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535996位游客 | En
 

生活中我绝不做唐琬 青年演员赵欢专访

类别:2012年夏季号作者: 汤倩尔发布时间:2012-08-15 12:03:58访问次数:7004

前言


80后,时尚达人,典型天枰座,新婚燕尔,美滋滋的小媳妇,戏曲演员,对于感情,一句“相爱就要在一起,必须得!”简洁质朴,倒也态度鲜明。她的他,与她相恋相守数十年,她与他只是一对普通的校园恋人,她与他并没有惊天动地的浪漫恋情,只是回忆里的每一件小事都是一种幸福,“他根本就没有求婚,还是我求他的呢,领证的前一晚,我就说他,你怎么也不求个婚呢,然后他啪一下就跪下来求婚了,说嫁给我吧,我就说好吧,便宜你了。”


在这个想裸婚能裸婚,想独身能独身,想找高富帅,可以找高富帅的时代,我们要的,是华丽的邂逅?浪漫梦幻的恋情?还是“只要是你”的质朴纯粹?

 


某个温热的午后,一身白色的涂鸦T恤,搭配浅蓝休闲牛仔,轻巧而灵动的身影,就连见面的那一声招呼都由远及近地透着柔和气息。赵欢给人的初步印象,总是清新、朝气、有着令人似曾相似的亲切感,只是眼波流转中不经意露出的一抹忧郁,才让人顿悟,她还真是程派的青衣呀。这忧郁也许就是所谓的与生俱来,往往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这忧郁的缘由,是忽然闪过的伤感还是想起了这些日子正排得火热的新编京剧《唐琬》?

 

就在数小时前,这位与小编面对面坐着的柔美姑娘还是排练厅里那个满脸忧思,蹙眉凝望着挚爱的才女唐琬,她与诗人陆游两小无猜,本是青梅竹马,喜结连理竟又被生生拆散。心如死灰也好,怒火中烧也罢,终究是逃不过抑郁伤怀的宿命。续嫁他人的决绝,沈园重逢的揪心,那一挑眉的晃神,一抿嘴的忧伤,是赵欢?是唐琬?已然不重要了。

 

赵欢打开手机,释然地说着“刚好是约定的时间”,手机屏幕上,一对郎才女貌的新人手牵着手,笑容里有着道不尽的幸福。前一秒还感受着唐琬着那撕心裂肺的分别之苦,后一秒竟可以在现实中爱得这般甜蜜美满。从此及彼,也只有演员能这般神奇的穿梭于不同的时空,回味着不同的酸甜苦辣。

 

 

 

赵欢vs 唐琬

“相爱就应该在一起,必须得!”

 

 

 

 

Q:你给人温婉、细腻的感觉,本人就很具有古典气质,最近你忙于排新编京剧《唐琬》,找你演唐琬是不是考虑了你的气质很接近?你觉得自己和唐琬像吗?怎样评价她的爱情观?


A:让我来演《唐琬》首演是考虑到程派比较适合演这个戏,风格比较接近。然后也考虑了我外在气质等一些方面。就性格而言,我和唐琬完全不是一类人。我特别优柔寡断,常常拿不定主意。唐琬是当时的才女,也是很有现代思想的女性,我没有唐琬那么能做决断。她与陆游被迫分开,得知陆游另娶,她立马做出嫁给赵士程的决定,算是对陆游的一种报复,可以说她的这一举动同时伤害了陆游与赵士程这两个心爱她的男人,再嫁后的唐琬依然旧情难忘,以至于多年后她在沈园与陆游重逢,见了一面便抑郁而亡。唐琬这个人就像导演徐春兰所说的,“她的性格决定了她的命运。”我不想评价她这种爱情观的对错,只是我的做法会不一样,和相爱的人分开,我是那种会选择一个人默默终老的类型。

 

Q: 你怎么看待《唐琬》中的陆游,是不是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他也算是个“高富帅”?


A:哈哈,用“高富帅”来称呼陆游,好奇怪。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觉得陆游很有才,很崇拜啊,如果当老公的话,我比较不能接受他最初的放弃,因为对母亲的愚孝,他和唐琬分别,又另娶了王家小姐。他虽然至始至终深爱着唐琬的,但两人毕竟天各一方,他的妥协造就了两个人的痛苦。以现代人的眼光,我觉得怎么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在一起啊,相爱就应该在一起呀,必须得。在现实生活中,我绝不做唐琬,两个人互相痛苦着,太虐心了。

 

Q:在演《唐琬》前你都做了哪些准备?在演感情戏的时候会借鉴自己的感情经历吗?


A:因为之前排过的有关《唐琬》的戏还是比较多的,我上网查了很多唐琬的资料,也看了许多的相关内容,不同版本的唐琬形象多少会有些出入,我还是能借鉴学习到一些东西,通过这些对唐琬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吧。演唐琬这个人物,我的感情经历还真没什么好借鉴的,我的感情比较顺利的,没有什么大的波折,更没有体会过唐琬这种大起大落的心情,我很满意现在幸福的生活,也不想体会这种心情,哈哈。我觉得表演不一定都要自己体会过,也不可能都体会过,不是说我演一个悲伤的情景就必须要联想自己现实中经历过的痛苦,我不是这样的,我还是想从理解人物入手。

 

Q: 第一次做新编戏的女主角,给了你什么的感觉?


A:第一做新编戏的女主角,还蛮荣幸的,当然也“压力山大”。新编戏并不是第一次演,之前还演过《映山红》中的潘慧珍和《王子复仇记》中的殷缡,但是在《唐琬》中是第一次当主角,整场戏演下来真的挺辛苦。对比三个人物,各不相同,没什么可比性,但唐琬是三个人物中性格最复杂的,爱与恨,理智与情感混夹在一起,是个挺有挑战性的人物。《唐琬》的风格是比较细腻婉约的,不论是台词还是表演,都经过了细腻的处理,每一句台词出去之前,都需要有很细致的内心活动。导演希望我这次的表演能不同于之前演过的传统戏,唐琬的身上不要有薛湘灵、王宝钏等传统人物的影子,因为唐琬的性格与传统戏中的女性是完全不同的。

 

Q:新编戏的演出一般会承载比较大的压力,这一次演新编京剧《唐琬》给了你什么新的体会?你觉得新编戏应该做到哪些方面?觉得新编戏与传统戏的关系应该是?

 

A:一个新编戏要出彩,各方面都要合理结合在一起,不是光有戏或者光有唱段就可以。新编戏和传统戏的关系,我还是支持排新编戏的,但是新编戏应该要站在传统戏基础上的,要以传统为重,传统的根基站稳了,才能有空间去改编一些东西。这次演新编戏也是深有体会,新编戏需要自己去感悟和创造,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也因为这样的经历,特别感觉经验匮乏,由于本身传统的底子还是不够深厚,不像一些老前辈们懂很多戏,钻研得这么透,我作为一个青年演员,还是学识太浅,所以排新编戏的时候时常会为一些表演手法犯难,拿捏不准,觉得没有足够可以借鉴和学习的底子,只有自己努力吃透了传统的东西,才有更高的起点可以去创新。

 

 

 


10年 VS 一见钟情


“恋爱十年,见到他,依旧有最初时的那种心动。

 

 

 

 

Q:说说你眼中的王玺龙是怎样一个人?你们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A:王玺龙表面给人的感觉是,蹦蹦跳跳的,特别爱闹、活泼。他其实有一点点大男子主义,遇到事,他挺沉得住气的,该男人的时候很男人,让我挺有安全感,当然他疯起来也特别疯,很会逗人开心。我们的性格非常互补,我是特别天秤的一个人,特别优柔寡断,特别纠结,很多事情都做不了决定,他呢,聪明,有主见,主意多,所以很多事我都喜欢让他帮我拿主意。我们在戏校的时候就恋爱了,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吧,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特别投缘,特别放松,一点不拘谨。

 

Q:结婚是一时的冲动,还是深思熟虑想了很久的事?他是如何像你求婚的?


A:哈哈,我们好了十年了,结婚肯定不是一时冲动,不过也没有具体规划过,就大概觉得要在30岁之前吧。选在今年把结婚这个大事办了,先是考虑到10年是一个整年,非常有意义,于是就结婚了。 求婚啊?哎哟,没有像样的求婚。领证的前一晚,我就说他,你怎么也不求个婚呢,然后他啪一下就跪下来求婚了,说嫁给我吧,我就说好吧,便宜你了。我们两个都不是浪漫类型的人,没有特别去追求过这个,但我倆十年的感情一点都不腻歪,两人在家里玩,经常笑得眼泪哗啦的。不瞒你们说,恋爱十年,见到他,依旧有最初时的那种心动。

 


Q :你们有什么共同的爱好?平时在一起,都玩些什么?


A:共同的爱好,除了京剧就是画画了吧。严格来说,当初能走到一块,和画画也有很大关系。他喜欢看我画,我喜欢看他画,不过他比我画得好,我只会依样画葫芦,他有创造力,想画什么画什么,尤其擅长古典、传统的风格。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在一起聊戏,他特别能聊,有时候我们两个能聊一晚上,一直聊到天亮,当然主要是他在滔滔不绝,我在一边听他说。他是个特别爱欢热闹的人,经常会叫一帮朋友来家里玩,不过很多时候是一帮人一起聊戏,哈哈,我就是喜欢听他说戏。

 

Q: 梨园行对外界是相对陌生的领域,找一个同行的老公是不是会特别有默契,这是否也是你择偶标准之一呢?那你的具体标准是什么呢?


A:还真没想那么多,二十岁的时候有个标准,是185以上,不能戴眼镜,不能双眼皮。反正我喜欢尼古拉斯凯奇那型的,哈哈,很多人说他长的奇怪,可我觉得他特帅特有男人味。我跟王玺龙在一起,不是因为他外形是我心中的谁谁谁,就觉得和他挺投缘的,他挺有才,也很聪明,我一直觉得我自己笨,就想找个聪明的。每次看他在台上表演,我就忍不住要犯花痴,就觉得好崇拜,我是他的一个小粉丝呢,哈哈。我没有刻意要找同行,从我的经历来看, 一个同行的老公确实比较有共鸣,同行更了解你的情况,不懂戏的人,可能没办法欣赏你的表演。同行的话,他看了你的戏,能给你提建议,哪个好,哪个不好,能让我进步,我可以说我的每一点进步和他都有关系。他能在身边一直敲打着我,知道我能往哪个方向走,外行的话,他爱你这个人,可能你怎么演,他都会说好。

 

Q:十年的爱情长跑,难免会有磕磕绊绊,拌个嘴,吵个架的,你们是怎么处理生活中一些小矛盾的,有什么好招吗?


A:体谅和忍让把,要维持一段感情,这个是必不可少的。说到吵架,刚恋爱那会儿,两人会好几天不说话,后来演变成他能马上说我错了,我这人脑子特别差,我可能刚开始吵完,过一会我就忘记我们到底为什么吵了。他后来就抓着我这点了,就跑来说,我错了,你说我哪里错,然后我就不记得为什么吵了,因为其实我根本也没在意这些事。现在我俩是这样的阶段,两人刚想吵,一对眼神,两人就喷了,乐了,就不吵了。

 

 

 

热血青年 vs 贤妻良母

“每个人追求的生活不一样,一起还贷,共同奋斗,我觉得挺幸福。”

 



 

Q:当越来越多的物质女们在找寻所谓的“高富帅”,你觉得物质条件对婚姻的影响有多大?会考虑裸婚吗?


A:这是每个人的选择吧,每个人追求的生活不一样。我不在乎多富裕的生活,不一定住别墅开宝马,刚工作那会儿,我们也说哎哟这点工资,啥时候能买房买车呀?这些年下来,房子和车子倒也都有了。房子是08年买的,反正就是贷款,两人一起还贷,共同奋斗,我觉得挺幸福,比那种坐在宝马车里哭的人幸福多了。物质这个东西不能完全舍弃,尤其随着年龄上升,总也需要一些物质积累吧,所以要有两个人一起奋斗的决心,没有条件创造条件,裸婚也是一种态度,婚姻中,感情至上是肯定的,但不能太盲目,必须要有对物质的考虑和奋斗的目标。

 


Q:演员的工作很忙碌,你们两个都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在这个时候结婚,势必要分散一些精力在自己的小家庭上,你是如何权衡事业与家庭的?你会是一个贤妻良母吗?


A:家务我做的比较多,基本算是我全包吧,当然他也不是不肯做,我动下嘴皮子,他还是会去干的,就是不够自觉,哈哈。演员的生活确实挺忙的,所以就要互相体谅,我排戏多一点,他就多做一些,他忙嘛,我就多分担一下,我们操心家这块比较少,大半心思放在事业上。很多人说我们不像过日子的,不像别人经常会自己买菜做饭啥的,我们很少这样,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溜达一圈外面吃好了回家,两个人开心就行,忙的时候真的顾不了那么多。我当然想做贤妻良母啦,我还是比较传统的,最好是事业与家庭能皆得,都能做好。我现在做的还很不够,还需要自己努力调整吧。

 

Q:现在习惯把有孩子的叫做“孩奴”,认为孩子意味着物质与精神的巨大付出,你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如果选择在当下做母亲,怕会耽误自己的事业吗?你认同那些丁克家庭的生活方式吗?


A:我打算马年生个小马,哈哈。男孩女孩无所谓吧,我们都特别喜欢孩子。生孩子肯定影响工作,我觉得耽误无法避免,但这可是人生一件大事呀,做女人肯定要付出,还有付出得多一些,我不抱怨,我现在特爱孩子,愿意付出。丁克这个问题,和那个热播剧《夫妻那点事》里说的一样,只要两个人想法一致,都是丁克,我觉得无所谓,开心就好,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其实我二十出头那会儿,正是玩的时候,当时我也不怎么待见孩子,觉得小孩子哭呀闹呀,太折腾了。再说养大个孩子,这个劳心劳力,对物质也是一大考验,那时在我眼中,有孩子的还真都是孩奴呢!也说不清为什么吧,难道是老了?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不怕孩子闹腾了,我现在看到孩子就乐,看到孩子就爱逗着玩,就是特别喜欢吧,可能心态慢慢成熟了。当然最主要是两个人达成共识,那怎么样都可以,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孩子是必须要的,不计较什么代价。

 

Q:会不会很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能继承自己和老公的事业,也学戏?或者说特别培养孩子走这条路?(你自己学戏是不是也受到了家庭的影响?)


A:顺其自然吧,想干啥干啥,不培养,真的是随便他。我小时候确实受到了家庭的熏陶,亲戚中有人是梨园界的,就记得小时候大人们经常来看我练功,自己就这么顺其自然得报考了戏校,那个时候人特小,没有想太多将来的事。就记得当时家里有一个亲戚特别反对我学戏,老让我去看别人学戏的苦,还问我要学吗,当时的我就一个劲说要学,于是就这么学上了。我的孩子,只要别做违法的事就行,真不想给他压力,本来现在孩子压力就大,这个班,那个班,从幼儿园就开始加班了,我有一个老师的孙子,今年八岁,对爷爷说,我什么时候能退休啊?很多孩子周末又是学舞蹈、学围棋,学英语什么的,比上班累多了。但也是一种无奈吧,看着别人孩子补课,不想自己的孩子拉下,也蛮矛盾的,我不希望我孩子这么苦,但是我也不知道到时候我会不会妥协。说到以后教育的分工,王玺龙说他坚定地要做个慈父,让我唱红脸,哈哈!我还没具体想过教育的事,就是不希望孩子早熟,现在的孩子ipad不离手,网上信息量又这么大,造就了孩子早熟,还是我们小时候单纯。一定不能让我的孩子早熟,要给他一个纯真的童年。

 


一边忙于排练6月末就要上演的《唐琬》,一边又在为青京赛(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做着不懈的努力,赵欢笑言自己是忙并快乐着,“忙是很正常的状态,我习惯了,演员就是不断地面临挑战,只要他一直陪着我,给我指引,我就什么都不怕,希望大家都能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人吧。”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2012年夏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