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737490位游客 | En
 

纪念周信芳诞辰120周年《新民晚报 十日谈》专栏之一:我为大师配戏

类别:作者: 孙正阳发布时间:2015-02-02 14:52:03访问次数:4706

1939年我进入上海戏剧学校,对于我们这批在上海学习和成长起来的演员,自小就非常崇拜周院长,他的艺术既全方位地继承了京剧传统,又吸收地方戏、电影、话剧、芭蕾舞、华尔兹、探戈等多种表演方式的精华,因此不管是学什么剧种、行当的甚至连话剧演员都能从“麒派”艺术中汲取养分。 记得9岁那年,我第一次有机会和周院长同台是在他与筱翠花演出的《杀子报》中饰演孩子,当时年少懵懂,虽然还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周院长一上台,不但台下人声鼎沸,叫好连连,连我也不自觉的打起十二分精神,格外卖力。在后来不断与周院长合作的过程中,我逐渐明白这样的演出效果源于他对于舞台节奏的精准把握,以及情感充沛、炙热强烈的舞台表现力,不仅能够感染观众,同样也能感染舞台上每一位演员。


等我毕业后,又陆续和周院长同台演出过《闯王进京》、《打严嵩》等不少戏,使我受益匪浅。记得有一次他对我说“有一些演员在台上自己哭,观众不哭没有用,要让观众哭才是表演。”因此《清风亭》、《明末遗恨》等剧目中,周院长饱含激情的表演常常能使观众潸然泪下,这在京剧中并不多见。但他的表演同时兼具极大的自制力,跟他演出时,常常可以见到他眼角泛泪,却绝不让它掉下来。


在我的印象中周院长和蔼谦逊,对年轻人也十分关怀培养。一九五六年夏天, 上海京剧院接到任务,由周院长带队出访苏联,周总理还亲自指示要将红遍全国的昆剧《十五贯》也带去莫斯科。面对这样时间紧、任务重的演出,周院长竟然亲自提议让我来饰演剧中“娄阿鼠”一角,对于刚满25岁的我来说,是多么难能可贵的机会,我默默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辜负他的信任。而此时周院长已经是六十老者,当时有人提议是否从该剧创排院团——浙江省昆剧团派同志前来上海说戏,但周院长却认为学戏要有一个学戏的样子,于是带着我们这些主要演员前往杭州登门拜访。在学戏的过程中,他对我们说,要尊重同行的创作成果,原汁原味的将《十五贯》带到莫斯科。在他的激励下,剧组上下齐心协力,仅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完成了剧目的学习。剧中《访鼠测字》一折,我与周院长有一大段对手戏 ,他充满激情的表演,极具层次感的念白,以高水平的艺术手段将况钟正义、沉稳、机智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致。他的艺术感染力使我能够完全沉浸在娄阿鼠这个人物中,将人物空虚、可笑的内心世界完全表现出来,与他的这次合作让我受益终生。


此后我又陪周院长演过《澶渊之盟》、《义责王魁》等“麒派”戏,周院长在塑造角色时,不墨守成规, 善于吸收, 勇于革新,这种永远进取的精神, 是值得所有“京剧人”继承和学习的。

 

孙正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