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307092位游客 | En
 

明星星座印象(第四辑)最终回

类别:2012年秋季号作者: 崔宁发布时间:2012-11-09 13:25:54访问次数:4264

 天秤座“老太太”:胡静

青春、俏皮、外向开朗的姑娘,老迈、沉静、内敛威严的老太太,纵使我如何打量,也无法将这两个形象放置在一个人身上。和胡静交谈,她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迷人的微笑,仿若夏日的一米阳光,时时刻刻都在感染着周围的每一寸空气。
胡静说,生活中的自己乐观、开朗、包容、能接受不同的意见,但很多事情都想面面俱到,都想顾及周全,因此经常会面临N选一的纠结。不过说到对于学习老旦、进入梨园行,她却从未有过纠结的困扰:五岁登台演唱Q版《打龙袍》获得了人生中第一个“戏曲奖”,后来又陆续参加过许多少儿京剧比赛并取得了很好的名次,11岁那年,已斩获国内不少重量级奖项的“小老旦”终于如愿考进了上海戏校,开始了她梦寐以求的专业学习。
“有句话很有道理,一个人的成功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还要靠几个部分的影响和扶持——父母、老师和领导。最终成功与否是自己的水平问题,仅就这三个外在因素来看,我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我都有了。”——良好的家庭氛围和从小的京剧熏染给她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并树立了坚定的方向;学戏期间王梦云老师对艺术执着追求的严谨态度成为其老旦路上的积极向导;单位里对自己爱护有加的爸爸型领导们则是自己戏曲路上最可爱的后盾。
对于从小学习的行当,胡静表示从未想过放弃,但这个“老旦”带给自己的却是一种又爱又恨的复杂体验。说到爱,自然是进院这几年荣幸的和诸多长辈艺术家们的合作,“之前都是‘追星’、‘小粉丝’的心理,突然一下子和他们演对手戏,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虽然过程很辛苦很紧张也很纠结,但从老师们身上能学到很多,他们的淡定能感染到我的每一个细胞。”而说到“恨”,则是每个天秤座都爱美的心态在“作祟”了。“多想扮一回宫女,头上贴一回片子啊!小时候唱老旦就因为扮相不好看哭过,老旦要不就是穷老百姓,头上什么饰品也没有,即便是位高权重的老太太,头上也只有一些点缀。哪怕在头上插朵花也好啊!”
戏曲舞台上的胡静将老旦演绎得游刃有余,生活中的姑娘也将80后的精致小日子炫丽得光彩夺目。唱流行歌、看韩剧、听影视剧插曲、打羽毛球、收集与哆啦a梦有关的一切小玩意儿。还记得去年上海京剧院职工卡拉OK大赛吗?那首荡气回肠的《我用所有报答爱》便是咱们胡静的实力展示!看过胡静童鞋的微薄吗?那许许多多的小清新、小可爱中哪里能寻到一丝老旦霸气外露的影子?秉持着天秤座“享受生活,活好当下”的理念,胡静坦言,“对于未来,比赛的得失和成绩的高低都不是目的,关键是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和水平,这条路没有捷径,只有让自己更强更好,哆啦a梦胸前那神奇的口袋才会眷顾自己。”

 

 

舌尖上的天蝎:董洪松

舞台上他是痴情善良的丑奴、奸诈多疑的曹操、个性张扬的韩信、风流多情的小王爷;舞台下他却是个有点“萌”、有点“宅”、爱京剧、爱锅碗瓢盆、爱柴米油盐的天蝎小伙。
当年的他,抱着减肥的目的误打误撞进了梨园行,虽然长辈们极力反对,认为学戏的孩子低人一等,不会有出息,自己却渐渐喜欢上了这个“老人家”并毅然决然地坚持了下来。毕业后,不安于平淡的现状,董洪松选择了到上海继续深造。也许冥冥之中有位幸运女神牵引吧,还没毕业的小伙就收到了根据法国经典名著《巴黎圣母院》改编的京剧《圣母院》男一号的橄榄枝,女主角竟然是“星光闪烁”的史依弘!董洪松坦言,那段时间有点怵,“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落我头上了呢?”后面的好运接踵而至:饰演《成败萧何》B组韩信,和陈少云老师对戏;和著名导演田沁鑫、关栋天合作《关圣》;和台湾新剧团李宝春合作新编京剧《弄臣》。进京剧院三四年就和这么多的艺术家合作,董洪松表示,“既兴奋又忐忑”,“当初刚进院里,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周围的同事、老艺术家们让我放松,自己也狠下工夫,每天回戏一定做那个唱得最熟、最好的,慢慢地自己也便融入到这个集体。自信心非常重要,原来的我挺自卑,来上海后逐渐拾回了很多自信!”
红氍毹下,聚光灯外,董洪松最大的业余爱好便是下厨做菜了。谈及厨房的五味,小伙一脸的幸福,打开手机的应用软件,一堆华丽丽的菜谱,翻开手机的“私密”照片,也是众多炫丽的“董家私房菜”!拧开他随身携带的一瓶自制炸酱,色泽淳厚,香气满溢,笔者胃中的馋虫同胞们上下蠕动自不待言。火爆腰花、红烧肉、可乐鸡翅、清蒸鱼是他的拿手好菜,很多朋友、同事吃过全都交口称赞,说到“学厨经历”,董洪松坦言,全部是向别人请教之后自己慢慢摸索出来的,“在外面吃腻了,就尝试着自己去做,川菜或者湘菜,自己的口味偏重,打电话向妈妈请教,和同事交流下厨心得,偷师过来自己再改良提高。”
“万变不离其‘戏’”,或许京剧的养分早已渗透到小伙的骨子里了,正说着做菜的心得体会,话锋一转,又和京剧联系起来,“做菜和京剧一样,都讲究火候和咸淡,不能过也不能没味,这个‘度’得在长年累月的实践和积累中才能把握。几天不做菜手会生,几天不唱戏,心里也会没底!”
典型的80后天蝎男,踏实、理智、有毅力,说到未来几年的计划,董洪松表示,知道自己在专业上的优势和缺憾,这两年中会尽最大努力弥补声音上的不足,趁着年轻,应该多吃苦!
“吃苦是福,吃苦是福!”董洪松喃喃地重复了好几遍••••••
 

 

非典型射手:董雪平

那是去年上海京剧院第一届卡拉OK比赛,往日锣鼓喧天的红氍毹被异彩纷呈的演唱会氛围笼罩,昔日里生旦净丑的咿呀置换成了俊男靓女的现代演绎,一群人你方唱罢我登场,董雪平显得格外耀眼:一袭白色连衣裙,修长身材,表情酷酷;一首王菲的《脸》,空灵清澈,声线仿似天后,却散发着别样味道——这是褪去戏装、生活中的董雪平给笔者留下的第一印象。
再次见面便是今夏的一个慵懒午后,相约于衡山路上的一家咖啡馆,同样是修身长裙,这次却换成了清新透亮的浅绿,一头干练的齐耳短发,一个精致小巧的挎包,每一个细节在炎炎暑意中都显得格外清爽。
话题还是从唱歌开始。从小董雪平就是个多才多艺的孩子,唱歌、弹琴,样样都学得很棒,但出于逆反心理,觉得终日关在家里学琴实在太闷,抱着让自己性格活泼起来的目的,董雪平选择了京剧作为自己的业余爱好,谁曾想,这一入门,国粹竟成了自己十几年为之奋斗的专业。
《望江亭》中聪慧美丽、有勇有谋的谭记儿、《孔雀东南飞》中坚强隐忍、温婉可人的刘兰芝、《西厢记》中追求自由爱情的崔莺莺都被董雪平演绎得入木三分。谈及早年拜张派名家王琬华为师,后跟随老师来上海继续深造,董雪平坦言,当年湖北戏校毕业后,已经有了不错的稳定工作,但一股不服输的精气神一直牵引着她,“人应该趁着年轻多学好戏、多长见识、到更大的舞台上闯荡!”
从武汉到上海,从戏校到院团,董雪平说自己是个慢热的人,刚进入到新环境时不太适应,不了解的人会觉得自己待人接物冷冷的,不太好接近。“但其实自己只是有点被动,骨子里挺倔,始终抱持的是不争不抢不张扬的平和的人生态度”。
近二十年的京剧路走下来,有成就有坎坷,有失意有落寞,甚至曾经一度决绝地想过放弃,但最终董雪平和京剧间那段剪不断的线、分不开的情还是让她选择了留下。“我喜欢音乐,喜欢唱歌,但也绝不会放弃京剧。”
“昨天还宿在长生殿,今朝却站在断桥前,思念,娘子我来写,千百年修成一世缘”。这是新歌《醉红颜》中的一段词,这亦是独属于董雪平的《醉红颜》中的一段词。清新的中国风,婉约的戏曲味,干净、透澈,古味盎然中透着些许感伤和凄美。是歌,是一首裹挟着太多对京剧眷恋的好歌,是戏,是一曲充溢着对歌曲无限暗恋的好戏。歌与戏,戏与歌,或许,都早已流淌进了她的血液••••••
这就是董雪平,一个和“火象星座”性格特征有点距离的、真实、理智、有点被动、有点慢热的非典型射手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