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522733位游客 | En
 

【吉月戈】关爱京剧 根系流派 ——忆北戴河之行 思老领导之情——

类别:作者: 吉月戈发布时间:2013-04-23 15:12:03访问次数:5654

中央电视台全国优秀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自1987年首届举办以来,已历经七届;中国戏曲学院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班也已办了六届;中央电视台“空中剧院”栏目开播至今已逾10年;分别称为“朝霞、彩霞、晚霞”的三霞工程,至今也已录制了不少珍贵的艺术资料……这一切,都是我们思想文化战线的老领导、老首长丁关根同志亲自策划、精心筹备、倾力支持下开展和完成的。关根同志关爱京剧,了解京剧,熟悉京剧,他与京剧艺术有着深厚的感情,可以说是有着不解之缘。关根同志的离去,是我国思想文化战线和中国京剧界的重大损失。

 

回顾三年前,应邀到北戴河中央首长休养地,亲耳聆听关根同志对于传承流派、弘扬京剧的种种设想与部署,更加深了对老领导、老首长的敬仰和思念。


2009年8月,关根同志正在北戴河中央首长休养地歇夏,闻听上海在2008年底举办了周信芳艺术传承研习班,并于2009年中举行了结业汇报演出,表示出特别的关注。周研班的成功举办,与他一段时间以来对京剧流派艺术传承发展的思考,可说是惊人的默契。他随即通过中宣部有关部门负责人与上海文化主管领导联系,安排相关人员去北戴河汇报上海办班的情况。上海方面得到消息后非常重视,即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东和上海文教结合工程推进办公室副主任、上海京昆艺术发展咨询委员会主任马博敏、上海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汪浩,会同周信芳艺术研究会会长黎中城、秘书长周有成,于8月13日赶赴北戴河。


8月14日上午,陈部长一行早早来到关根同志寓所。关根同志下楼亲切会见了上海来的五位同志。专程前来参加会见的,还有中宣部秘书长官景辉、中宣部文艺局副局长孟祥林和周信芳艺术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研究所所长赵景勃、副所长张关正。


马博敏同志首先汇报了由上海文教结合工程推进办公室牵头主办的周信芳艺术传承研习班的办班情况。这是继上海1984年和2001年举办的麒派艺术传承研习班后的第三次办班。此次专门聘请了小王桂卿、赵麟童、张信忠、肖润增、小麟童、王全熹、周公瑾、陈少云、童强、裴咏杰等十位全国范围内对麒派表演艺术研究有素的资深教师集中教学。学员共有20名,分别来自上海、吉林、天津、北京、福建、河北、云南等地。主要目的是为了改变麒派艺术后继乏人的严峻现状,推动麒派艺术后续人才的选拔和培养。长期以来的实践告诉我们:京剧表演流派,是京剧艺术代代传承的重要载体,京剧的发展和繁荣,离不开前辈艺术家创造的、广大观众喜闻乐见的艺术流派。会上,还具体介绍了范永亮、田磊、于辉、鲁肃、郭毅等学员的学习和汇报演出的情况,并将这几位学员的演出实况录像和上海三次举办麒派艺术传承研习班的资料呈送给了关根同志。


关根同志对上海方面举办的麒派艺术传承研习班非常感兴趣,他希望把我们办班的经验作进一步的推广。他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流派主要分布在戏曲门类,其他艺术门类较少。京剧流派最丰富,估计有20多种,这就是艺术特色。保护京剧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传承京剧的各种表演流派。如何传承?我认为首先是传承,当然也希望有新的流派出现。他说:麒派发源地在上海,是我最喜欢的,可以说是情有独钟。40年代有一大批麒派艺术人才,可现在舞台上麒派代表人物也只有陈少云,下来就是裴咏杰,他们在中年人当中算是可以的,其它的一些演员也就只能演一些折子戏了。陈少云学麒派有他的特色,还有自己的创新,可以请《中国京剧》杂志做个专访,他是学习传承流派的一个成功典范。好嗓子照样能传承发扬麒派艺术。希望周信芳艺术研究会把好嗓子唱麒派作为一个科研课题来专门研究。


关根同志还提到:修改传统戏一定要慎重,除非有特别好的办法,否则不要轻易改动。他要求我们在研习班教学时,把资料都录制下来。闲谈间,他还了解分析了其它一些京剧流派的现状,也肯定了上海方面举办的《越女争锋》项目,认为办得很成功,可以从中发现越剧接班人。


第二天,8月15日,关根同志安排大家去秦皇岛、山海关、堰塞湖等地游览,中途还参观了长城博物馆。而他老人家自己,却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看完了我们带给他的有关资料和五位麒派研习班学员的演出实况录像。关根同志这种热爱京剧、钟情流派的执著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我们每一个人。


第三天,8月16日上午,关根同志又一次会见了我们。首先由孟祥林副局长宣布领导的决定:于2009年10月下旬安排上海麒派艺术传承研习班进京,在梅兰芳大剧院举办一次“京剧麒派精粹剧目展演”,并且要求尚长荣、陈少云加盟演出。


之后,关根同志再次对大家作了重要讲话。他说:周信芳艺术研究会20多年来做了不少工作,年年有报告,年年出成果,会讯就编印了七十多期,做了很多很好的工作。会里还有许多老先生,不光是京剧界的,还有其他方面的,包括周巍峙、袁雪芬等等,可见麒派影响之大。麒派是上海的,希望上海宣传部和政府能给研究会更多支持。


然后,关根同志对于麒研班每一位演员在7月份的结业汇报演出时的表现状态,作了中肯的点评,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说:观看了你们麒研班汇报演出的实况光盘,总体感觉这几个新人在麒派的韵味方面,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拿出去演出份量不够。不是要强调沙哑的嗓音,而是要有麒派的那个味儿。这么说,不是要打击大家的积极性,但我们必须要清醒。目前说他们是麒派,还要打个大问号。现在离赴京演出,还有两个半月,七十五天,要进行强化训练,下力气加工提高。回去后的两个半月,不能白过。教师要努力,领导要努力,学员自己更要刻苦努力。只要努力,应当搞得好的。他认为:范永亮在《明末遗恨》中扮演的崇祯与《四进士》中扮演的宋士杰,两个角色表演上差距很大,宋士杰不错,有点麒派味道,崇祯就差得远了。要好好听,好好学,一句一句地练,导板回龙一定要把“好”要下来,不然就是不及格。田磊在《四进士》中扮演的宋士杰,表演、身段动作还可以,但唱、念上缺少韵味。他演的“二公堂”一段,显得沉着不够,激动有余,宋士杰这人应该更“老奸巨滑”,绵里藏针。田磊是学麒派的好材料,可以往麒派方向发展,但必须在唱念上狠下功夫,但不知本人想法如何?现在他在朝那方面靠,我希望他能慢慢朝麒派这个方向发展。鲁肃倒是有点麒派的味儿,但没有经验,身上基本功差。对他不要着急,慢慢学,要苦练身段基本功。于辉的《坐楼杀惜》扮相很清秀,偏瘦,脸部表情还可以,但台步、身段差很多。他一再要求与会者回去向学员们转达:千万不要自我陶醉。现在这样公开演出,还有相当距离。既然是学流派,就要有那个流派的味儿。现在演比唱好,有的唱还不如票友。节奏、发音、气口、归韵等等,不过瘾,不够味儿。你们一定要抓紧搞,要对这些演员好好进行加工磨练,领导要支持,要请名家指点,自己要刻苦练功。希望在赴京演出时,要让人眼前一亮。


关根同志说:要了解一下尚长荣、陈少云还有什么老戏,抓紧录制下来。当然,身体第一,不能太疲劳。同时还要带学生,担负起传承的责任。接着,他又提到关于筹办流派传承班的一些设想。他说:等你们赴京演出结束,梅周115周年纪念活动搞完之后,将公布一个举办全国京剧流派传承班的详细方案。各种京剧表演流派都要办班,聘请最好的导师进行传承。到时,麒派艺术传承班就放在上海办。希望上海领导大力支持。天津对此非常重视,负责承办武生和杨派老生两个班,由天津市委宣传部萧部长亲任领导组组长。全国流派传承班,为期一年半,学员通过正式推荐、考试、选拔才能入学。这个班将有两处吸引人的地方:一是毕业时由中国戏曲学院颁发证书,二是毕业后可以优先推荐进入优秀京剧青年演员研究生班。鉴于学员水准不同,流派传承班将分为一班、二班。一班主要是读过研究生班的成熟演员的再提高,二班是对新发现的苗子进行集中培养。办流派班怎么办?要摸索,要创新,改革教学方式,甚至也可以考虑网上教学。新时期以来,上海搞了三次麒派艺术传承班,而且和研究会结合起来搞,这很好,为今后举办其他各流派的传承班,提供了成功的经验,我们应当很好地总结和吸取。


随后,孟祥林副局长强调此次进京汇报演出,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展示机会,为今后进流派班起决定性作用,既然安排了展示演出,希望上海方面一定要好好落实。


陈东部长最后代表上海方面向领导表态,回去一定先作动员,加强领导,用两个月时间进行强化训练,把教学、排练、演出计划都落实到责任人,保质保量。来京汇报演出前,在上海先安排进校园预演。同时保证落实赴京演出经费。


会见后,关根同志亲自到花园里与大家一起合影,还兴致勃勃地和每一个人单独合影留念。


北戴河短短的三天,给我们每一个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美好的回忆。我们真正体会到党和政府,以及老领导们对京剧事业的关心和支持,对京剧流派艺术传承发展的高度重视。京剧界这些年来能有明显的进步与发展,是和他们的支持与努力分不开的,我们将永远铭记在心。


2009年10月下旬,由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文化部艺术司、上海市文广局主办;由上海文教结合工程推进办公室、周信芳艺术研究会、上海京剧院、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和附属戏曲学校、吉林省京剧院、天津京剧院、梅兰芳大剧院联合承办的“京剧麒派精粹剧目展演——周信芳艺术传承研习班专场”,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举行了三场公演。


10月31日,由陈少云、范永亮、田磊三人联袂演出了麒派名剧全部《四进士》;11月1日,由上海京剧院郭毅、鲁肃演出《追韩信》、天津京剧院王志钢演出《一捧雪》、上海京剧院范永亮演出《明末遗恨·夜访》,大轴是吉林省京剧院麒派传人裴咏杰演出的《斩经堂》;11月2日,由吉林省京剧院佟克旺、刘波演出《徐策跑城》、上海京剧院于辉、胡璇演出《清风亭·盼子》、福建省京剧院田磊与上海京剧院熊明霞联袂演出《投军别窑》,大轴是陈少云和尚长荣的《打严嵩》。


此次赴京展演得到了中宣部与关根同志的全力支持,引起了首都业内外的极大关注,听到了很多关心京剧事业的同志的宝贵意见,麒派传承研习班的学员们得到了锻炼和展示自己的实践机会,真是收获不小。


在京三场汇报演出,关根同志场场必到,认真仔细地观看了每一场演出,对每出戏、每一个演员的唱、念、表演、身段动作都作了精辟的点评。演出期间,关根同志还专门请了各参演院团的相关领导和研习班指导教师参加座谈会,听取大家对流派传承和发展的想法,并畅谈了自己对流派传承的具体意见。


关根同志指出:麒派专场演出,准备工作做得充分,先从四十人中选二十人,再选八个人,七月份在上海汇报后,加紧训练、排练,老师学生都很努力,又预演了几场,再来北京,所以进步明显。上海提供了办班的经验,开了个好头。要很好的总结。


他又说道:如何学流派?要研究。学麒派不要光讲声似、音似,要讲味儿、劲儿、神似,要注重麒派的魂儿、麒派的神儿。我提出“好嗓子怎么学麒派”,陈少云是个典范,值得研究,比陈少云再亮我都赞成,当年陈鹤峰嗓子就很亮,又有麒派的味儿。《斩经堂》、《一捧雪》的哭,声音很夸张,也不像周信芳,吴汉是个大将军,也有失身份。《打严嵩》二人的节奏太快,快得缺少抑扬顿挫。二人的距离也太近。“你就连打带骂”的京白没念出来。《清风亭》老两口打架太凶,把老头搞昏过去,不太近情理。不美,看着有点烦。重点放在想儿子,不要放在吵架上,有一点就可以了。在失子上下功夫,也许会更好看。《一捧雪》很少演,也要修改,如“你对雪艳有安排了,对我怎么安排?”,“你的儿子对我的儿子不是打就是骂”,这些台词和剧情关系不大。整个调度都集中在台中,都挤不开了。《斩经堂》提人头不好,太残忍。可以暗转。王兰英自杀后,哭几声,来报母亲自刎,留下信,也可用僵尸。有些台词不易懂。“永不上关理事”说的明白些,是“易帜”。《宋士杰》改得很好,没有去掉精彩的东西。“柳林”毛朋不下场了。去掉一些罗嗦的词。顾读不明场受贿,改得很好。就是宋士杰逛大街,情况那么紧急,老两口还开玩笑。“百姓告官有罪”,历朝都没有这个法律,想想办法。《别窑》那一段边念边舞“我走之后……”没有演出来,不够精彩,这一段是很好看的,田磊有进步,开始是“高盛麟”,后来才有一点麒味。从表演上看第二个是于辉,年龄小,演《清风亭》落差大,表演不错,胡璇配合的很好。范永亮是另外一个类型,不是太像。再下一个是鲁肃,在年轻的几个中潜力最大。郭毅那一段戏,没有多少可以发挥的地方,散板的劲头还没有唱出来。王志刚,在这几个人中念白比较好,但身上缺戏。脚步差,像二路,过火。有基础,再努力,可以更好。吉林两个,前面一个还可以,听说在歌厅唱歌……学习流派,人多一点好。要多看资料,多研究,要讲解,加强理解。再就是多演、多练,练好了演,演也是练。搞好了可以巡演,京剧节展演,晚会上也多推出。


在京演出期间,正值首都入冬以来首场大雪,气温骤降。关根同志担心上海来的演职员们没有带足冬衣,无法抵御北方的严寒,影响在京的汇报演出,于是派专人通过有关方面紧急调拨军大衣,给每一位演职员送上一件。真是雪中送炭!关根同志不但在京剧事业发展上给于我们巨大的支持,而且在生活细节上对每一个同志考虑得那么周到细致。领导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温暖着演出团队每一个人的心。


2010年,上海的鲁肃、于辉、郭毅和天津的王志钢、吉林的佟克旺在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都进入了京剧流派班学习,通过他们自身的努力和老师们的悉心教导,都有一定程度的收获。今年上半年已顺利结业,并且在北京参加了流派班结业汇报演出。今年7月,中央电视台第七届全国优秀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复赛在京举行。这五位麒派演员,都以优异的成绩晋级决赛。


可就在此时,噩耗传来。7月22日上午,我们的老领导,长期关爱、支持京剧的老首长,创立京剧流派班的总设计师——关根同志,突然离我们而去了。他为京剧的继承和发展,流派的传承和创新,青年演员的培养和扶持,资料的抢救和保存,京剧艺术的弘扬和传播,切切实实地做了大量的工作。关根同志的离去,不能不令每一个京剧人悲痛万分!今天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来追思关根同志为京剧事业的发展所作出的丰功伟绩,我们一定要坚守阵地,弘扬京剧,以优异的成绩来告慰关根同志在天之灵。愿他老人家生前愿望得以实现,国粹京剧长青、永存!

 

(吉月戈撰文)

 

 

2009年8月16日摄于北戴河。前排左四为老领导丁关根同志。前排:右二官景辉、左三陈东、右三马博敏、左二黎中城、右一赵景勃、左一周有成。后排:左一汪浩、左二孟祥林、左三张关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