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289825位游客 | En
 

“金霸王”的落拓人生

类别:作者: 沈颖发布时间:2013-07-11 14:39:58访问次数:3562

谁是“金霸王”,就是梨园界被称为“十大全净”的金少山。

 

事情应该从1936年说起。那年,梅兰芳又一次来上海演出,上海观众领略了梅派许多佳作,但有一出戏至今缘悭一面,那就是《霸王别姬》。《霸王别姬》自梅兰芳与杨小楼在1922年北京首演后,大受欢迎,然而,上海观众却一直没有机会一睹“虞美人”的风采。这次,梅郎莅沪,上海方面的剧场及梅氏好友强烈要求上演《霸王别姬》。梅兰芳也觉得义不容辞,只是当年楚霸王饰演者杨小楼远在北京,并未随行。须知《霸王别姬》如果没有旗鼓相当的霸王,全剧将会大打折扣。当时,有人同与梅兰芳一同来沪的名花脸侯喜瑞商量,望他接演霸王。侯喜瑞经过慎重考虑,婉言谢绝了。眼看一出好戏无法与上海观众见面,令人惋惜。


此时,梅兰芳的大管事李春林突然提出了一个人选——金少山。此言一出,就有人加以反对,理由是金少山只是个班底演员,楚霸王在全剧中的戏份不亚于虞姬,前有杨小楼的楷模,可别把戏给“砸”了。尽管也有人赞成,但总归的反对意见占了上风。就在议论纷纷,决断不下时,剧团的两位老人发了话。萧长华说“按老的,霸王就是花脸”。徐兰沅则明确表态“少山的戏我看过,大家放心吧”。两位德高望重者拍板,事情就此定局。


李春林找到了金少山,艺高胆大的金少山痛快地答应:“冲着霸王的脸谱我就爱。”于是,李春林按着杨小楼的路子给金少山说戏,经过短期排练,戏公演了。金少山身材魁梧,宽肩、虎胸、蜂腰、广额、隆准、丰颐,勾霸王“无双谱”的脸谱,头戴夫子盔,身着霸王靠,斜披黑龙蟒,巍峨峥嵘,气宇轩昂,不怒自威。加上他直冲云宵的铁噪钢喉,往九龙口一站,一段引子,台下炸窝般叫好!谁见过两千年前“力拔山兮”的楚霸王?金少山就是!“金霸王”的美誉不胫而走,连北京也传遍了金少山的大名。


金少山的父亲金秀山是北京有名的花脸演员,金少山是家中三子,原名仲义。从小随父学戏,十六岁和父亲一起搭班唱戏,父子同台,在梨园界传为佳话。十八岁倒嗓变声,在家闲居时染上了赌瘾。金秀山一气之下,断了其经济来源。不久,金少山离开北京,辗转各地搭班唱戏谋生,1921年起才定居上海做了班底演员。1936年与梅兰芳合作的《霸王别姬》使他厚积薄发,终成一名响当当的京剧净行大家。第二年,在上海闯荡了十六年的金少山终于可以荣归故里——北京了。临行那天,上海京剧名流周信芳、林树森、赵如泉、盖叫天等结伴到车站为他送行。


在北京,金少山开创了花脸挑班的先河,春风得意的他,台下的生活也多姿多彩。


金少山喜欢养动物是出了名的。他不但养猫、养狗、养鸟等人物常见的动物,还养豹子、老虎,特别是一只叫“三儿”的墨猴,被他驯得机灵乖巧,极通人性。它能给客人倒茶、点烟、送水果,甚至还能接电话。每当电话铃一响,“三儿”就会拿起听筒,吱吱地应声。对方问:“三儿,金老板在家吗?”如果听到听筒被放下的声音,就说明金少山在家,“三儿”正去叫他呢。如果听到“叭嗒”一声,就说明金少山不在家,电话被“三儿”挂了。金少山养鸟,爱听鸟鸣,而他把鸟鸣用到了唱腔中去。


金少山虽然享有盛名,收入颇丰,却是挥金如土、不善理财,有人见他爱养动物,向他行骗,从中大捞一把,他也满不在乎。他吸食鸦片,以至典当行头。但他性格豪爽,愤世嫉俗,仗义疏财,毫不吝啬。


1942年抗战时期,伪政府要员和日本军官要看金少山的《连环套》,金少山迫于他们的淫威,不得不应承。戏开演了,金少山扮演的窦尔墩一出场,同往常一样,“威震山岗”大段引子,声震屋瓦,座下彩声四起。当念到自报家门:“姓窦名尔墩,人称铁罗汉”,突然,大名鼎鼎的金老板倒在桌子底下了。顿时,全场哗然,人们忙将他抬到后台,日本军医也过来打针、喂药。不一会,金老板缓过神来了,可话说不清了,戏自然也没法唱了,只得送回休养。三天后重演,金老板一到后台,连作揖带打恭:“对不起,对不起,那天老毛病羊癫疯犯了。”然后上台,卖力地打引子、念诗,顺顺当当地演下来,该起唱了,正当台下屏气凝神地想听他的唱时,一句导板“将酒宴摆至在……”还未完,人又倒下了,显然,“羊癫疯”又犯了。其实,金少山是不愿为汉奸、日本人唱戏而冒风险装病,他的这一举动梨园界直为其叫好。


金少山一生豪放不羁,没少赚大钱,可也毫无积蓄。身前着高档服装,戴着金丝边的眼镜,坐着装有电灯的人力车,肩上伏着猴,车前仆人牵狗开道,车后随从簇拥环绕,何等威风。身后四壁皆空,竟头枕灰砖,衣衫褴褛,仅盖一袭旧床单,何等萧条。细究起来,那个时代的艺人地位低下,屡经风霜,金少山落拓的一生,或许是对无奈世间的嘲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