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151759位游客 | En
 

【文汇报】进入海外市场,我们缺什么?

类别:作者: 李婷发布时间:2012-10-22 13:04:20访问次数:3779

 “请别再带烟雾机了,在舞剧或芭蕾表演中使用烟雾已经过时了!”10月21日,在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论坛上,美国艺术咨询顾问凯西·芭芭什在发言时直言,中国一些舞台作品在向海外推广自己的时候,艺术理念上正在遭遇明显的瓶颈。“我们缺什么?”一部戏走上世界舞台前应该回答清楚这一问题,这样才能让国际舞台真正接纳我们的艺术。

 

 

向梅兰芳大师学习,从零认同开始

 

中国艺术需要走出去,但前提是得先知道什么样的节目是海外观众看得懂并喜欢的。在凯西·芭芭什看来,不能假定国外的观众对中国表演艺术的体裁、历史、语言、文学背景或主题有所了解。事实上,对于欧美普通百姓而言,对中国的“梁祝”、“牡丹亭”、“赵氏孤儿”、“白蛇传”等故事是十分陌生的。所以,当这样的作品想推广自己的时候,往往需要从零认同开始。以进入美国市场为例,中国音乐喜欢营造音阶延宕的听觉效果,但这对很多美国人来说是挑战。

 

凯西·芭芭什说,这点得向梅兰芳大师学习,他是第一个做观众调研的京剧演员,他嘱咐助手记下剧场里观众最喜欢的选段,然后在美国巡演时出演那些选段,结果大获成功。据史料记载,1930年2月,梅兰芳及其剧团所表演的京剧在纽约第49大街剧院上演,由于受到空前的欢迎,巡演从原计划的两个星期延长到5个星期,并搬到更大的、可容纳1000人的曼哈顿国家剧院。在以后的半年时间里,梅兰芳又在西雅图、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圣地亚哥和檀香山等地继续演出,“梅旋风”越刮越猛,到处是如痴如狂的观众、赞誉不断的评论、觥筹交错的招待会……而当时的美国正处在大萧条时期,梅兰芳原定5美元的票价被炒到了15美元。相比之下,许多国内艺术团体去海外演出,事先并没有经过太多市场调查,票子卖掉卖不掉也不讲究,甚至开场前到处送票,剧场里的观众则是稀稀拉拉的。

 

论坛上也有专家指出,很长一段时间,念白少、唱腔少、动作性强的武戏成为“走出去”的首选,如《三岔口》、《闹天宫》、《十八罗汉斗悟空》等。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副院长田蔓莎坦言,这些技术性和动作性很强的节目在海外演出后,确实给当地的观众带去很多惊奇,也使他们对中国戏曲有了初步的认识,但是过多的炫技和肤浅技术层面上的展示,使海外观众没能了解到中国戏曲的精髓,误以为中国戏曲与西方的杂耍、马戏同类。

 

 

正视中外文化差异,不一味迎合

 

“其实,在演出市场相对成熟的国家,观众群体是高度分化的,一味迎合视觉效果的演出或许能满足部分人的娱乐需求,而受过较高层次教育的人群则更喜欢精细、艺术性强的表演。”上海京剧院常务副院长单跃进举了京剧《王子复仇记》的例子。这部戏是剧院为丹麦“哈姆雷特之夏”音乐节专门创排的,虽然内容改编自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但它的舞台呈现方式和审美趣味,却是地地道道的京剧,完全中国式。例如,在处理王子之死时,用的是标准的京剧程式。在大段悲切动人的唱念之后,“王子”徐徐做“探海”式,接着突然转身接“射燕”,挺身“僵尸”,轰然倒地。这样的艺术处理,为这位内心犹豫纠结的王子找到了一个独特的“死亡”方式。

 

“这是我们有意为之的。在这种跨文化的项目中,如果不能坦然面对不同文化和艺术的差异性,不去勇敢地面对文化融合与交流的天然难度,会很乏味。”演出效果证明,京剧《王子复仇记》赢得了国际市场的喜欢。此后几年,《王子复仇记》先后在荷兰、德国、西班牙、法国、英国等国的十几个城市演出,现在剧组正在墨西哥、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巡演。

 

 

国外知名剧场,并非唯一标杆

 

论坛上,外国嘉宾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词:急于求成。

 

“我常常跟中国的演出团体打交道,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几个月后,我想要去百老汇演出’,然后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演一两场就走了。”凯西·芭芭什坦言,其实这样的演出对美国本土观众的影响非常有限,“不要老是想着在大城市的知名剧场演出,这并非代表成功走出去的唯一标杆,小城镇或许有更多观众。”

 

对于这一建议,柏林赫尔梯行政学院国际文化政策高级研究员汉斯·格奥尔格·克诺普深有感触。今年,他推荐了一个中国音乐团体在石荷州音乐节上演出。石荷州虽然只是一个靠近汉堡的小镇,但中国艺术家的演出门票早早就已经销售一空。演出当天,3万人的小镇上,1400人聚在一个小教堂里欣赏中国音乐,场面极为壮观。

 

本报记者 李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