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307097位游客 | En
 

只因贪看杨月楼

类别:2012年秋季号作者: 沈颖发布时间:2012-11-09 13:05:42访问次数:3720

 杨月楼

 

 

1873年10月的一天,上海法租界的大马路上上演了离奇的一幕。一个英俊潇洒的新郎带着几十号人在抢他的新娘,男女双方最终热热闹闹地打了起来,加上围观的人群,一度阻塞了交通。


这个新郎不是别人,竟然是杨月楼。杨月楼何许人也?他是当时上海滩最炙手可热的京剧名伶。杨月楼名久昌,字月楼,工武生及文武老生,他扮相英俊,嗓音宽亮,有"天官"美誉。自幼在张二奎门下学艺,后来和俞玉笙同为张二奎的左膀右臂,一时有"忠恕堂文武双璧"之称,出师后却很少在京城露演。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应邀来到上海演出,在金桂轩班和丹桂茶园专演武戏,名声大振。演出时“遂使车盖盈门,簪裾满座”,他的魅力倾倒沪上众看客,尤其是女客们,有竹枝词为证:“一般京调非偏爱,只因贪看杨月楼。”可见他的受欢迎程度。


在众多杨月楼的粉丝中就有广东香山籍茶商的眷属韦阿宝母女,这对母女连着看戏三日,不禁为杨月楼倾倒。女儿阿宝年方十七,回家便修书给杨月楼,“细述思慕意,欲订嫁婚约”,连同年庚帖一并遣人交付,约他相见。杨月楼却不敢前去。阿宝因此得了相思病,且日见沉重。其父长期在外地经商,母亲爱女心切,便派人跟杨月楼说明,叫他请媒人来求婚。杨月楼应约请了媒人上门,两下订婚,并着手准备婚事。但事情被韦阿宝的叔父所知,以良贱不婚之礼法坚决予以阻拦。韦母遂密商杨月楼,仿照上海民间旧俗抢亲,将阿宝娶过门。于是发生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本来是郎有情妾有意的美事,新娘子抢回家也就皆大欢喜了,不料就在行礼之时县差及巡捕闯了进来,以盗拐罪名将杨月楼拿下,并起获韦氏母女衣物首饰七箱据传有四千金,连同韦阿宝一同押往会审公堂,当时有记载:“小车一辆,危坐其中,告天地祭祖先之红衣犹未去身也。沿途随从观者如云。” 后转到上海县衙再审,当时的知县叶廷眷也是广东香山籍人,痛恶而重惩杨月楼,当堂对其施以严刑,敲打杨月楼胫骨百五。韦阿宝称嫁鸡遂随鸡,决无异志,被掌搧二百下。二人被押监等到韦父回来后再行判决。


此案一出立刻传遍街衢,舆论轰动。杨月楼是红极一时之人,这一颇富戏剧性的风流案自然是格外引人注目。当时优伶再红仍被视为贱民,而韦家不仅是大茶商,而且还捐有官衔,所以这桩婚事违反了良贱不婚的通行礼法。但是毕竟杨韦婚姻有明媒正娶的正当形式,被讼“盗拐”罪予以重惩,实在是冤枉,所以“杨月楼案”被称为清末四大冤案之一。


杨月楼案一出,上海县令叶廷春颁布了《严禁妇女入馆看戏告示》,告示在《申报》上刊出:“兹悉优伶杨月楼犯事解讯。计其在馆演剧,大都肆其淫荡,始由勾引青楼,继渐串诱良户,求提严办。并请移会示谕各家长约束,不准妇女入馆看戏,以端风化等情到县。”同时查禁一批剧目,其中韦阿宝当初所看杨月楼演出的《梵王宫》也被列为禁戏。然此禁令不得人心,不久便有“与众乐乐老人”在报刊文批评此禁令,“夫看戏一举,原属赏心乐事,本当男女同乐,良贱共观。……今因偶尔妇女二人,看戏被迷,遂累及上海一县妇女,禁止不准看戏,岂非波及无辜乎?……因一人出门赴市而被马车碰伤,遂禁一县之人,不准出门赴市乎?禁止何尝非礼,然使人尽杜门,市无行人,可乎?……他日者,余将携家属同赴戏馆,不徒愿吾一须眉男子独乐其乐,可并将使吾众巾帼妇人共乐其乐:不徒携我家妇女与少乐乐,欲邀同人妇女与众乐乐,断不因贵馆之论禁止,遂使之大杀风景也……” 可见红粉钗裙本已经成为戏园一景。


最后为杨月楼一案澄清的是慈禧太后。杨月楼北返,于程长庚故后,继任三庆班班主。光绪十四年(1888年)被选入清宫升平署。而韦阿宝被父亲抛弃后,交官媒择配,据传嫁给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不得不说这是当时社会等级不公的一场悲剧。

 

 

《大登殿》中杨月楼(中)饰演薛平贵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2012年秋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