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200330位游客 | En
 

梨园少将潘月樵

类别:2011年秋季号作者: 沈颖发布时间:2012-08-15 11:12:08访问次数:8746

 

 

        1911年11月3日,革命军攻打上海江南制造总局,战斗随即进入胶着状态,革命党遇到了守军的顽固抵抗,几次冲锋都未成功,陈其美前去谈判却被扣押,情势危急。此时在商团司令部里,出现了一个装束打扮怪异的人。他黑布包头,身穿黑缎衣裤,耳边挂两条白彩绸,外罩黑斗篷,腰佩指挥刀,就像戏台上太平军的打扮。他口讲指划地向司令讲述攻打制造局的情况,口齿清楚,精神饱满,大家都被他深深吸引,说完,他向司令立正行了军礼,随后走出大门,纵身跃上白马,又到前方督战去了。后面许多人追着看他,他回头扬鞭对大家说:“你们就等着听好消息吧!”这人是谁?上海竹枝词云:“兵工厂接沪军营,革命风潮一夕惊。可笑官场张楚宝,不如伶界小连生。”这个小连生就是上文所诉之人,也就是梨园界赫赫有名的潘月樵。


        潘月樵和夏氏兄弟第一次将中国旧式的茶园改为半月型镜框式舞台,组建了“新舞台”,并在新舞台编演《黑籍冤魂》、《潘烈士投海》、《明末遗恨》等新戏,这些戏痛贬时弊,“以改良戏剧,为开通社会之先声”,潘月樵他们则被称为“中国的哥伦布”。然本文并不着意于潘月樵在戏剧领域的贡献,而是将他一生为中华谋出路,为革命献身之事,撰文一二。


        在攻打江南制造局的战斗中,潘月樵率领的伶界敢死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在制造局屡攻不下之时潘月樵发现可火攻,于是用火油纵火,乱了守军的阵脚,一举攻入。战斗中潘月樵身先士卒,第一个冲了出去,“其臂臀受伤不自觉,其衣褥血染皆赤。”正是有了他这样的死士,八角星旗才在上海挂了起来,上海起义才能成功。有竹枝词为证“汗马功劳戏里看,有谁真个跨征鞍。裹创力战夸雄武,潘月樵真敢死队。”


        此战后,潘月樵因为负伤不得不闭门养病,但他仍然心系江宁战事,恨不能亲历战场。他在给已是沪都督的陈其美的信中说:“月樵既未能身历戎行,以尽国民之职,而毁家助饷,岂肯让美于前人?”潘月樵向上海军政府捐1000元,又联合商团票友在“新舞台”义演筹饷。鉴于潘月樵为革命的贡献,陈其美授予他少校军衔,孙中山颁赠“急公好义”鎏金勋章。

 
        说到潘月樵的慷慨,他和革命志士蓝天蔚有一段佳话。蓝天蔚为革命赴上海筹措军饷和器械,不想一无所获,蓝天蔚愤欲自裁。潘月樵知晓后立刻变卖家产,换成三万两银子慷慨赠与蓝天蔚,资助革命。从此二人结成生死知己,当潘月樵因为反对袁世凯复辟而被追杀时,蓝天蔚从国外赶回营救潘月樵。


        潘月樵闹革命不为富贵权势,只为心中的自由梦想。上海光复后组建上海市都督府,并选举都督。因为潘月樵功不可没,众人劝说其去上海市政厅当都督,潘月樵淡然笑问:“又不是唱《三国》里的周瑜,要做什么都督?”


        然而在乱世之中,在权利的你争我夺之中,潘月樵所期望的清平世界并没有出现。他出任过调查部长、旅长、监训统领、监知事、通水局长、水上警察厅厅长,从他的履历可以看出,之后的他郁郁不得志,忽官忽伶,出入于新舞台。后被郑汝成追杀,受厄于沈鸿英,又遇盗洗劫,仅身幸免。十年湖海,豪气殆尽,垂老未成,最后以五十七岁辞于世。


        时事艰难,未能成全英雄。但是潘月樵之于戏剧,犹如柳敬亭之评话,李龟年之弹词,一往情深,让看客怅然泪下。“君他事不具论,新舞台之创,功在地方;制造局之役,功在民国。”梨园少将此生足矣!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2011年秋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