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737407位游客 | En
 

纪念周信芳诞辰120周年《新民晚报 十日谈》专栏之十:学麒门下小轶事

类别:作者: 鲁肃发布时间:2015-02-02 15:05:49访问次数:4603

 我是一名麒门弟子,上天给了我这个年龄的传承人一个不可弥补的遗憾,就是无缘得见周信芳(麒麟童)先生本人。但是在我的诸位授课先生的课堂里,却在各个角度描述出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周信芳大师,这也许也是一种戏外的传承吧。我是2013年初拜入恩师陈少云先生门下的,同时入室的有于辉、郭毅。我们三人都有个对师父最为直观的看法,就是他的为人师表的无私精神,深深感染着我们。

有一次老师给我们上课,课后,我与小师弟争论刚刚课堂上教的内容。我说师父上台后走到“九龙口”用了七步,小师弟不服便说师父走了九步。我拿出师父的演出录像以为佐证,小师弟取出前日授课笔记当作码筹,于是争论相持不下十余分钟,一时颇有面红耳赤、不分胜负不罢休的感觉。终于还是纠结到了师父那里,欲请师父来给断个是非。

师父如是说:“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几步,台大就多走几步,台小就少走几步,走对了位置才是重要的。”师兄弟们愕然,纷纷各有所思。师父又说:“台上的原则与做人的道理其实想通,老子云‘上善若水’,水遇方则方、遇圆则圆,台上亦是如此,运用所学到的‘四功五法’来刻画人物,乘物以游心也。”

为了参加第二十四届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的评审,我报了麒派大戏《四进士》。这是一出麒麟童大师留下过电影资料的经典剧目,拿这样的剧目来参赛,优劣势非常清晰,优势在于学习时有据可依、有法可循、有范可参;劣势则在于评委与观众都对老院长精湛的表演太过于熟悉了,以至于对比强烈会令表演者压力倍增。少云先生作为我排演此剧的执教者,自然比我考虑得更多。


课堂上,老师的示范甚至多过于我的模学,身体力行的把一段段戏掰开揉碎,讲戏情、论戏理、不妄改、不死学。说重头戏“头公堂”的时候,他努力的为我每一个动作找到“潜台词”。我问师父:“学麒派怎么学?或者说到底怎样学流派?”师说:“首先要像,其次要不像。”我问:“为什么又要像、又要不像?这到底怎么把握?”师说:“这不需要把握,这是递进关系,并不是同时的要求,‘像’是必须的,就像学书法临摹历代法帖一样,要真砍实凿、一步一趋。其次要‘得其神而遗其形’,因为你与流派创始人条件不同,如同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一般,如果愣是改变自己的先天条件而去死模硬套,只会‘东施效颦’或者导致艺术之路夭折。”
我低头思索。师父又说:“简单一点讲,把剧本弄懂、人物弄通,用自己的条件学麒派。再简单一点讲,要‘把我揉碎了变成你’。”


这句话有多深的艺术哲理包含在内?也许我至今也没有全面理解,不过我觉得这句话也许是几百年来京剧代代传承、繁荣昌盛的破译密码。“揉碎”师父来“变成”自己,也就是说学习中一切对师父的临摹都应该在自己身上重组,应该“化”到自己的“五体四肢、眼耳鼻舌身意”中去,才会为己所用,才会自然流露,才会有新的生命。

 

鲁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