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644863位游客 | En
 

【文汇报】资助扶持青年编剧,上海发力

类别:作者: 张裕发布时间:2013-04-12 12:33:52访问次数:5898

上海推出培养扶持青年编剧的新举措。经市委宣传部批准,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昨天出台公布了《青年编剧资助扶持办法》,从今年第一期项目申报开始,对青年编剧项目实行单独申报、单独评审、专项资助,旨在加强对青年编剧人才的培养激励,促进上海的文艺原创。上海京剧院青年编剧龚孝雄说:“在这个创作孵化平台上,我们将有机会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华。”

 

近年来,青年编剧人才紧缺,尤其戏曲编剧队伍青黄不接、后继乏人。根据业内专家的建议和青年编剧的呼吁,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专门制作了《青年编剧项目资助扶持办法》,今年春季起,对青年编剧项目实施重点倾斜,给从事编剧职业和有志编剧创作的青年人才搭建一个创作孵化平台,促进青年编剧人才加快成长。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自4月中旬起面向社会公开受理青年编剧项目的资助申请。凡具有上海户籍或取得上海居住证的45岁以下编剧人才的创作项目,以及45岁以下外省市编剧人才为上海创作、反映上海内容并具有上海特色的项目,均可申报。

 

该资助办法主要资助由青年编剧创作的舞台剧、电影、电视剧的选题和剧本。舞台剧包括:戏剧、歌剧、舞剧、音乐剧、儿童剧、木偶剧、中篇评弹等;影视剧包括:电影(含舞台艺术片)、电视剧和广播剧等。资助项目分创作选题和剧本两大类:剧目创作选题项目旨在资助青年编剧人才体验生活、实现创意,促进编剧创作,以优化选题、孵化剧本为目的;剧本创作项目旨在提高剧本创作,并推动青年编剧作品的舞台或银幕呈现。申报剧目创作选题的,要求提供详细的剧本创作构思和具体的剧本写作计划,以及证明申报者创作能力的已发表的作品;申报剧本创作的,要求提供剧情梗概和已完成的剧本。

 

凡经评审获得青年编剧专项资金资助的项目,除资助款外,还将给予相关的配套扶持。基金会将设立青年编剧项目专家指导组,对剧本创作过程给予全程跟踪和指导。对被资助的创作项目通过组织召开研讨会、引导观摩、题材论证等方式指导创作;对被资助的剧本项目,还将择优向本市文化生产制作单位推荐,并给予舞台制作或拍摄制作配套资助,促进作品的演出或摄制。据悉,市委宣传部还将拨款设立“上海青年文艺创作人才专项基金”,进一步加强对编剧以及其他门类青年文艺创作人才的培养和扶持。关于青年编剧项目的具体资助办法,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已分别在市文广局和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官方网全文发布。

 

这一扶持青年编剧举措的推出,受到了上海文艺界人士的高度好评。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罗怀臻评价说:“这一扶持青年编剧的举措,在全国都是首创的。”上海淮剧团副团长、青年编剧管燕草认为:“这一举措,搭建了一个让青年编剧脱颖而出的宽广平台,也为我们剧团提供了更多的剧目储备。”上海市总工会创作中心副主任、剧作家贾鸿源认为,这一扶持举措,将鼓励青年编剧创作具有时代特色的探索创新剧目,有助于扭转当下创作中胡编乱造的不良风气,多出反映现实生活、有创作者独特想法的作品。

 

 

一边是文艺院团叫嚷着“剧本荒”,一边是年轻剧作者投稿无门


请给青年编剧递根“魔杖”


本报记者 张裕


近年全国几乎所有的文艺院团都在叫嚷“剧本荒”,有的院团更是不惜一掷上百万元的重金,以求得一个好剧本。难道中国真是缺少好剧本?也不尽然。2011年底在上海曾经举办了一个全国青年剧作家研修班,在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30位学员创作了94部剧本,获得全国及省市级奖励的就有37项。但值得关注的是,社会上怀揣剧本投稿无门的青年作家也有许多,一位青年编剧对记者说,“剧本在抽屉里一压就是几年的事太多了,不稀奇的!”对青年编剧来说,他们与灯光闪耀的舞台之间,似乎出现了一个很难逾越的“黑洞”。如何让青年编剧顺利穿过这个“黑洞”,让他们写的故事尽快在舞台上“活”起来?让舞台上可看的作品多起来?

 

不要埋没有闪光点的“不成熟”新作


青年编剧创作的剧本,往往有不少闪光点,同时,也有诸多不成熟的地方。有专家说,一部好作品的“坯子”需要边排边磨,但现在大多数文艺院团新戏创作越来越少,每台作品投入的资金越来越大,院团当家人不得不如履薄冰,小心对待。上海越剧院院长、剧作家李莉告诉记者:“上海越剧院一般一年排演一台原创大戏,剧院的明星演员们三五年才能轮到主演一回新戏,对这样难得的机会,明星演员对剧本的挑剔可想而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眼光盯在那些成熟编剧身上。”前两年,一位外地剧团的越剧明星代表自己的院团来沪找李莉写戏,李莉推荐了一位青年编剧,但最后还是没有被接受,这写戏的活儿,还是由李莉自己来干。

 

中国剧协副主席、剧作家罗怀臻说,我们应该看到,很多青年编剧的剧本,其价值和闪光点往往要假以时日才能被完全发现,但是今天的院团和演员却对青年编剧缺乏信心和宽容度。罗怀臻告诉记者:“张献的《屋里的猫头鹰》、赵耀民的《天才与疯子》和我的《金龙与蜉蝣》等,如今看来都算得上经典的戏剧作品了,但是当初这些作品问世时,乃至问世后的很多年间,很多戏剧界人士并不认同它们。由此可见,每个文艺院团的当家人往往也有不同程度的视野局限,我们切忌因为自己的局限而放弃那些有新意、有亮点的新剧本。”



启用“戏剧构作”,给青年编剧递上“魔杖”


罗怀臻认为,这些年,上海乃至全国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青年编剧方阵,他们大多很勤奋,也热爱舞台剧,只是通往舞台的通道还没有完全打开。


能否递上一根“魔杖”,帮助青年编剧踏上灯光璀璨的舞台?这根“魔杖”又该是什么样的呢?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副总经理喻荣军建议说,不妨引入欧洲文艺院团中“戏剧构作”一职。欧洲的剧院,往往有三四个“戏剧构作”,他们熟悉舞台,熟悉不同风格的导演,更熟悉自己的剧院的风格。戏剧构作不是编剧,但他能从剧本创意开始,参与整个项目的全过程。


这些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每年上演15部左右的新作,仅靠旗下的编剧显然无法完成所有剧本的创作。于是,他们开始借鉴引入西方“戏剧构作”的方式,帮助更多的青年编剧、文学爱好者等,让他们的文字变成可以演出的话剧剧本。


在全国青年剧作家研修班上,喻荣军结识了来自辽宁的编剧李铭。李铭写过小说,也创作过影视剧本,有很强的写作能力,但对于舞台和戏剧是陌生的。喻荣军策划了《人在穷途》的话剧剧本选题,交由李铭创作。李铭写出第一稿后,喻荣军根据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艺术定位、话剧观众的偏好等,提出修改意见,李铭根据这些意见,再写一稿。此后,喻荣军再把剧本发给话剧中心的4位导演,最后,青年导演刘姝辰相中了李铭的剧本。今年9月,李铭创作的话剧《人在穷途》就要在上海排演了。喻荣军认为,在话剧《人在穷途》的创作过程中,他担任的正是“戏剧构作”的职能。


喻荣军告诉记者:“社会上有很多文字功底很扎实的年轻人,如果文艺院团都能有意识地培养各自的‘戏剧构作’,这些潜在的写作力量或许能得到充分使用,全国的剧本荒或许就能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