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197002位游客 | En
 

百变女伶童芷苓

类别:2011年夏季号作者: 冯钢发布时间:2012-08-15 11:11:35访问次数:14530

       

 

 

        童芷苓,从天津剧坛升起的京剧明珠,到享誉梨园的“坤伶皇座”,一个以艺术为生的女人背后,隐藏着一段艰辛精彩曲折的人生。


        1940年,19岁的童芷苓搭班,作为二牌旦角初到上海黄金大戏院演出,由于营业情况不甚理想,戏院老板怂恿童芷苓唱《纺棉花》。《纺棉花》演的是张三夫妻二人在台上逗趣取乐,没有固定的故事情节,全凭个人自由发挥。精明的戏院老板把童芷苓大大地包装了一番:先在红玫瑰美发厅烫上一个时髦的发型,再施以脂粉,配以定制的旗袍和高跟鞋,素面布衣的北方姑娘变身为沪上摩登女郎。在台上,童芷苓显现出惊人的模仿能力,各种行当的名段学啥像啥,还能唱出许多趣味来,加之她俊美健康又不失妩媚的外形,让上海观众趋之若鹜。


        此后,上海的皇后大戏院又来邀请童芷苓,在众多的上演剧目中,成以《大劈棺》一剧轰动沪上。童芷苓以京剧花旦大家筱翠花为蓝本,再加上自己老师,四大名旦之一荀慧生的表演,演活了一个渴望情爱的女人——田氏。两出戏为她博得了“劈纺大王”的称号。


        童芷苓名声大噪,但责难和贬斥也随之而来,什么色相、庸俗,不一而足。诚然,此类戏有玩笑、思春等情节,一些艺术水准低下的演员靠此招徕观众,但童芷苓并未走这条道路。她演《纺棉花》并没有酥胸半露的色情表演,而是在串演的曲目上下功夫。演《大劈棺》一心刻划人物,更何况她演的其他如《红娘》、《玉堂春》、《四郎探母》等剧目一样十分出色,只可惜当时的演剧环境没有给童芷苓一个全面的评价。


        18年后,当童芷苓加入国家剧团——上海京剧院以后,迎接她的又是一段截然不同的人生。1958年,童芷苓在北上巡演的8个月里,她接到领导指示,排演了一出反映抗日女英雄的现代京剧《赵一曼》。洗去脂粉的童芷苓一头扎入赵一曼的资料里,当京剧赵一曼立在京剧舞台上时,风姿绰约的童芷苓一下子变为飒爽英姿的女雄。人们惊叹于童芷苓的创作能力,无论是在齐齐哈尔、还是在哈尔滨,把赵一曼当作自己女儿的东北父老热情的惊呼:“赵一曼回乡啦!”赵一曼的战友,有“赵一曼之父”的李真老人看了童芷苓演的《赵一曼》,当着童芷苓的面泪流不止,感动得童芷苓动情地称他“老爸爸”。东北观众对童芷苓说:“您演赵一曼,成了我们家乡人;你十分豪爽,也像我们关外人,你个头模样大马金刀,更像我们东北人。”


        从“劈纺大王”到“大马金刀赵一曼”,似乎很难将这个名震上海的“坤伶皇座”的人生经历串联起来,但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出精彩的大戏,当下一幕拉开时,你不会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就在这不可知的日复一日里,童芷苓在适应着时代转换,也在施展着自己的艺术才华。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2011年夏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