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151834位游客 | En
 

纪念周信芳诞辰120周年《新民晚报 十日谈》专栏之四:父亲、我与周老的渊源

类别:作者: 尚长荣发布时间:2015-02-02 14:55:29访问次数:2591

 20世纪30年代末,父亲独自创办过“荣春社”科班。成立初期,荣春社曾排演过两出两汉题材的历史戏,其中一出剧名为《萧何月下追韩信》。当年,父亲就对徐荣奎说,你演这出戏,就得按麒派的路子演,要学麒老牌的戏韵。徐荣奎是荣春社很优秀的学生,虽然那个时候,南北交通不便,不太可能直接向周老求教,但必须按麒老牌的路子演萧何、演这出戏。我们就是从小在耳濡目染中认识了麒派艺术。


我第一次看周老的戏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的北京,看的是《四进士》。1951年,父亲到上海来演出,带着我和哥哥长春、长麟一起过来。父亲拜访了周老,周老就在当年相当有名的新查理西餐馆宴请了父亲及我们几个兄弟。


七年之后,父亲率团赴甘肃、青海演出,然后入川。离开前,在兰州巧遇周老带队的上海京剧院和新民京剧团来兰州演出。两位老人一见面,就紧紧地拥抱,这是以前从没见过的激动场面。后来,时任甘肃省省长的邓宝珊将军在他的“邓家花园”宴请两位老人,吃的是炸牡丹。两位老人边吃边聊,还照了很多相。很遗憾,这些相片“文革”抄家全被抄没了。那天,父亲带我们观看了周老头一天的打炮戏。


粉碎“四人帮”之后,纪念周恩来总理逝世一周年时,我所在的陕西京剧院的两位作家写了一曲《周总理又回延安城》。记得当时我演唱时,既没用哭灵的悲切,也没用反二黄的哀怨,而是用了周老的“高拨子”,犹如《徐策跑城》中徐策在城头上听报薛刚率兵进京时所唱的那样气派——“湛湛青天不可欺,是非善恶人尽知。”演唱后引起了很大反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了我的演唱,之后陆续收到了来自全国的许许多多的听众来信。有人说,麒老牌还没平反,他的艺术却已然开始了新生。对于我来说,自己的艺术生涯也是在这次演唱后再次开启的。


我于上世纪90年代初加盟上海京剧院后,陆续排演了《曹操与杨修》、《歧王梦》、《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等新编戏,在这些作品创作、打磨的过程中,麒派艺术以及周大师的演剧精神也给予了我很多的启发和引导。譬如《曹操与杨修》中,当杨修问及首功当属孔闻岱,丞相将如何升赏时,我背对着观众,此时是一个“背弓戏”,抽肩一惊,我念出那句“孔闻岱么••••••”一个大停顿,只听到曹操戴着五梁冠盔帽的珠子振动作响,然后快速念出“老夫素有夜梦杀人之疾••••••不想一剑呐••••••”这段戏可谓是全剧矛盾冲突的顶点和极致,曹操复杂的心理状态表露无疑,当年创作这段戏时,周大师在舞台上的几个经典形象为我的角色塑造提供了很多可资借鉴的参考。


麒派表演艺术的理念、思路和展现的方式方法都非常值得我们后辈虔诚地研究、传承。

 

(根据《再寻麒麟童——宁波籍京剧大师周信芳》中尚长荣口述文字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