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151824位游客 | En
 

【青岛日报】“我们的师傅在青岛!”

类别:青岛新闻网-青岛日报作者: 何俊发布时间:2012-12-18 09:48:08访问次数:5059

       9月29日晚,中央电视台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颁奖典礼,上海京剧院的陈圣杰荣获金奖,黑龙江京剧院的杨洋荣获银奖。

  此时,青岛市市南区珠海一路4号著名的专家公寓内,一位70岁的老人一直坐在家中电视机前紧张地等候着评奖结果,当他听到银金两奖得主的名字时,激动得坐不住了,连声赞叹:“太棒了,太棒了!言派后继有人了。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金奖得主陈圣杰正是老人呕心沥血培养了13年的弟子,而银奖得主杨洋也是他一招一式地教出来的弟子。

  正在老人激动不已的时刻,电话铃响了。电话是黑龙江京剧院领导打来的:感谢他这么多年对杨洋的精心培养。

  这位一手培养出全国京剧大赛金银奖得主的老人名叫任德川,我国京剧言派艺术第三代重要传人,国家一级演员、青岛市京剧团著名言派老生,从艺53年。2011年被国家授予“终身成就奖”。

 

  言派后继乏人,他承担起了代师传道的重任

  京剧言派艺术作为京剧的一支重要流派,由前辈京剧大师言菊朋于20世纪30年代创立,它讲究字正腔圆,腔由字生,以声传情,腔花味浓,富于鲜明的独创性和极强的感染力,为京剧艺术的发展和创新作出了重要贡献。

  自上世纪90年代初言门后人远赴美国定居后,任德川成为国内与言少朋、张少楼同台演出过、硕果仅存的言派传人。面临着国内京剧市场不景气、言派由于难度大更是后继乏人、一度断层的现实困境,他承担起了代师传道、不绝如缕的重任。这一干,就是20多年。

  “从1999年10月和任老师的第一堂课开始,至今有9年了,学了近20出言派戏,学了 ‘言派发声法’,我基本掌握了非常科学的发声吐字法和言派基本的唱法规律,因此9年来,演戏之后从未有哑嗓,气息的掌握、发声的控制能力,都为我在今后的戏曲演唱道路上打下了坚实基础。7月就要去上海京剧院上班了,再想坐在任德川老师面前一板一眼、一字一句地学习,不会再有了……我突然发觉自己很幸福,能够拥有如此疼爱自己的老师,并且一学就是9年,和老师已然不是一般的师生情感,而成为了一种亲情。这亲情将是永远……我要感谢老师细心的培养,感谢老师血汗的付出,我将终身报答,永不忘怀。”这是从12岁起就和任德川学戏的陈圣杰2008年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时写的一篇日记。

  同年7月,22岁的陈圣杰成功以大戏《鼎盛春秋》角逐“白玉兰新人奖”,面对台下30多位评委和广大观众,向老师三磕头正式拜师,“那时跟着师傅学戏已经十年,以此拜师礼表达我的心意和感恩。”

  “我从小爱京剧。老师根据我的嗓音特点建议学习言派。1999年,在上海戏曲学校,我开始跟师傅学戏。一天八节戏课,一天教一句戏词,有时一句甚至教一两天,师傅的教学严格扎实。他教戏,不只是口传心授式地一对一地教你把戏唱会了,更注重讲述每出戏的情节、故事以及文化背景,使得我的学习有了更加开阔的视野和深厚的文化底蕴。”陈圣杰回忆,那时师傅还在青岛京剧院工作,每个学期师傅都来上海待一两个月,记得那时老师一回青岛,我就感觉很无助。他一回来,我就安下心来。“后来我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师傅依然每个学期千里迢迢地赶过来教我。除了学戏,师傅更以自己的言传身教教我做人。十三四岁的孩子,榜样很重要。”

  陈圣杰说,最早的时候,58岁的师傅每次从青岛坐18个小时的火车赶至上海,在那个只有一个橱柜、一张桌子的小房间里,师傅手把手地带领自己走进言派无限广袤的艺术世界里。

  “虽然学得晚了一点,但这孩子聪明、有灵性,看到这么小的孩子喜欢京剧,喜欢言派,不怕吃苦,勤学苦练,我很受感动。如今看着他成长得如此优秀,很欣慰。”说起弟子,任德川的脸上是父亲提起儿子的那种深情。

  任老师的学生还有许多。在沈阳的弟子常东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师傅患有老年性支气管炎,前年冬天到沈阳给我说戏,零下20多度,因为感冒住进了医院,让我好感动。”

 

  言派中兴在青岛,期待言派二次中兴仍在青岛

  作为京剧界公认的言派第三代传人,任德川的唱腔中规中矩、恰到好处、潇洒委婉、运腔精巧,深得言派神韵,获奖无数。1988年,山东省京剧演员比赛获最佳演员奖;1991年,获山东省京剧选拔赛第二名;同年,又在全国中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获优秀表演奖榜首。1998年,应邀参加北京金秋京剧演唱会;1999年,参加全国春节戏曲晚会;2001年,参加春节京剧晚会。自2007年起,他作为言派传人的唯一代表,每年应邀参加北京举办的重阳老艺术家京剧演唱会。

  历史上,言派的中兴曾和青岛有密切关系。1959年,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由于言菊朋的长子、著名老生言少朋和夫人、著名女老生张少楼曾在青岛市京剧团担任过领衔主演,将息影京剧舞台近20年的言派中兴了起来,在全国产生了极大影响,青岛言派成为青岛的一张文化名片。只可惜,1963年,言少朋去上海发展,1991年,其儿子言兴朋和张少楼一起去美国定居,言派面临着失传的危险。

  “期待言派的再次中兴,并打造成青岛的一张文化名片。”这是如今70岁的任德川最大的心愿。

  言氏对京剧发展的一个重要贡献是发掘、保存和加工整理传统剧目。很多不属于谭派范畴的老生戏,如《金水桥》、《打金枝》、《骂殿》等,言氏都以自己的风格和特长把唱腔和表演方法重新设计而搬上舞台。然而在言戏发展的起起落落中,很多剧目由于久不传唱,面临着失传的困境。“每年整理挖掘至少一出濒临失传的剧目”是任德川交办给自己的任务。

  “今年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通过走访老艺人老票友和自身回忆的基础上,《红鬃烈马》这出大戏初步挖掘整理好了,就等着徒弟来学戏了。很多戏当年言先生在青岛演出时,只有我见过,挖掘这些大戏我责无旁贷。”任德川说。

  除了整理剧目,任德川还兼任着中国戏曲学院京剧流派班和中国京剧研究生班的导师,奔赴各地教授言派,他乐此不疲。如果没有社会活动,每周一晚上7点半,他还会准时坐在电脑前,在他的QQ群里教授来自全国各地的十多个徒弟学习言派。“有专业人士,也有票友,他们都很喜欢学,我很高兴。”

  任德川几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的工作以及丰硕的成果得到国内京剧界的高度评价。

2011年12月,中国戏曲表演学会给予任德川终身成就奖,颁奖词中这样写道:“作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他是京剧须生流派,即言菊朋言派艺术第三代的重要传人,他得到了言少朋、张少楼和李家载先生的真传,受到北京、上海、青岛和黑龙江等地言派爱好者的高度关注和一致肯定。同时他苦心孤诣地致力于言派剧目、唱腔等艺术资料的挖掘和整理工作,在教学方面更是成就显著,桃李满园。”

  青京赛的导演闫德威说:“德川教了俩言派,全进了决赛,拿了一金一银,言派行情看涨啊。”

  中国京剧研究所所长赵景勃说:“德川老师对言派贡献巨大啊。”

  早在2010年,言兴朋在上海向任德川敬酒:“感谢师哥在国内给言派站岗。 ”

 本报记者

 

“我们的师傅在青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