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645165位游客 | En
 

【咚咚锵】清白干净唱戏 自尊自爱做人 ——访吴曌

类别:作者: 周寅飞发布时间:2013-05-23 09:58:03访问次数:5503


给名不见经传的小龙套写一个专访,这个决定,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有朋友问我,院里遍地都是角儿,有必要给那些个观众连姓什么都不知道的,名不见经传的小龙套写东西吗?犯得上?有意义吗?我说,有意义!!

梨园行,最讲究的是什么?“一棵菜”。什么叫“一棵菜”?!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团队合作精神”。没错,院团里的确从不缺角儿!大角儿。小角。从优秀青年演员起算,到国家一级演员,再到享有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老艺术家,一眼望去,人才济济;没错,这些老师肩负着弘扬国粹、振兴京剧的重任,并几十年如一日的为之付出艰辛;没错,这些老师在舞台上塑造了一个又一个闪光、生动的艺术形象,他们用艺术赢得了观众,赢得了尊重!这些,都没错!!!

那么,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龙套们呢?那些同样数载寒窗、起五更爬半夜、付出辛勤汗水的孩子们,那些不为观众所熟悉,连姓什么都不知道的“家院”、“宫女”、“难民”甲乙丙丁们,是否也应该被记上一笔?还有那些默默付出、甘当绿叶的乐队、舞美、字幕、场纪、服装、化妆、灯光、音响……他们,是否也应该得到相同的尊重??应该吗?!我相信,答案,绝对是肯定的。

在我看来,任何一门艺术,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任何一种人格,都应该得到平等的尊重。在我看来,是所有人的辛勤付出,才成就了这满台的精彩!我们,应该,为那些“无名小卒”们,鼓一次掌!竖一回大拇指!道一声“谢谢!你们辛苦了!!!”

征求了几位老师的意见,她们给到我的,是一位青年演员的名字:吴曌。

 
 

 

坐在我面前的吴曌,阳光、时尚。二边的耳朵,打了几个耳洞,配衬着花式不同的耳钻饰品,笑起来,很好看。

“耳钉不错诶”,一句玩笑,我们聊了起来。

“好看吧。女孩子嘛。”

“自我介绍一下吧,好吗?”

“我其实刚到京剧院工作才一年多。之前,在学校,我是一直学张派的。被分配到团里以后,领导觉得我的情况,学习尚派相对比较合适。征求了我的意见之后,就请了周百穗老师来辅导我。我蛮开心的。”

说句实在的,咋听这话,有点发愣。一个学习“张派”那么久的女孩,突然改学“尚派”了?还“蛮开心的”?这,多少让我觉得有些意外。暂且不说由“张”转“尚”的跨度有多大,学习过程会有多辛苦?“开心”二字,又从何而来?

当我抛出这个疑问的时候,吴曌笑了。“你知道吗?我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不是什么鲜花掌声。只要经常有演出,能把学到的东西展现给舞台,给观众,都是开心的。哪怕自己没有演出机会,为其他同事配个丫鬟、宫女,我也觉得挺好呀。毕竟,舞台实践,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呀。我才刚进入院团,什么都不是。论资排辈,也得靠业务,不是嘛?现在,团里给了我机会,让我学习尚派,又找了资深的老师来辅导我,我该知足,你说对吗?”

 

“那‘开心’二字,又从何而来?”

“团里安排我改学尚派,跨度确实非常大,学习的过程也的确特别累。但是,这,不是挺好的一个机会嘛?多学点,让自己多门手艺,我应该感恩才对。我应该好好学才对。我为什么要不开心呢?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的。师傅肯收我,我说谢谢都来不及。给我机会,我不要?耍性子?就能唱大戏了?成角儿成腕啦?不能吧。抓住机会,机会才是自己的。心存感激,路,才会越走越宽。对吧?”吴曌如是说。

直白。直白中,我读出了一种感觉:“感恩”。是啊。一个懂得“感恩”的人,路,一定会越走越宽的。何况,今天的她,才25岁。

 


萌吧?偶的开心,是谁也抢不走滴!


“你是一位青衣演员。也是尚派的再传弟子。那你能不能给尚派下个定义?或者说,你觉得,什么是你心目中真正的尚派呢?”我问。

“哦。尚派被公认为‘青衣正宗’,不是没道理的。有很多观众都觉得尚派好听,也有一些专家把尚派特点归结为十二个字:嗓音清亮激越、旋律跌宕缭绕。觉得尚大师的唱腔讲究攻坚碰硬,都以实音、真力转折,决不稍懈;以板头的变化运用、斩钉截铁的断和错综有力的顿挫,来衬托唱腔的错落有致,这些,都是很正确的。但,通过师傅这一段时间的对我的辅导,我领悟到了尚派的又一个精髓,就是“于刚健中辅以婀娜”。

“‘婀娜’?周先生教的?”我有点好奇。“大凡青衣都冠以端庄,“婀娜”一般不是指旦角儿的吗?” 我又问道。

“师傅说,宗尚而不拘尚,拓尚,要准确而不失心劲。这个,说起来很容易,但真正要做到,是很难的。师傅,是在1960年她15岁的时侯,在西安拜的尚大师。就一出《昭君出塞》,师傅就边演边学了近五十年。可谓是烂熟于心。我的开蒙戏,也是《昭君出塞》。师傅把这场戏最精髓的东西都点给了我,我也是在反复琢磨之后,才体味到师傅所说的‘婀娜’的深意。”

“《昭君出塞》,是尚派的看家戏之一。师傅经常对我说,王昭君这个人物,是非常鲜活,很有特点的。首先,是她的美。作为和亲的对象,不漂亮,番邦会要你吗?另外,外表的妆、翎子、举手投足的动作、临近上轿的那一瞬间浸在眼眶中没有流下来的泪花,都要美到观众心里。其次,是复杂的人物情感。这种情感,贯穿在整场戏里。自己的人生,自己无法掌控。自己的婚姻,自己没有任何的决定权。因为拒绝行贿,清清白白的女孩子,落到了远嫁番邦的悲催境地。“那文官齐齐全无用”,她怨;“那武将森森也是枉然”,她恨;“放声哭出雁门关,心哪酸。”,她悲,却又极度无奈。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来路远了,望不见了”,此时此刻的王昭君,万念俱灰,横下一条心,这里的尺寸、火候很不好找。”

“看师傅在昭君马趟子中的圆场,真的是一级棒。像行云流水一样,额子、翎子、斗篷,给观众啥感觉?纹丝不动!那种美感、那种功底,是让我无比折服的。我要具备这些,就非得咬牙下足苦功。师傅曾严厉要求我每天必须练习跑圆场。说心里话,我懒。原先,很不理解。后来慢慢懂了。业务,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出来的。观众里藏龙卧虎,师兄妹也是明眼人。是不是尚派弟子,一出《昭君出塞》,就掂得出份量了。”

“去年底,团里业务考核,我选的就是《昭君出塞》。师傅是真心疼我的。晚回老家好几天,专门留出时间来辅导我。我呢,也真心想好好把这出戏啃下来。趁师傅没走,就去她家补补课。补完课,自个抽时间去排练厅练功。我是自己个给自己个较劲。付出了,才会得到!要想别人尊重你,说你一句好,是不是先得对自己狠?”

说这段话时,吴曌没有了刚才的笑意。表情很严肃。她语速很慢,眼睛看着窗外,睫毛一闪一闪的。我知道,此时,她的心中,一定五味杂陈,别有一番滋味。



练功累了,她,是我最好的伙伴 ,可耐吧?



“我们能不能聊点开心的呀?”吴曌伸了个懒腰。

“好呀。那就说说生活中的你吧”

“嘻嘻。这倒是有得说了”。她开始得瑟起来。

“我呀,有好几个死党闺蜜。我们最喜欢的,就是看电影。平时没事,就去看电影,团购的,前段时间很热门的《人再囧途之泰囧》、《十二生肖》、《一代宗师》,我们都有去看;同时,我们是一群幸福可爱的小吃货……事先会在电影院附近,团个吃东西的地儿,要找那种又好吃又便宜的。人均消费不会太高,但要保证热闹。什么火锅啦、烧烤啦、咖喱啦、海鲜啦,啥好吃吃啥,我们的目标就是把好吃的吃个遍;如果再有空,大家就约了去逛逛街、做个头发、买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小耳钉、鞋子、口红……大家抢着臭美,疯得要命……”

“你知道吧。我们还是一群小麦霸诶。谁说京剧演员唱歌像唱戏,才不是呢。我们还成立了一个嗨歌组织,叫 “天团”。人聚齐了,就团个卡拉OK,嗨皮个够。大家在一起吼,那叫一个开心。

“那你一个人的时候呢?”一看表,快五点了,还“火锅、烧烤、咖喱、海鲜、嗨歌”,吊胃口嘛。我赶紧打断。

“额,把你说馋了吧”,吴曌一脸坏笑的吐了下舌头。“我一个人的时候,其实比较简单,就是个袖珍版的小懒猫,小吃货。困得时候,就睡个午觉。闲下来呢?自己煲点营养粥,烧点好吃的。人要活开心是为自己,对自己好一点嘛。无聊了,就去老师家蹭饭。老师烧的菜好棒的。尤其是炖的鱼汤,浓浓的,香香的。不过,我可不敢多吃,会胖死得。嘻嘻。女孩子嘛,你懂的呀。”

“三句话离不开一个吃字,你可以的”我被逗乐了。

“哈哈哈,也不都是呀。我每个礼拜,都会和爸爸妈妈在QQ上视频,聊聊天,报个平安什么的。爸爸妈妈年龄都上去了,又离得那么远,说不想,是假的。不过,我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再委屈,不能让他们担心。”

“哦,稍等,喝口水”,我的心紧了一下,赶紧借口喝水,把话题岔了过去。

“异乡人好命苦”,《四进士》中‘杨春’的这句白,说出了多少心酸和无奈。背井离乡,出外求学、谋生,受多大委屈,都得自己忍着。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又岂是她们内心所愿?又岂是那些个衣食无忧的城里孩子所能体味和理解的?

 


我的“萌家军”
 
 
 

话锋一转,我问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在说,你是个小龙套,名不见经传。你自己也说了,要感恩。那,现在,社会上确实存在着一种现象,京剧的市场,她的演出的份额,她的观众的占有率,多多少少是在萎缩。也就是某些观众和专家嘴里的“低谷”。那我想问,已经是这样的大环境了,你还让自己这么名不见经传,甘愿龙套,你图的是什么呀?”

貌似,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唐突。吴曌沉默了很久,弱弱的问了一句:“可以说真话吗?”这回,轮到我笑了。之前,做过很多次访谈,都问到类似的问题,得到的答案,也大致雷同。啥真话?无非就是“为京剧添砖加瓦、振兴民族艺术”。今天,想来也不外乎如此吧。

然而,吴曌的回答,却一下子让我敛住了笑容。

“京剧,有没有低谷,和我没多大关系,也不是我吴曌个人有多努力,就能振兴得了的。京剧,只是一门艺术。她,本是没有问题。如果她有问题,也到不了今天。不是吗?”

“确实,今天票价低、观众少,那不是还在演,还有人看嘛?!是,今天骂京剧的,拍板砖的人很多。还有那些个研究京剧、传播京剧的人呢,不也很多吗?为什么要去比呢?我就那二个字,简单。做人、看事简单一点。京剧,作为谋生手段、生存寄托的日子,已经过去啦。旧社会,一位演员靠演戏,养活全家老小,乃至乐队,他不下功夫,不死命卖艺,就得挨饿,就活不了;现在也是一样啊。”

“虽然有些演员不再仅仅以京剧作为生存手段,但是在台上,你还是要拿业务说话呀。你说你在京剧这个圈里,不下苦功,活儿你都不会,你还是活不了呀。难不成天天去拍广告、拍电影、做封面模特儿?难不成也去嫁个富二代?那还呆在京剧圈干嘛呀?对不对。别人怎么活我不知道,我吴曌就一句话:清白干净唱戏,自尊自爱做人。有错吗?”

“我老家在辽阳。东北的。沈阳边上一个很小的地方。和沈阳比,辽阳只能算是一个发展很一般的小镇,更何况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我家也就是个工薪阶层,不当官,不干嘛的。但我父母从小就告诉我,做人要规矩,要干净。不能昧良心。你说我千里迢迢考到上海,不就为了踏踏实实学门手艺,凭本事吃饭嘛。不是你的,去想它干嘛呀。图自在,在家不好吗?”

“不羡黄金垒,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惟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事后想来,这段词,或许是我听完那段话,一瞬间,最真实的感受。



化妆老师辛苦了




我刚想接口,吴曌又往下说:

“聊到这儿了,我顺带还想多说点别的。做龙套,有多辛苦,我自己个知道。别人打小六七岁就进戏校学。我呢?高中毕业才考的上海戏曲学院。之前连京剧是啥都不知道。你说说,我比那些个同学晚了多少年呀?进学校,我是从头打基础。挨了多少骂,受了多少委屈,遭了多少白眼,我心里清楚着呢。我怨过吗?没有。我恨过吗?也没有。为什么?这路,我自己选的呗。别人一遍能会,你五遍都教会不了,你还怨老师拿白眼瞪你呀?怨自己个不开窍呗。”

“我说这些,就是不想去欺骗。我吴曌没什么背景,也不是什么大美人,没必要把自己吹嘘得有多好,生活过得有多滋润,业务能力有多强。我只想好好的。能好好的把派的活儿做好,排练时早早的到,演出时规规矩矩、认认真真的,别给人角儿添乱,就挺好。骗别人,骗自己个,多没意思,多没劲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略微显得有些尴尬。“感恩”、“简单”,怎么又扯上“欺骗”了呀?但,一时又想不出什么话头能拦一下。只能顺坡下驴。“那,你还有什么,想和我交流的?”

“还有一点,我想说。但不是想对网友说,而是对身边的领导、老师和同事们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写进去。”

“说给领导、老师和同事?”我有点惊讶。

吴曌看出了我的疑惑。“嗯。我想说,我吴曌是知道好歹的人。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很多老师和同事曾经私下和我说过,觉得我处事不圆滑,不乖巧、不懂道理、不会感恩。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很感激那些私下说我的老师和朋友。这种感激,是心底里的。我知道她们是心疼我,为我好。我也承认,我不圆滑,也不乖巧。朋友、家人都说我太直,会吃亏。但,整天带着面具,假模假式的活着,多累啊?”

“别人对我好,我是会一点一滴的记在心里,但我不会刻意的去表达。就拿我师傅来说,她教学的时候很严厉,有几次把我骂哭了。难受得我都想放弃。但,生活中,师傅她对我的那个好啊,真是好到心里去了。烧点啥好吃的,炖啥汤了,总是先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快七十的人了,还经常为我做饭,凭什么呀?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徒弟。每次,老家来回上海,也总让我去接送,还会给我带东西;那你说,我是不是要天天挂在嘴上,说师傅,我有多爱你,我有多感激你??不恶心吗??我吴曌自认是个直性子。说这种肉麻话,我会脸红,我会张不开嘴。”

“那我怎么表达?无非就是每次去师傅家,带点她喜欢的牛肉干,小零食,水果;老家回上海,或者出去演出,给师傅带点特产;平时学习认真一点,刻苦一点;刮风下雨给师傅发了短信,打个电话,让她和伯伯多注意点身体。这样,不好吗?这样,就不算感恩吗?”

“我总觉得,人与人相处,要的是真心实意。你可以不懂我,可以误解我,可以批评我,甚至于可以骂我,骂得很狠,都没关系。但,必须是当面的。背地里,串闲话、糟践人、恶心人,这是我反感的。面上装好人背地里泼脏水。相信没人会瞧得起。说一套做一套、二面三刀,只会让人觉得脏,觉得恶心。”

“微博上有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不用害怕圆滑的人说你不够成熟,不用在意聪明的人说你不够明智,不要照原样接受别人推荐给你的生活,选择坚守,选择理想,选择倾听内心的呼唤,才能拥有最饱满的人生。’不是我轴,也不是我犟。做人,简单一点,开心一点,不是挺好的吗?活着,为谁?为自己个。不是吗?”

这些话,连珠炮似的,说得很冲。完完全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为你做专访,说些个冠冕堂皇的话,来装装门面不好嘛?你小吴曌怎么就这么不会包装自己呢?上京,还有“二”成这样的?!匪夷所思!



我,就是我。不圆滑。有点二。但,很真诚。
 
 
 

值得一说的是,这个问题,郁闷了我一路。直到晚上听录音,准备写稿子时,才慢慢想明白,是我错了。

是我,太用约定俗成的眼光来看这个女孩;是我,先入为主,觉得不冠冕堂皇,就不算好回答的顽固,把吴曌看脏了、看扁了。“清白干净唱戏,自尊自爱做人。”说得多好。真话,难道不应该说吗?真话,难道就应该藏着掖着吗?

此时,眼前浮现出的那个25岁青春舞动的少女,却让我的脑海出现了一群人,一群青春、阳光、单纯、善良、自信、执着的年轻人……


 
 

写下此文的时候,我选择了用吴曌的原话:“清白干净唱戏,自尊自爱做人”来做文章的标题。

喜欢这个女孩。

因为她的“简单”。

这种“简单”,是思想的,更是内心的。她吴曌,只是一个靠能耐吃饭,凭本事挣钱的京剧小女生。简单,就是她的原则。

祝福吴曌。祝福这个倔犟、要强,而又可爱的女孩。

加油!

周寅飞
2013.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