连吃饭也说戏,想想我成长到今天,对艺术的一点浅薄认识,离不开老师的教导,到现在我仍然会按老师说的法则一步一步往前走。”


80年代末,奚中路来到上海。花脸名家贺永华是他受益最多的老师。“我没事就会到先生家,一块聊天打牌说戏,我学的很多勾脸戏都受先生的影响。”“学艺术一定要有人给你领路,有些东西不说真的不会明白,需要老师告诉你究竟好在哪里?”与贺老师学艺二十多年,听老人家讲周信芳、讲尚和玉表演的气场、人物和韵味、讲盖老的功夫和境界,这对于奚中路来说,就仿若学艺路上的一根根拐棍,既坚定了他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信念和决心,也进一步加深了他对于艺术精华的理解与感悟。


“我对盖老武生艺术的认识就是在先生的指导和点拨中形成的。老师常说,不到四十五岁不算成熟演员,我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明白了很多事,现在五十多了回想起来,还是今天感悟的东西更多,跟老师聊天,在艺术上特别是在做人以及文化上受益很多!”


当年,爷爷奚啸伯在弥留之际让奚中路拜他的徒弟欧阳中石为师,这么多年,每至北京演出,奚中路总会登门拜访,珍惜每一次与先生讨教、聊天的机会。欧阳先生是学哲学出生,总是教导奚中路看问题不能从单一的角度出发。譬如二人常常讨论京剧的现状,谈及很多不如意的埋怨,先生总是以理解为先,他认为党和国家的出发点总是好的,政策与资金的投入也不少,但每个行业在发展中多多少少肯定都会有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久经世故之后就会懂得沉默寡言是一种美德,我们很多的观点难免会偏见、偏颇,难免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问题。很多问题我们想的太简单了,抱怨太多,做的却远远不够,经常和欧阳先生聊天,开阔了我的思路。”

 


“我是盖叫天的粉丝!”


在上京“偶遇”奚中路恐怕是最容易不过的事情,因为不论冬寒夏暑,365天,奚大王几乎天天都会到排练厅“报到”——大年三十也不例外。问及原因,“大王”一句话答道,“唱武生的不容易,盖叫天说唱武生的必须天天练功,练功重如泰山!”——偶像的一句话,奚大王就这样坚持了几十年!。吃饭的时候压腿,刷牙的时候压腿,看电视的时候压腿,没事有事都压腿,武生没有两条腿站着的时候,这几乎成了奚中路生活中的习惯了。


现如今,遍地是“优质”偶像,到处是疯狂粉丝,除了俊俏的脸蛋、妖娆的身材、几首五音不全的歌或是几个无有演技可言的影视作品,再无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更别提包装宣传之下几近变质的所谓“人格魅力”了。而盖叫天与奚中路这对偶像、粉丝组合却给了众多盲目的“崇拜与被崇拜”一个最积极最正面的典范。


奚中路说,在南派武生中,心中无比崇敬盖叫天先生。读过他的《粉墨春秋》、看过盖老的纪录片、也通过盖老的后人知道了很多他的轶事。“太了不起了,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尤其是他断腿再接的故事,我感触很深,为了艺术忍受这么大的痛苦,这得多大毅力啊!”


如今,奚中路也有了自己的学生,他常常拿盖老的故事激励他们,“今天受点累、吃点苦有什么呢?和盖老比差远了!在思想上、行为上我都是学习、崇拜盖叫天,也应当像盖老这样一步步往上走, ‘唱武生的必须练功,练功重如泰山,’大家都知道,认为很简单,一辈子这么做看起来也很平凡,但却一点都不平凡,今天的社会诱惑这么大,压力这么大,这么浮躁,谁能塌下心钻研这些艺术?太少了!”


在奚中路看来,盖老自身的条件其实一般——扮相一般、嗓子一般、但就是武功、短打厉害。“这就叫一招鲜吃遍天,短打做到了顶峰,这就是成功,这就是最高境界!”


90年代末期,京剧在上海一度很不景气,演出很少,就更别提机会本就少得可怜的武生戏了。除了天天练功,奚中路寻思着到外地寻找更多的舞台实践机会。一个想法,一个契机,温州之行,来来回回,一去就是十几年。浙江沿海素来有祭祖供菩萨的习俗,红白喜事都会请戏班子唱戏。三五天连轴转,一天里除了吃饭连演两场戏,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甚至没有洗澡水,住在漏风漏雨的后台,“当时年轻,愿意折腾,现在的年轻人肯定受不了这个罪。行百米者半九十,坚持下去最难,但老话说得好,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当年温州的舞台实践磨练了自己,也明白了很多道理。”

 


你们不知道的奚大王••••••


出生、成长在北方、工作在南方,对于南北京剧的特点,奚中路也有一番自己的理解:曾经的海派与京派,就彷如南北方的建筑,方方正正与别具一格。京派追求的是规范和意境,南派则因面对市场和观众,吸收了更多的西方元素以及各兄弟艺术的成分。现如今,南北方的特色逐渐融合,但老戏的丢失却越来越多。“很多学生都是北方的老师,一些北方的学生也由南方老师教,但现在很多南方老师不太教了,年纪大了或是去世了,很早以前纯南方特点的东西渐渐没有了,解放后丢的更多,再不学就失传了!”


谈及老戏失传,奚中路认为原因主要有两点:其一,本身可看性不大,演出效果不好;其二,经常演的戏观众比较爱看,演员也熟,总是不演的戏,观众较陌生,演员演的少,效果自然不好,长此以往,恶性循环,自然有很多戏会失传。奚中路说,“如果有好的演员,知名度高、艺术水平高,演这样的老戏就可以增加看点。京剧这门艺术关键要看演员,而演员的成长又是一件非常漫长的事情。”


“三形,六劲、心意八,无意者十。”此口诀是前辈们对表演境界的精炼概括。身段和唱念做打都对只是三成功力;“老生要弓,花脸要撑,武生在当中,小生紧旦角松”各个行当的劲头够了,才学会了六成;有了心境,唱念做打全从心里出来,才够八成;无意者十,即随心所欲,怎么演都在人物里。


奚中路说,“只有技巧,那不是艺术的高峰,把程式的东西融入内容,丰满了人物,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但达到这种程度的人太少太少了。”“一个人要想提高,思想上要有高度,行为上要有追求,我们总是‘眼高手低’,‘眼高’不是坏事,对于追求艺术的人来说眼一定要高,但同时‘手’也要有高度。”


说到如今一些青年演员,奚中路颇为不满:“拿奖了,出名了,级别涨了,却不努力了,以后怎么办?难道休息吗?四五十岁才能真正成熟的演员,到三十几岁就停滞不前了!很多戏不会,不主动去学,却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摊的事太多很难把一件事做好,一辈子做一件事就很了不得了!”


当然,“大王”也并非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戏痴”。除了京剧,他也爱看新闻、爱看足球,当说到C罗、梅西以及红极一时的节目《舞林争霸》的时候,他的话匣子也是源源不断。不过三句不离老本行,说着说着又绕到京剧上了:“杨丽萍说,舞者除了吃饭睡觉,所有精力都放在舞蹈上,才能达到一定的高度,这和京剧演员一样!”“球队有球队的核心,剧院有剧院的角儿,不能所有的演员都是主角儿,一个剧院就是一个球队,有好角儿就能吸引人,就能上座儿。管弓的弓弯,管箭的箭直,在这个集体里,要各尽所职,各尽所能!”


Oh my god! 奚大王,怎一个“戏大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