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425062位游客 | En
 

【经济日报】名角挑班勇闯大市场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2-10-08 10:07:06访问次数:4740

         借助文化体制改革的契机,一批文艺名角离开“安乐窝”勇闯大市场。萧雅、胡嫦娥、王红丽、周燕萍、王秦安、景雪变、朱女等7位文艺界“大腕”,身份从国有院团名角、台柱变为民营剧团经理、演员,待遇从“旱涝保收”变为市场中求生存,这种种转变让他们感受到了搏击风浪的艰辛,也让他们在基层舞台和群众赞誉中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从他们的成功经历可以看到民营剧团光明的发展前景。在深化文化体制改革过程中,名角名家办剧团已成为快速提升文化产业实力的有效途径。

 

   京剧“新唱”有看头

   ——周燕萍与她的上海徐汇燕萍京剧团

   多媒体音画京剧《涅槃之夜》,通过纪实影像资料、灯光、音效等丰富的形式,向观众展现了丰满而生动的故事;新编历史京剧《黄道婆传奇》将京剧唱段与舞蹈表演、声光效果相融合,令人耳目一新;大型原创京剧《道观琴缘》脱胎于《玉簪记》的经典故事,由多位名家联手演绎……今年5月,上海徐汇燕萍京剧团3台京剧大戏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上演,为观众带来不同寻常的视觉享受。

   “我们的秘密武器之一,是用电脑编程将交响乐的演奏效果提前制作。演出时乐队与电脑编程同时进行,达到大型乐队演奏的效果。”上海徐汇燕萍京剧团团长兼执行董事周燕萍告诉记者。成立至今,这家剧团一直坚持原创京剧的创演。“要让京剧艺术发扬光大,一定得在继承的同时创新。只有做原创作品,才能让自己所希望的京剧创新得以实现。”周燕萍说。

   周燕萍曾是江西上饶京剧团主要演员,该团解散后来到上海京剧院。2003年,她离开国有院团,创办了燕萍文化艺术工作室。“当年工作室成立后,没有资金、设备、演出场所,各种条件都无法与国有京剧院团相比,可谓困难重重。”她说,“但既然选择了,就要迎难而上。”凭借平时积累的经验,她首先从普及工作开始,多次走进校园、社区,组织票友学习班,开展京剧的普及和宣传。为了打造原创大戏,周燕萍曾把自己的房子抵押贷款,也曾不遗余力地找企业赞助。

   2004年,燕萍文化艺术工作室首演了新创作排演的京剧《道观琴缘》。在这出根据昆曲整理改编的新作中,她继承传统,大胆创新,尝试将多媒体特效融入京剧艺术。凭借自己的艺术才华,周燕萍成功登上了文化部第五届中国京剧艺术节的舞台并荣获二等奖,成为民营单位中惟一的获奖者。

   2009年8月,上海徐汇燕萍京剧团正式挂牌成立,成为上海市民营剧团中惟一的京剧团。此后不到3年的时间里,剧团风生水起,红红火火,连创佳绩,创作、演出了两台大戏和多出小戏,走上了传统戏与现代戏相结合、改编和原创相结合、逐步占领市场和提高剧团实力相结合并形成剧团特色的健康发展之路。原创京剧《黄道婆传奇》先后两次获得上海市戏剧创作演出大奖,周燕萍也因此获得上海市“三八红旗手”光荣称号。

   如今,她常常把那时的工作室比喻成游击队,“真希望全国能有更多的游击队,让京剧走入寻常百姓家。”

  

        绛州鼓乐享誉世界

   ——王秦安与他的山西绛州鼓乐艺术团

   诙谐幽默的《老鼠娶亲》、威武勇猛的《牛斗虎》、战旗飞舞的《秦王点兵》、气势磅礴的《黄河船夫》……伴着激昂的鼓声、活力的鼓点,山西绛州鼓乐艺术团正将有着千年历史的绛州鼓乐“敲”进观众的心中。凭借一首首动人心弦的曲目,一曲曲震撼有力的打击乐,绛州鼓乐这一传统文化的精品,正借着文化的东风“响彻”世界,成为我国民族打击乐走向海外的一张亮丽“名片”。

   提到绛州鼓乐,就要提到王秦安。为了保护传承这一历史文化遗产,他可以说是倾注了毕生的心血。1980年,时任新绛县文化馆馆长的王秦安立志要挖掘、收集、整理散落在民间的鼓乐曲谱。他沉在乡村,同民间艺人交朋友,聊故事,反复切磋,单单4谱的《老鼠娶亲》就修改了50多次才最终成型。在4年的时间里,王秦安整理出了《老鼠娶亲》、《牛斗虎》、《厦坡滚核桃》等30多个鼓乐曲调。

   1987年,一支由新绛县13个乡镇农民组成的锣鼓队赴省进京表演并一举成名。1988年,绛州鼓乐艺术团正式成立。然而,运营收支难题一直困扰着这家新生的民营艺术团。在成立后最困难的时期,团里连演员每天的伙食费都拿不出,甚至不得不靠贷款维持生存。用王秦安的话来说,就是“守在窝门口,捧着金饭碗,时常没饭钱,眼看要散摊”。

   “要让更多地方更多的人了解绛州鼓乐,喜欢绛州鼓乐!”为了求生存、谋发展,绛州鼓乐艺术团2000年移师上海开拓市场。精湛的艺术、特有的旋律、卖力的演出和诚恳的态度,让艺术团逐渐赢得了认同。随着知名度不断扩大,他们的演出场次也逐年增多,几年下来不但基本上摆脱了困境,转入了良性循环,还走进音乐殿堂,登上国际舞台。

   在王秦安的带领下,绛州鼓乐不断被赋予新的生命力,终于铸就出一个享誉世界的文化品牌。他们创作的《秦王点兵》、《厦坡滚核桃》、《黄河船夫》、《老鼠娶亲》等精品曲目,先后参加国庆50周年和中国艺术节、上海国际艺术节、央视春节晚会等重大演出,场场引起轰动,先后7次获得国家“群星奖”金奖。他们还以“中国民间艺术使者”的身份,成功出访丹麦、摩洛哥、新加坡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专场音乐会演。

  

        连出好戏赢得市场

   ——王红丽与她的小皇后豫剧团

   “农村是戏曲艺术的最大市场。农民是戏曲的衣食父母。”国家一级演员、两度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的王红丽说,“我们面向农村找对了市场,灵活体制顺应了市场,连出好戏赢得了市场。”

   作为全国首家省级民营戏曲表演团体河南小皇后豫剧团,团长王红丽带领大家在市场中闯出一片广阔舞台。成立17年来,小皇后豫剧团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庭式剧团成长为在全国有影响力的知名剧团,资产由当初的100万元增加到现在的1000多万元,获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

   在王红丽看来,只要有广大群众的支持,赢得市场是早晚的事情。而想要得到支持,需先从“练内功”入手,靠改革和管理增强活力。近年来,河南小皇后豫剧团在剧目的编排、创作上,采用了一手抓“吃饭戏”,一手抓“争光戏”的方法。“吃饭戏就是排一些投入成本小、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戏;争光戏就是一些投入成本较大,能够打响品牌的精品剧目。”王红丽告诉记者,“我的经验是,不排吃饭戏饿肚子,不排争光戏短路子。17年来,剧团排演的剧目中,既有传统保留剧目,也有我们自编、自导、自演的原创剧目。在创作和排演剧目之前,我们都会进行深入细致的市场调查,根据市场需要和观众的欣赏习惯确定。”

   “多演戏、演好戏”是小皇后豫剧团的不懈追求。建团至今,小皇后豫剧团共创作、改编出《铡刀下的红梅》、《风雨行宫》、《美女涅槃记》、《花喜鹊》、《五凤岭》等常演不衰的新剧目。其中,演出了1000多场的剧团代表剧目《铡刀下的红梅》成为建党80周年献礼剧目,还荣获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成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10大精品剧目。

   这些年,他们在豫、晋、冀、鲁、皖、苏、粤等地的广大农村和工矿巡回演出6000余场,观众多达3000万人次以上。每到一地,方圆百里的群众都会赶来,场面十分热闹。此外,在全国和省级艺术比赛中,剧团还获得过60多个奖项。

  

        十年磨剑今朝亮

   ——萧雅与她的民营越剧院团

   从最初的几个人到如今有80多名专业演职人员,从没有一件乐器开始到拥有完整的舞台灯光、音响设备和全套的演奏乐器,从最初的工作室到当下业界知名的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做好这一切,萧雅用了10年时间。

   曾经以一曲《月亮走,我也走》唱遍大江南北的萧雅,如今的身份是上海萧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10年前,她成立了上海第一家民营越剧院团。10年来,他们先后排演了9台大戏、1台折子戏和2台大型综艺晚会,和央视新影厂合作拍摄了7集电视剧和1部数码电影。

   在传承中不断创新,萧雅第一次把气声的发声方法融入戏曲唱腔中,通过不断实践使之有机结合,唱腔更具有时代感和感染力,受到观众和业内外人士的认可和喜爱。2004年,萧雅在原创古装剧《状元未了情》里成功地塑造了杨雪筠这一人物形象,凭借精湛的演技和近乎完美的唱腔,她荣获了第二十一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此剧也同时在第七届中国“映山红”艺术节上获得表演一等奖、剧目金奖、编剧一等奖等多个奖项。《何文秀传奇》在2006年文化部主办的越剧精品剧目比赛中荣获三等奖。

   多年来,公司形成了一个招牌式的答谢方式,即在每一台大戏落幕后,作为团长和主演的萧雅都会率领全体演员与观众互动。只要是观众点的,只要是她会唱的,她都一定会满足大家的要求,且乐此不疲。“有一次在宁波演出,大戏结束后,我们和观众整整互动了近50分钟。”萧雅告诉记者,“当天观众竟没有一个离席退场的,在外面等候的众多出租车驾驶员都忍不住进了剧场。”一场场演出积累了人气,也积累了口碑,公司越剧剧目品牌渐渐打响。

   2002年至今,萧雅创办的上海萧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已逐步摸索出一套独特的经营管理模式,包括制定“一戏一聘制”、“养戏不养人”的经营方针。公司先后排演了《状元未了情》、《何文秀传奇》、《盘妻索妻》、《秋海棠》、《萧雅尹派折子戏专场》、《绿林奇缘》、《巡按斩父》等越剧大戏,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广受好评。他们的演出足迹遍布上海、北京、天津、江苏、浙江、湖北、安徽、江西等省市40多个城市和地区,剧院演出达到1200多场,下基层、进社区、进农村的演出达到了2300多场,观众人数近400万人次。

 

   与基层百姓心相连

   ——胡嫦娥与她的民营剧团

   “与百姓心心相连,是我们的动力和源泉。”这句话是山西清徐嫦娥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嫦娥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为了让身在偏远山区的乡亲们不出大山就能欣赏到高水平的演出,胡嫦娥和她创办的民营剧团8年间将足迹踏遍了山西、陕西、河北、内蒙古、河南5省区的数十个县、近千个村落,每年下乡演出达1500多场次。

   上矿山、进山庄、入农家……演员们常常抬着戏箱,以矿山坑口和山庄窝铺为舞台,为矿工和村民送上喜闻乐见的戏曲。艰苦的演出环境,塑造出这支乌兰牧骑式的团队——“只要是羊能上去的地方,人就能上去;只要人上得去,戏就上得去”。

   在基层,演出的环境很艰苦。演员们在露天的舞台演出,冬天要经受风吹雪打、夏天也少不了蚊虫叮咬,有时甚至住在四面透风的屋舍。在胡嫦娥的带领下,大家克服了重重困难。无论是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还是几万人的大庙会,无论台下有多少观众,无论演出地点在哪里,他们的演出都能做到一丝不苟。

   记得办团第一年,一次在赴陕西绥德演出的路上,剧团的汽车翻入深沟,胡嫦娥的右小腿骨折,打上了钢钉。当演出地的群众捧着熬好的鸡汤、提着卖土特产换来的补品送到床前时,她被深深地感动了。没等伤完全养好,她便再上绥德,一瘸一拐地站上了舞台,虽不能演整本戏,但几段清唱也让当地百姓过足了戏瘾。这些年,剧团所到每一个村庄,都主动为老百姓加演剧目。若到了一些经济条件比较差的小山村,剧团就免费义务为老乡演出。胡嫦娥说,“在我们心中,老百姓看戏时满怀激情的泪水比金子还要贵重,我们的付出能换来老百姓的文化享受,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8年来,胡嫦娥的团队培养了200多名优秀人才,推出了《莲花庵》、《杨门女将》等多部精品剧目。2008年,团队编排的大型新编历史晋剧《龙兴晋阳》入选参加2009年第11届中国戏剧节,荣获了“优秀剧目奖”和“优秀表演奖”。

 

   山村小剧登上大舞台

   ——景雪变与她的山西省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演出团

   “在第二场演出中,全场共响起54次掌声,特别是在剧情冲突最为强烈的第六场,单场戏掌声就达16次。”国家一级演员,“文华表演奖”、“梅花奖”获得者,山西省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演出团团长景雪变至今仍清楚记得2011年带团到北京演出《山村母亲》时的情景,“当时不仅场场爆满,观众们还都热泪盈眶地鼓掌。”

   谁曾想到,这样广受欢迎和好评的剧目最初是在一个农家小院中诞生的。2002年,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演出团正式创立。建团后曾因无团址,一直租住在城郊西冯村一农家小院内长达7年。在这里,景雪变和团员们办公、排练,也开始了《山村母亲》创作。自2004年编创上演以来,演出团用7年多的时间,克服经费严重短缺的困难,投入大量人力、财力、物力,对该剧进行打造。剧本先后进行4次大的修改,在运城、太原、苏州、北京等地召开专家研讨会达20余次。该剧每次修改,都接受了专家、观众的多方评判。历经反复磨砺和精心打造,《山村母亲》的主题逐步得到了升华,剧情更加合理,情节更加凝练,并有了全新的表现形式、音乐唱腔、伴奏形式及舞美。

   在第十届中国戏剧节上,《山村母亲》获得了三项大奖,成功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剧目”,实现蒲剧剧种在“国家级精品剧目”评选中零的突破。2011年7月,作为山西省惟一应邀进京参演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的优秀现代戏展演剧目,蒲剧现代戏《山村母亲》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连续演出两场。

   独具山西民俗风味的山村小剧最终登上了大舞台。如今,《山村母亲》已演出了1300余场,成为黄河金三角地区广大城乡观众耳熟能详、家喻户晓的流行剧目。让老观众重回剧场,让新观众走进剧场,山西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演出团也已成为山西地方戏中的一块“金字招牌”。

   “蒲剧是山西四大梆子中最古老的一种,距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了。”数十年寄情蒲剧,景雪变这位可爱的“乡村妈妈”也是人们心中可敬的“校长妈妈”。2004年,面对蒲剧接班人青黄不接的严峻现实,在景雪变的建议下,运城市文化艺术学校创办了戏剧小梅花定向班。因为将大量心血倾注在孩子们身上,大家都亲切地唤她为“校长妈妈”。2005年至今,小梅花定向班已经培养出30名全国小梅花奖演员。目前,这30朵“小梅花”已经能够同台演出蒲剧《杨门女将》、《银屏公主》等传统保留剧目,蒲剧新生代正在成长。

 

   坚信人民是戏曲的根

   ——朱女与她的番禺罗家宝青年粤剧团

   9月15日,广东省东莞玉兰大剧院,番禺罗家宝青年粤剧团的演出刚刚结束。听到台下如雷的掌声,剧团团长、粤剧名角朱女不禁热泪盈眶。她告诉记者,“两个晚上上演的大型古装粤剧《骄后武则天》、《梦断香销四十年》,观众几近满座,这对我们民营剧团来说是极大的鼓舞,让我们有信心继续走下去、演下去。”

   能够成为第一家进入东莞玉兰大剧院的民营剧团,罗家宝青年粤剧团具备了相当的实力。这家由粤剧“虾腔”鼻祖罗家宝筹建的剧团,成立至今已在的市场上摸爬滚打了9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的朱女2005年加盟这家民营剧团,担当正印花旦和艺术团长。2006年秋至2007年春,朱女带领该剧团在珠江三角洲各市、城镇、乡村演出,创下了连演115场的纪录。目前,该剧团已有演职人员近50人,年均演出180场至200场,范围遍及珠江三角洲、粤西地区及港澳地区,演员多为活力充沛的年轻人,平均年龄约30岁。

   即便如此,剧团的成长也不是一帆风顺。“设备更新、演出淡旺季、人才流失……种种现实问题,单纯靠演出维持生存的民营剧团往往力不从心。”朱女告诉记者,“记得有一次,我们到成都锦里见到一个捏面人的摊位,上面的面人最便宜的38元,最贵的380元。我站着看了一会,突然落泪了——演了半辈子,一张戏票还不如一个面人贵。”

   然而,朱女和罗家宝青年粤剧团却没有打退堂鼓,而是更加努力在民营剧团发展的道路上求索。2008年,该剧团得到政府扶持正式落户东莞市,在保持广州罗家宝青年粤剧团牌照的同时,并列悬挂东莞市石排燕玲粤剧团牌照,开始探索民办公助的经营模式。此外,青年剧团多年来一直延续培养、重用青年演员的优良传统,多次邀请京剧大师周公谨、广东粤剧艺术大剧院教授、音乐家等专家前来指导艺术创作。众人还常常聚在一起,一边看着电视戏曲频道,一边说戏。“观众欣赏的标准是逐步提高的。”朱女告诉记者,“我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因为人民是戏曲的根。”

   扎根农村,扎根民间,罗家宝青年粤剧团多年的辛苦付出得到了人们的认同与肯定,也获得了支持与回报。朱女告诉记者,剧团此次在东莞玉兰大剧院演出时,很多观众是“老面孔”,平时在各镇各村看戏,当晚特意赶来剧场买票捧场。“40元至180元的票价,还有很多人看了第一晚立即去买了第二晚的。这几天,我们还陆续收到一些地方的邀约电话,希望我们能过去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