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645116位游客 | En
 

【咚咚锵】艺术之光点亮青春 ——访上海京剧院青年女琴师杨梅

类别:作者: 周寅飞发布时间:2013-05-23 10:03:22访问次数:10046

  引 子

她,阳光、洒脱;

她,静谧、温和;

舞台上的她,飘逸洒脱、气定神闲;

舞台下的她,精灵古怪、晶莹剔透;

她,就是杨梅!

那个,在京剧圈内外被广泛传播、交口称赞的梨园新秀——杨梅。

 



从吾所好,尽吾所能

在逸夫舞台,“杨梅剑出鞘”优秀毕业生京胡音乐会上,杨梅自拉自唱的《大保国》、《文昭关》镇住了全场。大家没想到,这位爱琴如命的女孩,居然还是一位唱念俱佳的老生坯子,颇有些深藏不露的意味在其中。

杨梅的琴音好听,干净利落脆。闭目静听,琴音中充满阳刚之气;凝眸望去,却分明是一位娇小的女子在那舞动弦弓。方觉悟,那阳刚之中也不乏女子的柔美之情。上海的戏迷眼慧耳刁,迅速从琴音中捕捉到了那份灵秀和特别,也渐渐为之痴迷……

年轻的杨梅,从上戏毕业到京剧院工作,才一年半的时间。当她走下舞台,近距离地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会发现,稚气未脱的她和你交流时,恬静﹑快乐﹑自然﹑随和,笑起来,酒窝里会带着那么一丝浅浅的调皮。然而一聊到京剧,又会立马变得严肃认真,像个小学究儿。这,更让你进一步确认,刚才在舞台上飘逸洒脱﹑气定神闲地把音乐的美演绎到人心坎里的那个京胡女孩,正是她。

 

毫无疑问,杨梅,是梨园的一朵新秀。虽然,她的京胡造诣还不能与南北圣手同日而语,但。她的确让上海的戏迷们耳目一新。大家觉得,近百出的剧目,传统的﹑现代的﹑新编的……西皮﹑二黄,导板﹑原板﹑流水……生旦净丑,忠奸善恶各种人物形象……由一个娇小柔弱的女孩儿操持一把胡琴去演绎,且要面面俱到的与乐队融洽配合,让演员唱得舒坦,让观众听到过瘾,这其中展现的综合的能力与素养绝非一朝一夕的功底。由此感叹,她为京剧流淌的辛勤汗水,绝对不会亚于任何一位赛场冠军。对于这份执着与痴迷,我产生了极大的好奇。话题,也由此展开。

“我必须努力!因为我太幸运。退后便是辜负!甚至说句骄傲的话,有点儿暴殄天物。”

“在父母身边的时候,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练基本功,一直到吃早饭﹑上学为止。中戏附中的六年和在上戏的四年,我又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泡在琴房里。可以说,我很努力。”

听了这话,我并不惊讶。中国大多数和她同龄的孩子不都是由父母和老师逼着学习文化,学习音乐,学习美术,学习一切将来可以养活自己的所谓本领吗?然而,杨梅下面的话,却让我刮目相看:“从吾所好,尽吾所能。很小的时候,京剧走进了我的生活,不断地吸引着我,并带给我无限的乐趣和智慧。要知道,能够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东西作为职业,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虽不敢说能达到多高的水平,但始终不肯辜负这样的幸运,所以尽全力地学习它,热爱它。”

听了这话,我觉得,特真实。人生的风景,大而化之,无非三种模式:先走后看;先看后走;边走边看。杨梅,无疑就是属于第一类的。

 



 
迷“胡”宝贝——杨梅

 

杨梅,出生于辽宁省的一个普通家庭。她曾在日志里说:“老妈是人民教师,一直以来,一介绍她的职业我都倍感自豪。”

“因为文学基因才爱好京剧的吗?”还没等笔者问出来,她又介绍说:“我爸是学理科的,不过受爷爷的影响喜欢戏曲,尤其是京剧,我小时候他整天听戏,灌了我一耳朵,算是熏陶吧。妈妈说,五岁的时候,我就能坐在电视机前两三个小时不吃不喝不闹不玩儿地去欣赏全出的京剧《锁麟囊》。”
“爸妈见我喜欢京剧,又不忍心让我受演员掰腿下腰的苦,就决定让我学琴,在老家为我拜了师---我的启蒙师父刘喜东。他的琴技在当地是一流的,和他的琴技一样好的,还有他的为人。老师又做得一手好饭菜。我就在他的严格要求和好饭好菜的奖励中快乐的拉着琴,直到他亲自把我送进中戏附中。”

“小时候喜欢表现,再加上师父的鼓励教学方式,让我觉得学琴很有意思。最重要的是得到了爸妈的支持,选择了我喜欢的京剧,而不是按照他们的意愿要求我去上重点高中,念重点大学。我想,有这样的父母和启蒙老师是我的幸运。”

“哦,家庭的影响,启蒙老师的培养,都对杨梅走上京剧舞台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那你进入附中以后呢?”我问。

“我的第二位恩师是中戏附中的米博老师。我考入附中的时候,有几位专家老师认为我的手的条件不适合拉京胡,建议我改拉京二胡,但米博老师认定我能练出来,并收下我这个学生。接下来,他在我身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包括严格的训练,充分的舞台实践,甚至我用的每一份曲谱,他都有精细的安排和周到的准备……但他却从不表扬我。包括我拿到了全国少儿艺术展演大赛金奖等大的奖项,他都只是微微一笑而已。我想,我距离米老的要求还远呢吧,继续努力吧……”

“2007年,我以优异的专业成绩考上了中国戏曲学院,但却来到上戏,除了有上戏人的召唤外,也是米博老师帮我选择了上戏的高一鸣老师。当我在上戏与高老接触之后,我愈发暗自庆幸,有缘向这样一位人格高耸,蜚声梨园的大师学习琴技,可谓三生有幸。我非常珍惜这样的人生机遇,在上戏我已毕业,但在高老这里,我的求学之路才刚刚起步。虽然,我的京胡水平在恩师的悉心教导下,有了长足进展,但我将继续努力,不负恩师重望。”

 



 毕业音乐会,与恩师高一鸣先生合影

 

“我习惯着恩师们的表扬与不表扬,直到离开了他们独自踏上工作岗位,才发现,我真的很不习惯没有他们的日子!我试着独当一面,深知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但随之而来的并不只是业务的长进,而是一颗不断走向成熟的心。我渐渐地懂得了,我所得到的每一份爱护并非理所应得,只是幸运之神眷顾了我,让我遇到了在天长日久的岁月中给予了我无微不至的关爱的恩师们!”

“进入了上京实习以后,认识陈少云先生。这,是我人生中的又一个惊喜。能与陈老师合作,对于我这个京剧领域里的幼儿来说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情。但其实偶然包含必然,正是因为少云老师对京剧艺术的执着和热爱,使他对于我们这代年轻的京剧人非常关心和热情,他把传承和发展寄托在我们身上,用心地推举和呵护我们,总是让我特别感动!作为一位新时代的艺术工作者,比技术更重要的,便是艺德。我会好好珍惜这份幸运,并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报答给予我关爱和培养的老师们!”

 



 《龙凤呈祥》,后台与陈少云老师合影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谁都知道,要得到老师的倾囊而赠,成为其学生中高看一眼的得意弟子,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在梨园界,实力,更是一个关乎到生存的重要法则。全国少儿风采展示大赛金奖、北京市第八届学生艺术节民族器乐比赛一等奖、全国首届京胡邀请赛专业组金奖、“杨梅剑出鞘”优秀毕业生京胡音乐会……这些在离开大学之前就取得的令同龄人乃至一些年长的同行眼羡的优异成绩,或许能证实,她曾经为自己钟爱的京胡艺术,付出过多少的辛苦努力,洒下过多少辛勤的汗水。

杨梅在自己的毕业音乐会感言里说:“我是个幸运儿,因为从出生到现在,总是不断地出现关心和呵护我的人。无论是对我谆谆教诲、尽心培养的恩师,还是身边的朋友,亦或是对我有知遇之恩的贵人、伯乐,都会带着惊喜以一种自然顺应的姿态围绕在我的身边,而且时间恰巧,这让我感到着实幸运!我不得不带着一份感恩的心态珍惜这些美好,所以我常说:遇到你们是我的幸运,似乎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让我在学习的过程中产生一些偷懒的念头。”很真实的情感,很谦虚的表达。我被眼前这位女孩儿的真情深深的感动了。她的美好,不止在琴音的动人上,更在内心的丰富,这是一个懂得恩情,懂得幸与不幸,更懂得自强不息的可爱女孩。她对于自己的人生,是抱着感恩的态度和热烈的情怀在理解和度过的。这些常常袭来的幸福感,正是她源源不断的动力,使她在京剧艺术这条道路上,像个快乐的小鹿在阳光下努力地欢呼着,奔跑着。

 

 

虽无刎颈交,却有忘机友

大师兄……杨梅

曾听到圈里的年轻人戏称杨梅为“大师兄”,我不禁好奇,想知道这所谓“大师兄”的来历。杨梅笑着说:惭愧啊惭愧,我只说经常梦见自己是降妖除怪的美猴王,就叫“师傅”定了这“大师兄”的头衔。”

那“师傅”又是谁呢?说起这位“师傅”,杨梅孩子般天真活泼的样子又呈现在眼前,似乎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她兴致勃勃地向我介绍: “师傅”,就是上海京剧院里有名的潇洒老生“范永亮”。




 
“师傅”范永亮

 

“范永亮”,对于这个名字,笔者毫不陌生,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的他,先后得益于刘盛通、王世续、李盛藻、李世霖、杨韵青等数名前辈艺术家的真传,在杨派老生的唱念做打上有独到的理解和诠释。后,又拜入马派名宿张学津先生的门下,成为马派艺术再传弟子。范永亮老师嗓音宏亮,唱念有度,字正腔圆,韵味醇厚;表演上洒脱自如,作派上端正大方。私下,为人又是极好,谦和善良,有求必应,诙谐幽默,平易近人,在申城已是家喻户晓的京剧名家。

在他的带领下,几个小友和他一起组成了“西游小组”,杨梅是“大师兄”,戏瘾特大的上京字幕师李思源领衔“二师兄”,也就是传说中的“八戒”;老旦名家王梦云老师最偏爱的小徒弟何婷屈居“三儿”;在圈内很有知名度的京剧摄影师秦钟也被范老师收于门下,授予法号“小白龙”。




 
“西游小组”金牌摄影“小白龙”秦钟

 

“‘西游小组’立意虽然很深刻,所谓为了振兴京剧,做好受苦受难的准备。但,其实就是给几个投脾气、同好恶的人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无所不聊起的一个由头。古人向往‘虽无刎颈交,却有忘机友’的恬淡心境,今人又何尝不是呢?”杨梅笑道。

“和‘师傅’在一起,总是让我们觉得很轻松。有的时候一起研究戏,有的时候一起聊聊人生。他诙谐地启发着我们,像个老顽童,觉悟是相当高呀。呵呵。对我们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是他那种洒脱的心态,这来源于他对生活的深刻认识和理解;师傅有自己的坚持和信念。对我们来说,他是一位很可爱的长辈、朋友、师长和伙伴。有他领导,我们这个团队怎么能不快乐呢?”

 

 

 
像不像六十年代结婚照??哈哈哈

 

 

萌一党——杨梅

聊起自己身边的这帮闺蜜‘萌一党’,杨梅更嗨皮了。搞怪的表情信手拈来,一览无余。

“我的朋友们,都带着些真性情。像何婷、葛香汝、吴曌、庄骏、王丹……我们彼此知心、关心,贴心。性格互补,坦然相对,我喜欢他们,正如他们喜欢我一样。互相包容,共同进步,赤诚相对,互相传递正能量。”

“我总说自己幸运,不是瞎掰的,我有良师又有益友,这是多难得的事情啊,着实令人骄傲。在微博中我也写过:假如有那么一群人一直这样担待着你,从不计较你有意无意的伤害,那她们一定是最值得你珍惜和爱护的!我一定会万分珍重这份友谊!感谢上帝,让我们这些好朋友认识,并在一起!”

 

 


平安夜,吃货大联盟

 

 

无伴奏合唱团团长——杨梅

有人说:天分是飘忽云端的锦彩,是闪耀水面的流光...当你蓦然想起它的存在,也许他已经随着时光流走,如同女人神秘的睫毛,秋蝉声中,存不住一滴眼泪。杨梅并没有让她的天分像眼泪一样流走,而是充分地挖掘和努力探究着。“无伴奏合唱天团”的“横空出世”,让她的挖掘梦想成真。

在大学即将毕业的日子里,杨梅获得了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戏曲作曲的机会。虽然只有短短一年,但她却收获颇丰。戏曲作曲是个厚积薄发的专业,在京剧院工作的一年半时间里,虽然没有机会写戏,但她始终没有放弃,一有时间就勤于笔耕。在范永亮老师的启发下,一个以自娱自乐为目的的“无伴奏合唱天团” 孕育而生。2013年的新年年会上,这个合唱天团,表演了第一个合唱作品——《鳟鱼》。这支曲子,由杨梅亲自配和声,并担任指挥。标新立异的节目,得到了全场的热烈赞许和鼓励。事后,杨梅自豪的说:“虽然有点不务正业,但是知识总算是没白学呀。哈哈!”

 

 


上京无伴奏合唱天团全家福


不是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的人生,有个明确的规划;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懂得内外兼修的重要;更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握住生活赋予的机遇。成功的女孩,往往不在于她的外表,而在于她对理性的细化和选择。
美国著名心理学专家安东尼•罗宾曾经在《唤醒心中的巨人》一书中说:“每个人身上都蕴藏着一份特殊的才能。那份才能犹如一位熟睡的巨人,等待着我们去唤醒他……上天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他给我们每个人以无穷的机会去充分发挥自己。”

杨梅身上与生俱来的艺术天才,在被唤醒的过程中,有父母的支持外,有前辈艺术家的倾心传授,当然更有杨梅自己坚韧执着的勤奋努力。如果说,杨梅是一匹千里马,那么,真正的伯乐,既是她求学路上遇到的前辈们,也是杨梅自己。

 


我曾很仔细的观察了杨梅那双手,不细腻,也不光泽,纤细,瘦弱,几处指间生着厚茧。。而现在,很多同龄的女孩子,不是美甲,就是戴着各式的小饰品,煞是好看。脑袋一溜号,突然在想,无论是谁的母亲,握着儿女这样的一双手,该是何等的难受。可就是这么一双手,凝聚了勤奋﹑智慧﹑灵秀及对京剧艺术的挚爱。

如“艺术人生”的口号:用艺术点亮人生,用情感温暖人心。杨梅,这位89年的女孩,不也正在“用艺术点亮青春,用琴声温暖人心”吗?她的勤奋刻苦,她的倔强热爱,不也正在为京剧,为京胡,为新生代的青年演奏员,树立起一个极好的榜样吗?

笔走至此,心头涌出了太多的感动。祝福杨梅。祝福这位京胡美少女。祝福她今后的艺术之路逾发平稳顺畅!

杨梅,为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