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151799位游客 | En
 

保护戏曲,创新戏曲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12-08-20 09:47:48访问次数:3751

    作为“非遗”的戏曲,国家已经公布了多项代表作名单,也拿出了不小的一笔钱进行保护。那么,保护什么呢?我曾提出“六保”:剧种、剧团、剧目、人才、园地、规制。好多地方保护得很有成效。以昆曲为例,在未成为世界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之前,六个剧团已经有三个和其他剧种合并,有一个正准备合并。成为世界“非遗”之后,都独立了,而且恢复了在“文革”中被撤销的永嘉昆剧团。台湾也乘势创办了台湾昆剧团和台北昆剧团,近年也不断过海峡来大陆参加活动。京剧虽然不是濒危艺术品种,但我国还是把它保护起来了。据2004年统计,全国有110个京剧团,除了西藏、海南外,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有各种体制的京剧团。地方戏,现在有30个以上剧团的剧种依次是:豫剧、秦腔、评剧、晋剧、越剧、粤剧、川剧、河北梆子、黄梅戏、蒲剧、花鼓戏、采茶戏。其中有的剧团实际上名存实亡,但各地仍然承认它,说明当地领导者不愿担当在自己手上把剧团消灭的恶名。这就好,保护住剧团,就可能保护住剧种和人才,创作、演出也就有了依托。但是,还是应该有点危机感,应该头脑清醒。在我们的体制下,领导者一句话有可能就吊销一个剧团,从而消灭一个剧种!

    保护作为“非遗”的戏曲,需要静态保护,更要动态保护。静态保护就是盖博物馆,把资料保存在博物馆里,供观瞻、研究、教学、创作所用。动态保护就是保护在剧团,保护在演员身上,保护在民间艺术活动中,也可多家保护,异地保护。对活着的表演艺术,首先要在动态保护上下本钱、下功夫。很难想象,神采飞扬的演员,可以像资料一样封存在博物馆里。总之要千方百计地保护,绝不能“自生自灭,活死由之”,也不能“不求所有,但求所用”。而传承、推陈出新、创新,则是最积极的保护。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理念,毛泽东在延安讲话中就早已讲透彻了。他说:

    要继承一切优秀的文学艺术遗产,批判地吸收其中一切有益的东西,作为我们从此时此地的人民生活中的文学艺术原料创造作品时候的借鉴。有这个借鉴和没有这个借鉴是不同的,这里有文野之分,粗细之分,高低之分,快慢之分。所以决不可拒绝继承和借鉴古人和外国人那里的优秀成分。但是继承和借鉴决不可以变成替代自己的创造,在文学艺术中对于古人和外国人的毫无批判的硬搬和模仿,是没有出息的文学教条主义和艺术教条主义。

  戏曲的发展,还要坚持百花齐放,要在保护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创新,要追求戏曲现代化。推陈出新从剧本讲,就是整理改编。现在我们看到的各剧种的经典性剧目,除了昆曲外,绝大部分是整理改编过的。整理改编工作并没有终结。为观众计,为戏曲剧团的生存计,仍然需要进行推陈出新的工作,继续整理改编。

   但是现在有一种现象很值得注意。前时山西长治市上党落子剧团进京演出《申纪兰》时,团长郭明娥说,虽然这个剧种很受群众欢迎,但是在一些传统活动中却不请他们,原因是落子是民间小剧种,不能敬神。煤矿也不请他们,说他们敬不了“窑神”,怕出事故。她说,现在社会风气倒退了。如果这种倒退了的风气、观念得不到推陈出新,戏曲的整理改编恐怕很难进行下去,改也是白改。

 古老的戏曲艺术要想当代观众喜闻乐见,就要有新内容新面貌的新作品,这就必须使戏曲现代化。张庚先生在延安时期就提出了戏曲的现代化问题,以后又多次加以论述。从张庚先生的论述中,我们可以知道,现代化的内容大体包括:从内容到形式改革传统戏;紧跟时代潮流,创作表现现代生活的现代戏;以新的历史观点创作历史戏;培养一代新的创作和表演的艺术人才;改革旧的行规制度,建立新的艺术生产机制。

  由此可以知道,创作新编历史戏和现代戏占着举足轻重的分量。著名戏曲理论家郭汉城先生曾说过,“现代戏是现代化的试金石”。

  在历史戏的创作中,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取材。表现地方题材,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十分重视的,戏也能排出来,能不能保留下来却不一定。《立秋》所以能够轰动,是由于晋商恢复了诚信为本的儒商荣誉,不再是奸商,国家又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晋商于是成了热门题材。如果《立秋》出现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很可能出不来。因此,写地方题材的历史戏,也要有领导者、创作者的眼光与胆识。而为剧团的生存、生计考虑,大量的恐怕还是要选取那些没有地域局限的共享题材,在这方面,不妨借鉴一下上海、黑龙江的思路与做法。上海京剧院的《曹操与杨修》、《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成败萧何》,龙江剧的三部曲《双锁山》、《荒唐宝玉》、《木兰传奇》,都不是上海和黑龙江的故事。

 现代戏创作中的难题是写真人真事、活人活事。这也是地方领导者和创作者大力提倡和努力实践的,确实出了不少感动人的戏。但仔细想来,究竟是真人的事迹感动了人,还是艺术的魅力感动了人?恐怕还是真人的事迹。但从长远着眼,艺术创作不能满足于生活原型的生动,而应追求艺术形象的鲜活。

 因此,创造艺术典型,在戏曲舞台上塑造出各种活灵活现、神采飞扬、千姿百态的人物形象来,才应该是孜孜不倦的追求。这就不能仅仅满足于写出一个剧本来,还要音乐唱腔、舞台美术、表演导演综合的相辅相成的相得益彰的表现,这才是一个完整的戏,才可能成为保留剧目。

  现在,都在强调精品意识,要求打造品牌。而打造是需要高端人才的,戏曲创作更需要一个旗鼓相当配合默契的班子。这个班子里,现在最短缺的不是演员,而是编剧和导演。这就出现了少数编剧、导演到处抢的局面,出现了“外来和尚”、“飞行导演”、“电话导演”的名号。这种局面不改变,即使政府支持、给钱,依然繁荣不起来。如果每个地方,每个剧种,每个大剧团都有了一些具有才、情、胆、识的创作人才,再加之创作环境宽松、艺术民主,还怕没有好戏吗?

  因此,下决心、下功夫培养戏曲创作人才,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作者系戏曲理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本文发表时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