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017621位游客 | En
 

当年几多“秋海棠”

类别:2012年夏季号作者: 沈颖发布时间:2012-08-15 11:14:17访问次数:4501

 

 

        1941年至1942年小说《秋海棠》经《申报》连载,引起轰动。接着由筱月珍、邵滨孙改编成沪剧,演出后场场满座,连演达数月。后来又由黄佐临改编成话剧,在当时的卡尔登剧场演出,演出盛况空前,打破话剧界前所未有卖座记录。由于连续热演,演员劳累过度,纷纷病倒,不得不采取AB制。同时伴随着“秋海棠”热人们也纷纷揣测,倒底秋海棠的原型是谁?虽然作者秦瘦欧在1942年《秋海棠》一书出版的前言中声明:“本书中的人物俱由作者想象而来,绝不影射任何一人。”然而这种对号入座式的猜测却从未停息过,坊间流传着黄桂秋就是秋海棠的说法。

 

        黄桂秋为何人?他曾被誉为“青衣首席”、“江南第一旦”。江南京剧界出了三大流派,除却老生周信芳的“麒派”,武生盖叫天的“盖派”,还有青衣黄桂秋的“黄派”。黄桂秋以《别宫祭江》、《春秋配》最为叫座,《蝴蝶媒》中一边唱一边手绘双蝶,更是堪称一绝。他有很高的艺术素养,常常自己整理剧本,对唱词更是字斟句酌的修改。观其影像,他总是清清爽爽地出现其中,或长衫或中山装,头发往后梳着,一丝不乱,目光沉静。对于他的从艺生涯,晚年在他手书《浮生锁记》中写道:“余生也晚出道亦迟,年已十八才随师学艺问世,至文化大革命之前夕乃结束舞台生活,将将有四十年实践经历。溯自继承业师陈翁德霖之余荫,雕虫小技,走遍各省,虽未能成名成家,然为识者所赞许,尚称差强人意。” 最为后人称道的自然是他的金石之声,“黄派”唱腔以其韵味醇厚、清丽舒畅的特点传唱甚广。在黄桂秋辞世前一个月,医生听过他清唱后给他做透视,不禁大吃一惊,他因早年肺病,肺已经萎缩,医生感叹道,没人能用这样的肺发出这样好的声音!这样一位艺术家会和“秋海棠”有什么牵扯呢?名字中同有一个“秋”字,又或者同是京剧名伶?

 

 


        这些都缘于黄桂秋的一段经历。1932年黄桂秋正在长春新民戏院演出。当时的伪内府大臣熙洽和他的爱妾徐氏都是京戏迷,常去看黄桂秋的戏。徐氏为经济所迫委身熙洽,此时却迷恋上了黄桂秋,便开始向黄学戏,就这样两人日久生情。不想东窗事发,被熙洽撞破,熙洽将黄绑在树上,欲毁其容,在这千钧一发时刻是徐氏奋不顾身夺刀以死相胁迫,救下黄桂秋。此后黄桂秋被赶出东北,永不许入境。几个月后徐氏卷逃投奔黄桂秋,黄感其营救之恩与其同居,又数月后,徐氏再次席卷不知所踪。

 

        黄桂秋对这段过往是怎样的心情,我们无从揣测,他的学生顾正秋在回忆录《休恋逝水》中有这样一段记述:好像他(黄桂秋)的一位夫人那时刚离开他不久;是离异或去世,我也不好意思问他或者正勤(黄桂秋之子)……似乎是那段期间,他还教过我一出《马嵬驿》……黄先生指导这出戏的时候,像个忧郁小生。尤其唱到“六军不发无奈何,婉转峨眉马前死……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那几句时,他眼角含光,悲不自抑。黄桂秋对此段经历是避而不谈的,这更加重了“秋海棠”之谜。
也有人认为《秋海棠》主要情节源于轰动一时的“刘汉城高三奎案”:1926年奉军将领褚玉璞借口赤化,杀害了正在天津演出的上海京剧演员刘汉臣、高三奎。其真正原因是褚玉璞怀疑刘、高二人与他的姨太太有染。刘、高二人死后,褚还用刀在他们脸上乱剁,以发泄心中怨毒。此事发生时秦瘦鸥十五岁,但给他的印象极深。倒底谁才是“秋海棠”的原型?


        萧宜曾记述了一段他和秦瘦欧的对话:


        我说:“有文章说秋海棠的原型是黄桂秋,是不是这么回事?”


        秦老说,他从没有与黄桂秋交往过,只是看过他的戏。“自然秋海棠是糅合了几位京剧演员的某些成分的,但不是黄桂秋,而是程砚秋、毛韵珂、何雅秋诸先生。如秋海棠毁容后隐身农村的情节,是受程砚秋先生抗战时隐姓埋名、躬耕田垅的事迹发展而来,至于生育梅宝的情节就全属虚构。”


        自然“秋海棠”是那个时代的悲剧,又岂会只是黄桂秋,只是刘汉城?就像秦瘦欧自己在小说序言中写到的那样:“……虽然有不少太太小姐们在读完《秋海棠》以后,认为结局太惨,可是我这一部小说并不是浪漫主义的产物,不能让它离开现实太远。因为人生本是一幕大悲剧,惨痛的遭遇几乎在每一个人的生活史上都有,……”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2012年夏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