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151745位游客 | En
 

纪念周信芳诞辰120周年《新民晚报 十日谈》专栏之七:小记“麒派”教学工作

类别:作者: 张信忠发布时间:2015-02-02 15:01:41访问次数:2588

  时光荏苒,岁月穿梭,周院长已经离开我们四十春秋,多年前追随周院长演出、拍电影的一幕幕似还在眼前,他对京剧艺术大胆改革的勇气,在舞台上精益求精的精神使我铭记至今。我曾亲眼见到麒派的繁盛,也经历过流派传承危机,因此在我多年的教学中,我时常说“无论你们是哪个剧种、哪个流派的,只要愿意学习“麒派”,我都愿意教,只要愿意了解“麒派”,我都愿意一起探讨”。


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上海开设“第一届周信芳表演艺术班”,上级领导让我参加教学工作,学员中就有当今昆曲老生名家计镇华,当时的他在昆曲舞台上以颇有声誉,他要跟我学习全本《乌龙院》让我多少有些意外 ,在课堂上,计镇华非常认真,每一句唱词、每一个身段都力求到位,课堂下也经常和我一起探讨。而于我,这么成熟的演员亦向麒派艺术“取经”,让我的教学工作也充满动力,一遍遍的示范讲解,力求将周院长表演艺术的精髓传达给学员们。在结业汇报演出中计镇华和梁谷音合演《乌龙院》一剧,虽然计镇华的举手投足间还是有些“昆”味儿,嗓音条件也和周院长不尽相同,但他塑造的宋江面对阎惜娇步步紧逼,内心的节奏层次分明,是符合麒派艺术要求的,同样能够获得专家和观众的好评。通过这次教学,让我领悟到之所以有那么多不同戏曲剧种甚至话剧、电影演员都自称“麒派”,是因为麒派艺术所传达的不仅仅是外在的身段和唱腔,而是一种适用于普遍艺术创作的内在韵律,作为麒派艺术的传艺者,要将这种韵律传递给后来人。


大约十年前,我接到越剧张派老生创始人张桂凤先生的电话“阿弟啊,我想让我的女学生吴群跟着你学习《徐策跑城》。”我知道我的这位老姐姐一直非常喜欢看周院长的戏,她也曾不止一次说起过想让学生们学一学麒派,为了完成她的心愿我答应下来,但老伴吕爱莲却持反对意见,她对我说“越剧柔美动人,麒派苍劲有力,风格完全不同,更别说《徐策跑城》中有许多稳步、晃步、侧步、叉步、挫步的交替使用,男演员学起来都吃力,越剧女演员怎么学的好。”老伴的担心不无道理,但我还是想试一试,就以一个星期为限,到时请她到课堂里验收教学成果。在这一周的时间内,我把整出戏掰开揉碎了,一点点教给吴群,讲剧情,论艺理,努力使她从每一个动作中解读徐策的内心世界。吴群也学得极为专注,为了适应自身条件,专门请来作曲将剧中高拨子改为越剧唱腔,对此我颇为赞赏,年轻人学习流派大可不必画地为牢,“兼容并蓄,发展创新”才应该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演剧精神,也是麒派艺术的精髓所在。一周后老伴亲自来课堂验收也对吴群的变化大为吃惊,最终吴群凭借这出《徐策跑城》获得了—“全国越剧青年演员电视挑战赛”金奖。


今年适逢周院长诞辰120周年,而我也已是80有余的老者,看着当今舞台上依旧有青年人学“麒”、演“麒”,我深感欣慰,也愿意站好最后一班岗,为“麒派”艺术的传承,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

 

张信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