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您是第14184788位游客 | En
 

当“严谨”遇上“张扬” 诙谐绅士严庆谷

类别:2011年夏季号作者: 裴季颖发布时间:2012-08-15 10:02:35访问次数:8526

 

 

“我希望以后京剧也能有一个理想的市场空间,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梦想。但这个梦想距离目前这个文化体制还有点遥远。我独自预测京剧的未来,大约在三十年以后,相信会出现一些转机。我相信文化市场也是有轮回的,遐想一百年是一个轮回,二三十年代京剧特别辉煌,到2030年的时候希望它能再有一个高峰。让我们为迎接这个高峰而不懈努力吧!”

 

 “现在戏曲界导演那么少,我希望能在这个方面做点什么,能够为这个团队排点戏,或为自己排点戏,那也挺好。”

 

 

题记:


不早不晚,一分不差,严庆谷开着座驾准时抵达摄影棚。运动上衣,休闲长裤,加运动鞋,严庆谷以一身运动十足的装扮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摄影师悄悄对我说:“这帅哥怎么看都像是个80后吗?”


因为他下午要赶回京剧院排戏,我们把拍摄时间安排在一大早。这对于习惯晚起,通常下午才开工的演员来说无疑是个挑战。而他的准时出现令拍摄工作开了个好头。打开拉杆箱,他自备的满满一箱衣裤令我们喜出望外。正是他的高效守时、准备充分,令上午的拍摄工作顺利并超额完成。


舞台上的严庆谷从事京剧艺术的丑角行当。京剧丑行,俗称小花脸,是一门魅力独特、美学品位极高的表演艺术,讲究的是丑中见美、俗不伤雅、亦庄亦谐。此外,在舞台上严庆谷还擅长演《西游记》里的孙悟空。 “孙悟空是中国神话小说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我小时候最爱听老人讲《西游记》的故事,钦佩孙悟空的机智勇敢和神通广大。”严庆谷如是说。


有人称他是“戏剧舞台上的周星驰”。除了他们都诠释过“孙悟空”外,严庆谷和周星驰还真有许多巧合的相似。生活中的严庆谷和舞台上反差很大,在台上机智、幽默、飞檐走壁、放荡不羁、江湖气十足的他极尽张扬、诙谐之能事。而私底下,他坦言:“我其实还挺严谨的,性格偏内向,为人处世比较低调,好静,喜欢呆在家,我自以为是可以享受‘孤独’的人。角色与现实的个性反差和“星爷”周星驰如出一辙。此外,继2007年严庆谷自导自演的京丑独角戏《小吏之死》获得赞誉后,严庆谷便开始了“演而优则导”的艺术生涯。同时兼具导演及主演的才能也是他与周星驰的又一相似之处。


也有人用“台上武丑,台下文秀”来形容他,严庆谷说:“这是大家对我的鼓励,演员的修养很重要。”近些年来,严庆谷相继发表了《浅谈戏曲的体验与表现》、《京剧武丑表演技法初探》、《京剧国际化畅想》等一系列论文。赴日本学习“狂言”后,严庆谷又发表了一批关于日本“狂言”的文章。这在戏曲演员中相当少见,而他为日本的戏剧杂志《幕》撰写专栏也已经坚持了好多年。


空闲时,严庆谷喜欢看书、看戏、看话剧,也时常运动:慢跑、做有氧锻炼。严庆谷的生活很有规律,不抽烟,少喝酒,注意休息和控制饮食。他有条不紊、一丝不苟的生活着,却在艺术上不断挑战和超越着。当严谨的他遇上张扬的艺术,便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化学反应。与坐在对面的他相聊甚欢,突然脑袋里迸发出一个英文词组:a humorous gentleman,意为“诙谐绅士”。
 

 

 


 采访问答 Q&A


Q1我们先聊入行的原因,在怎么样的机缘巧合下?


Y:主要是因为我妈妈,正好妈妈看到戏曲学校招生的广告。她一直对传统戏曲很喜欢,尤其对国粹京剧最喜欢。妈妈就问我去不去,我说那去吧。就去了。结果一考,老师觉得我的腰腿韧带蛮软的,问我练过吗?我当时其实没有练过,可能天生柔韧性好吧。

 

Q2现在回想戏校的经历,什么印象最深刻?


Y:当时进戏校除了喜欢外,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可以为家庭减负。那个时候学校住宿是免学费的。八十年代,大家生活状态都不是很好,所以这也是我报考的原因之一。去了之后没想到,的确非常艰苦。尤其是训练基本功,好在我韧带软。我就记得上腿功课的时候,班上哭声一片,躺在地板上扳腿的滋味,如同受刑一样。一个老师摁腿,另一个要把还有一条腿按到头,正腿、旁腿、十字腿都得扳。而且保持姿势,并数十个数字才能完,当时就希望老师能数快点。


Q3在最困难低落到时候,你想过放弃吗?


Y:我虽然天生腰腿比较软,但真的练起来还是很苦的。不咬牙是坚持不下来的。不过,每当练出一个新的技巧,或取得进步时,心里还是挺开心的。我时常想可能和其他竞技类行业比,我们这样的强度还算温柔的。我后来了解到一些杂技演员,练起来更苦、更枯燥。他们一个动作,或一个节目可能要练十年、二十年,有的人一辈子就演这一个节目,我还听说过练杂技练死过人的。

 

Q4您是自己选的丑行?


Y:老师选的,一开始分三个大的组:老生组,花脸组,小生组。一起上大课,看看你的基础怎么样。刚开始我在老生组,那个时候是不确定的,大致看看你的条件,半年后开始分行当。记得在老生组上课时,总有一位老师在各个课堂转悠,其实他是在挑学生。他就是坐科富连成的阎世喜老师,后来他就成为我的丑行启蒙老师。

 

Q4入行从艺多少年了?


Y:从学校开始算起,整整三十年,对于传统艺术而言,到了这个年龄其实才刚开始明白点事。可能你的积累、经验到了这个岁数,刚刚成熟起来,也许从现在开始一直到退休的二十年才是最成熟的时期。这就是传统艺术,是需要用一生的时间来修炼的。

 

Q5三十年来,回望你所从事的行业,什么是令你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Y:那就是你塑造角色的成功,观众对你的认可。现在对我来说,观众能来剧场看我的戏,这个是最有成就感的。

 

Q6对武丑行当而言,伤痛应该是经常的吧,还记得第一次受伤的经历吗?


Y:差不多是在伤痛中成长的,我可能是班里第一个受伤的,那个时候练跳板,还不能翻跟头,只能光蹦。我们班里有一个同学练过体操,他能翻一点,我觉得挺酷,我也想试试,结果重心不对了,手一撑,嘎一下,当时也没觉得特别疼,也能动。到了晚上,正好我妈来学校看我,发现我胳膊不对劲。立刻带我去医院,诊断是骨折。

 

Q7最严重的受伤是哪次?


Y:反正受过不少伤,我觉得基本每个关节都有伤,别人膝盖骨是平的,而我是鼓起来的,是超负荷训练引起的骨质增生。包括我的手关节也一样。你一直在训练,伤就不会恢复、不会彻底痊愈。这个地方一直疼。还有脚,好几年都是在持续疼的状态中。有一次新编京剧《宝莲灯》去北京演出,也许是两地温差太大,也许是训练强度过大,排练到一半时,突然胯就不灵了,一阵一阵的刺疼,只能拖着腿走路。整整疼了一晚上,无法入睡。第二天只好带伤上阵。《宝莲灯》里我的角色有很多高难度的动作,那时候真是钻心的疼,在台上只能咬牙经常有这样的事。去看医生,医生就会叫你赶快休息养伤,可演出任务在身的状况下,是不允许你休息的。坚持吧,怎么办?生活中往往怕什么来什么,命运。

 

Q8我听说,好演员上了台,自己的灵魂会被舞台抽空,角色的灵魂就瞬间住进了他的身体里。那个时候不管你怎么样的心情,什么问题,都不觉得什么了?


Y: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是很了不起的,反正我觉得“戏比天大”。大多演员都是这样要求自己的。遇到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戏怎么办,这也许这就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事了吧。这个就是演员的人生吧。(笑)

 

Q9媒体评价你”台上武丑,台下文秀”,你怎么看?


Y:我比较有压力。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艺术修养太重要了。当艺术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功夫要下在戏外,一味练功是不行的,在别的领域要汲取更多的知识营养,来丰富自己的专业。应该尽量的多去看些东西,学些东西。我小时候读书也不是太上进,更何况在戏曲学校,对文化一直不太重视,但想到自己好歹也是文艺工作者,如果文化很差,挺丢人的。其实我小时候挺怕写文章,作文课特别糟糕,后来努力下了点功夫,强迫学习写作,才慢慢觉得好像能写点东西了。

 

Q10记得有人评价你为“学者型演员”,有空你会做点戏曲研究。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尝试?


Y:到了京剧院以后,有几位老师都挺关心我的,一位是京剧院的老编剧,现在已经过世了,刘梦德先生,我们像忘年交,经常和他聊天,有问题就请教他。还有一位王涌石老师,这些老师对我影响很大,很乐意帮助我。每次我对自己写的东西没把握的时候,就请他们帮我看看。逮到机会就学就问。

 

Q11理论研究对你在舞台上表演有帮助吗?


Y:太有帮助了,书读多了,人的气质自然会改变。一个人如果胸无点墨,一看就看得出来。饱读诗书身自华,你也会觉得踏实,塑造一些角色时,你自己也能找怎么去演的方法。当你拿到一个角色的时候,肯定要做很多功课,这对塑造人物方面很有帮助。

 

Q12觉得你私底下气质和舞台上丑行的气质不太像,不太像丑角,有人这么说吗?


Y:之前就有人说过的,有反差也挺好啊。演员就是要善于塑造各类角色,所谓“一人千面”。其实丑角是很难的行当,对知识的要求很高,行当跨越很大,各种各样的人,男女老少,有好有坏。要求你日常就要注意对人生的观察,看形形色色的人。

 

Q13丑角综合要求比其他行当高,要自己发挥是吗?


Y:丑行里有位代表性人物——萧长华先生,是我们丑行的祖师爷,他就是学识很深,能编能写,像《群英会》之类的戏都是他整理的。萧老在富连成是总教习。富连成是旧社会最著名的一个科班,总教习相当于现在戏剧学院表演系主任或教务处主任。请什么老师,分什么行当,都是他选的,经他调教过的学生都成了大艺术家,像马连良、袁世海、叶盛兰等。他的眼光、判断力不一样,这种经验一般人掌握不了,是要靠平时日积月累的。

 

Q14你在舞台上的角色大多都是生龙活虎的,私下里你的性格是怎么样的?


Y:是比较内向,腼腆羞涩的,不太善于和人家交往。

 

Q15像卓别林、周星驰这些喜剧大师都是偏内向的,内向的人从事喜剧艺术是优势还是劣势呢?


Y:怎么说呢,我觉得这是把双刃剑,性格本身开朗,介入会比较容易,性格开朗的人比较容易被接受,马上能够热起来。像我这样慢热型的,进入角色较慢,一旦进入,散热也慢。我的恩师张春华先生,他性格很急,当时他说你这样的性格和从事的专业相差太远,可能要走很多弯路,尤其是武丑,都是性格毛毛躁躁,爆发力要很强的,做事应该是特奔放豪爽的。

 

Q16老师曾经觉得你的个性不适合从事丑行,你当时觉得受到了打击吗?有因此而彷徨吗?


Y:我研究过这个问题,到底是不是适合做这个职业,后来我觉得表演是分很多类的。每个人个性不是说变就能变的,要学会运用艺术手段来塑造各类角色。有些人性格开朗外放,很本色、很轻松的能得到观众认可。像我这样的人,要演夸张奔放的,是有挑战的。但我如果掌握了一定的表现手段,我相信我也能塑造好角色,戏曲艺术本来就是表现性艺术,需要你通过各种表现手段来帮助你塑造角色,来弥补自身性格上的偏差,我觉得我应该算做到了。

 

Q17你喜欢做学术研究和写作,是否和性格有关?


Y:也许吧,我觉得在家读点书还是蛮踏实的。我也可以把时间用在别的地方,比如聊天喝茶什么,现在消遣方式太多了,但是我总觉得有点不忍心把时间全放在娱乐上。当然也不是不娱乐,太多花在这个上面,自己会对自己说不,觉得有点浪费,目前学习对我来说很重要。

 

Q18你算是个“宅男”吗?


Y:算吧,如果我在家呆着,我也不觉得别扭。当然,也不是一直在家呆着不出去,也会调节一下。“宅”着也挺舒服的。当然老“宅”着也不科学,要适当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接触阳光。

 

Q19除了本行业外,还有其他比较关注和喜爱的喜剧艺术家吗?


Y:卓别林,他的电影我都看过,包括他的自传,家里有他的书。

 

Q20说点当下时髦的“剧场喜剧”,你有关注周立波和郭德纲吗?“大蒜”、“咖啡”你更偏爱哪个口味?


Y:我可能更接受郭德纲一些吧,相比下,我觉得他传统的功底还是蛮深的。我认为作为艺术家,基本功很重要。基本功深,你所呈现的东西会就多一些厚重感,没有基本功,给人感觉就会浅,只是一时之乐。

 

Q21哪个艺术门类会对你有启发?像电影,小说等其他艺术?


Y:话剧我蛮喜欢看的,安福路话剧艺术中心我会经常去。各种形式的演出,包括他们目前的制作人制度,我都很感兴趣。二十年前话剧市场也不行,但是五、六十年代上海人艺、青话是很有水平的,文革后有相当一段时间低靡,再后来经过他们的努力,市场渐渐活跃起来了。我觉得话剧的包装和行销模式走得很前端,他们去欧美考察,把人家先进的经验带回来,经过差不多十几年的努力,现在有点气候了,我挺关注的。

 

Q22经常去看话剧,是特地去留意他们的市场运作手段吗?


Y:是的,像他们这种运作手段,这种氛围,年轻人对他们的一种追随,形成了一种气候、气场。到剧场来,戏好看与否已经不重要了,大家都觉得约着朋友到这里来度个周末是很愉快的。希望将来我们京剧也能形成这样的气候。所以我前些年去日本,接触狂言、歌舞伎。歌舞伎历史悠久,四百多年了。你要是问我京剧好还是歌舞伎好,我肯定说是京剧好。毕竟情感不一样,但是人家真的经营得不错,它有那个氛围,从制作团队到剧场营销再到演员群体都值得去关注,可以让人去憧憬。我希望以后京剧也能有这样一个理想的市场空间,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梦想。但这个梦想距离目前这个文化体制还有点遥远。我独自预测,大概在三十年以后,京剧会出现新的转机。我相信文化市场也有轮回,遐想一百年是一个轮回,二三十年代京剧特别辉煌,到2030年的时候希望它能再有一个高峰期。让我们为迎接这个高峰而不懈努力吧!现在我们每年投入的很多。但是市场成效很微弱。挺遗憾的,不能说我们不努力,大家都在努力,但还是存在着各种问题。

 

Q23你在开拓市场方面一直努力着,尝试吸引年轻观众,搭建与年轻人间的桥梁,在这方面你特别花心思,像“明星公开课”、“小丑挑梁——丑角专场演出”,都做的很有成效。


Y:必须努力,不努力,我们的将来就死路一条了,我坚信这个。应该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个努力的团队中去。我到京剧院二十一年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关注,外界一直说京剧正处在低谷,要振兴,但目前来说还没看到太大成果。得一个奖,只是对工作的一种肯定,不能代表什么,甚至觉得那些都挺虚无飘渺的,只是浮云,如果能开拓出属于我们的市场空间,才是真正的成功。

 

Q24在推动市场拉近年轻人距离方面你还有怎么样的想法?


Y:要做的事太多了,我觉得在宣传方面应该加大投入,无论是人力、物力还是财力。建议剧院应该把工作重点放在宣传营销上,并且要为宣传推广的经费专门立项,做个十年计划之类的,要有详细的营销策略。

 

Q25在日本,狂言这样的传统戏剧的市场情况好吗?


Y:相当好,看狂言现在变成挺时髦的一件事,尤其是年轻女孩子很多。我每次去看戏,上座都特别好。有这样一个良好的营销体制,年轻演员也很“明星化”。我觉得演员一定要“明星化”,让人觉得有追捧的价值,不能古古板板的。我们的大环境相对还是偏传统,甚至有点守旧,不会过于集中的去包装一个演员,还是在追求“一碗水端平”的相对稳定。

 

Q26怎么看待丑行的现状和未来?


Y:现状不是太好。在戏校,一般是别人挑剩下的孩子归到丑行。觉得长得差点,或嗓子差点可以学丑行,一些挑剩下的残羹剩渣倒到我们这里。我很不赞同这一点,“处理品”怎么能培养出来好演员呢?前面我也说过丑行是很难的,聪明机灵,要有洞察力,对社会的观察,是丑行的基本素质。还有整个环境对丑行的尊重程度也不够高。运气好的演员可能发展得好一些,运气不好就差一点的。学丑行挺苦的,你再不重视他,久了,可能就会自暴自弃了。

 

Q27媒体评价你为“中国戏剧舞台的周星驰”,你怎么看?


Y:我觉得这是一种宣传的手段,可能让不了解我的人,有一种比较式的想象。我们要让更多非京剧观众了解京剧,必须要动一点花脑筋,让他们缩短距离。

 

Q会排斥这种方式吗?觉得有刻意“媚俗”之嫌吗?


Y:不排斥,宣传需要各种各样的手段。在日本,对于制作人来说,就是要找演员的八卦,诸如这个人有恋人了,那个人离婚了,或者有婚外恋了什么的。一般老百姓对艺人的私生活比较感兴趣,好奇心重。如果艺人又闹什么花边新闻了,制作人就会高兴,因为有卖点了。多少年来,我们总规规矩矩的,所以很难引起全社会关注。当然也不能违背道德标准去制造新闻。我希望我们在宣传上要放开,别卡得太紧,太教条主义,要找一些亮点是不容易的。我们必须明确的是主要宣传对象是非京剧观众。因为该来的戏迷肯定会来。要让没看过,压根没接触甚至排斥京剧的人进来看戏,才是宣传的真正目的。


Q28听说你正参加俄罗斯导演大师班学习,打算今后渐渐转向幕后领域吗?


Y:我觉得我可能有这方面的能力吧。我如果能在这个领域里做出成果也挺不错。现在戏曲界导演那么少,我希望能在这个方面做点什么,能够为这个团队排点戏,或为自己排点戏,那也挺好。第一届导演大师班是美国的几个导演开讲。我去了一次,觉得很有收获,一些后现代主义的理念,对我有所启发。这次俄罗斯大师班是相对较传统的风格,总课时一个多月。

 

 

 

 

快问快答——揭秘最真实的严庆谷


Q1.日常生活的爱好


Y:上网,每天必上。有时间还会练练书法。

 

Q2.娱乐消遣活动


Y:逛街,泡吧,这儿附近的一些店我都挺熟,像田子坊、衡山路、外滩等……呆着闷了,就约着朋友出来玩一玩。还有一些西餐厅我也很喜欢,经常会去感受一下情调。我比较偏爱红酒,饭后喝一杯,挺惬意。

 

Q3对生活的态度


Y:很热爱生活,热爱散步,热爱阳光。今天早上天有点阴就觉得不舒服,有阳光会让我觉得今天的生活很灿烂。

 

Q4做运动吗?


Y:会呀,就在家里或者小区里,慢跑,舒筋拉骨,走楼梯什么的,一般一次的运动时间在一个多小时左右。运动对我来说很重要,要保持一个演员的状态,也为了健康。现在人饮食结构及生活方式都和以前不太一样,老呆着不动,这个状态久了,对体型、健康都不利。我要保持演员的一种状态,就是你随时随地都能上台。小时候觉得自己不会胖,现在也会怕胖,一般不多吃,不乱吃,有控制。少而精,多吃海鲜和蔬菜,还有水果。尽量不吃太油腻。

 

Q5压力大时,如何减压?


Y:泡个澡,或喝一杯可能是最好的减压方式。

 

Q6会喝到醉吗?


Y:基本不会,应该没喝醉过,我比较有控制力,虽然没什么酒量。我不喜欢北方式的喝酒,挺好的酒给糟蹋了。我酒量很浅,以前不怎么接受喝酒,一喝就脸红,对酒精过敏。在日本时,大学的老师经常带我去看戏,大家有个习惯,喝一杯再回家,一边喝一边聊今天看戏的感受,是挺有趣的事情。

 

Q7一般喝什么酒?


Y;红酒、威士忌、清酒等。

 

Q8最近一次哭,为什么?


Y:我常看中央台新闻频道,前一阵子,看到在播贵州一个山区,孩子从村里到学校大概要走三、四个小时。学校没有宿舍食堂,孩子分别住在学校附近农民家里。最让我感动的是,课间是他们自己做饭的。一个星期只回家一次,要把一个星期的吃喝都背上,柴,蔬菜,油,基本没什么荤菜。记者采访也跟着他们走了一回,大概十几公里,山路很难走,记者走一个小时就要歇一会。这些孩子有的十岁都不到,看他们蹲在地上生火煮饭,我心里挺难受的。城里的孩子和他们有太大差别了。想想我十一岁的时候也是住读,但和他们比,我们还有宿舍食堂,我虽然也很早就独立生活,十一岁进校,真的差距太大了。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常常会同情,会感动。

 

Q9最喜欢的电影和书


Y:在日本看了一个中国电影,章子怡演的《我的父亲母亲》,当时很感动,是采用一种回忆的方式倒叙。现在这个社会还有那样纯的爱情很难得,很感动,也流泪了。一边看一边哭。很伟大的爱情。书,我看的很杂。

 

Q10最崇拜的人


Y:特崇拜我的老师张春华。小时候就开始崇拜他。听说他曾经在一次空难中生还。好像是飞机迫降,飞机上二十多人,三个人活下来,一个飞行员,一个小孩,还有一个他。那是解放前的事情,飞机掉下来的时候折成两段,凡是系着安全带的乘客可能都被震死了,张老师因为没系安全带,飞出来了,脚磕在椅子上,然后挂在飞机一折二的地方。如果掉下去了也很危险,因为下面起火了,可能会被烧死。他就刚好挂在那里。那个小孩好像是抱在手里,飞出去了,掉在草堆里,滑破了点皮。飞行员跳下去了,在落地刹那,腿给螺旋桨打坏了。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版本,说张春华老师一个跟头从空中飞下来了,就没事。我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新民晚报上,就说这个事。当时我老师只有二十几岁。

 

Q11最骄傲的事


Y:骄傲的事情好像不多,一定要说的话,可能就是“小丑挑梁——丑角专场演出”得到年轻朋友的认可算是骄傲吧。

 

Q12最遗憾的事


Y:观众不来看我们的戏,觉得特别遗憾。还有这次因为日本地震原定5月的赴日演出没能去成,觉得特遗憾。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很多戏迷也很遗憾。挺希望在这样的时刻去,给他们做表演,振奋他们的人心,让他们鼓起士气重建家园。遗憾啊。

 

Q13最喜欢自己塑造过的哪个角色


Y:孙悟空,他神通广大,能够不受束缚,可以驾着筋斗自由的翱翔,它是大多数人民心中的英雄形象,有一定救世的意义,全世界都熟悉的人物,现代社会也需要这样一种侠义精神。

 


Q14撇开行当束缚,最想演什么角色?


Y:其实我已经尝试过了,我演过虞姬。喜欢这个角色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故事很感人,音乐很美,还有我挺喜欢舞剑。这种尝试很好玩。是前两年,一个反串的表演。有点成就感,形象也不错,(笑)。我觉得这种娱乐化的演出建议一两年可以搞一次,作为贺岁剧。

 

Q15现阶段的人生目标


Y:生活中应该是希望尽快娶妻生子,繁衍后代。事业上刚才谈了一大堆,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希望真的有一个比较良好的文化环境,希望我们的努力不要白费,能有更多观众走进剧场来欣赏我们的艺术。

 

Q16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职业,会选什么?


Y也许会选择理工科,我对做科学实验挺感兴趣,可能受爸爸影响,我爸爸就是玻璃厂的工程师。我小时候对做小电风扇、做船模都很有兴趣。后来选择了京剧艺术,那方面就不接触了,如果还读书,可能对理工科诸如物理化学都会感兴趣。

 

Q17你喜欢《我的父亲母亲》这部电影,谈谈你的爱情观吧。


Y:相互欣赏,不受经济利益影响的很纯粹的爱情。


Q挺难的哦,在这个社会?


Y:我觉得这样的爱情还是存在的,如果不是这样的,我情愿不要。只是很纯粹的为了爱而爱,而不是为了其他什么。


Q所以会看那个电影那么感动?


Y:是的。

 

Q18欣赏异性的类型


Y:善良的,要有一定修养。性格上比较开朗活泼的,肯定要比我开朗。外型上比较秀气、端庄的。

 


撰文:裴季颖
摄影:周润
采访录音整理:汤倩尔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2011年夏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