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7724629位游客 | En
 

【新疆网】消失的新疆京剧大武生

类别:新疆网作者: 陈娇娥发布时间:2012-08-09 10:01:38访问次数:5415

武生,就是京剧中擅长武艺的角色。武生通常分三大类:长靠武生、短打武生、箭衣武生。长靠武生:装扮上穿靠(身后有4面旗子的戏装),头戴盔,着厚底靴,持长柄武器。外形上要有大将风度,有气魄,工架要优美、稳重、端庄。短打武生:着短衣裤,持短兵器,内行的说法是要漂、率、脆,打起来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箭衣武生:身穿箭衣、厚底靴,介于长靠、短打之间,唱念较重。从5月起本报记者走访了三家剧团及相关管理部门,寻找新疆武生的足迹。

 

 

 

 

 

短打武生(上图)和长靠武生(下图)是京剧最重要的武生类型,长靠武生要有大将风度和气魄;

短打武生,着短衣裤,持短兵器,打起来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

 

新疆网讯(记者陈娇娥报道)如今专业武生在新疆已经绝迹,我们能从高晓松的电影《大武生》里领略京剧武生的艰辛生涯及舞台风采。所谓大武生,就是戏迷对上述长靠武生的俗称,也是过去对京剧团体中称得上台柱子的武生的尊称,是武生中最具气魄、艺术要求最高的行当,能够称得上“大武生”的京剧演员,实可谓万里挑一的人才。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新疆的京剧舞台上,活跃着武生的英姿。如今,新疆武生的风采只存在于老人的回忆中。


现实


新疆京剧武生戏销声匿迹


5月初,乌鲁木齐市京剧团副团长何铁军告诉记者,京剧与其他地方戏的一大区别,在于其有着独立的武戏,虽然有些地方戏也有武生、武旦、武丑、武花脸等行当,但极少像京剧那样,可以列出《长坂坡》《挑滑车》《借东风》《回荆州》等长长一串武戏剧目。比如,秦腔。秦腔也有武生戏。现任乌鲁木齐市秦剧团团长的王永立,曾是市京剧团的武生演员,他说,尽管秦腔也有武生及动作戏,但通常只用于点缀,整体特色还是以唱为主。


自清末以来,中国京剧界曾有过李春来、俞菊笙、黄月山三位创立自家流派的武生泰斗;民国以后,孙毓堃(1905~1970)、高盛麟(1915~1989)、张世麟1918~1996)、王金璐(1919~)、厉慧良(1923~1995)、沈宝祯(1939~2012)等武生名家也曾活跃在京剧舞台上;到了如今,国内也有赵永伟、刘盛春等著名武生,刘盛春表演的《挑滑车》还登上过央视戏曲频道,其视频在土豆网上也被许多网友追捧。


不过在新疆,武生与武生戏的情况就颇为暗淡,在今年的整个“百姓周末大舞台﹒春季演出季”中,观众们在新中剧院看到的京剧,诸如《玉堂春》《金玉奴》红娘》等,均是以文戏为主,由青衣演员高茜和小生演员刘鹏主演的《佘赛花﹒路遇》,虽有一些动作戏,但也只能称为“舞蹈动作”,真正的武戏则一幕也没有。


市京剧团副团长何铁军告诉记者,自2004年团里演过一次武戏《白蛇传》之后,就再也没有上演过武戏。

 

 

往昔


数十名武生舞台竞辉


京剧武生在新疆,曾经有过辉煌。


今年70岁的刘泽环曾是新疆兵团京剧团的著名武生演员,他9岁考入北京的中国戏曲学校,17岁学成毕业,进入当时的兵团京剧团,成为一名武生演员,长靠、短打、箭衣样样精通。他回忆说,1953年至1965年,是新疆京剧武生戏最红火的时代,那时,京剧演出中文戏和武戏的比例是对半,南派、北派的武戏均有,戏目十分丰富,武生数量也相当可观,有高薪邀聘的、北京戏校分配的,还有本地培养的武生,总计达到四五十名之多。其中,梁慧超、翟宏鑫、郑永春、高松岭等,都是武生中的名角儿,个别演员的月薪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达到了1000元。“当时,新疆京剧的整体环境很好,演员数量多,水准高,观众也懂行,我记得那时人民电影院的电影票是一毛钱一张,但京剧票却是8毛到一块,场场满座。”在刘泽环的回忆里,当时的武生行当十分红火,演员间竞争也激烈,台上比技艺,台下比练功,使新疆的武生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刘泽环记得,他于1959年来到兵团京剧团时,团里优秀的知名武生就有8名之多,在这之前的1958年,在西安举行的西北五省区京剧汇演中,兵团京剧团表演的武生戏《雁荡山》,获得了极高的赞誉,使兵团京剧团的武生成为国内武生界首屈一指的高水平演员。


随后,“文革”到来。样板戏成为那个时代的主要剧目。文革结束后,新兴娱乐又迅速崛起。新疆京剧团和兵团京剧团都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停止业务,其后处于自行解散状态,只有市京剧团一直坚守至今,但曾经辉煌的武生和百十出精彩的武戏却未能延续下来。


刘泽环曾是新疆著名武生,他也培养过不少后起之秀。现任市京剧团团长的祝永刚,秦剧团团长王永立,曾为市京剧团优秀武生的刘江、班虎,均是他的学生,但这些曾经的武生如今都已年近五十,且多年前就已不再表演武戏,而新一代年轻演员中,已经没有一个能称得上是武生了。


没有武生,自然就不会有武生戏。

 


探究


不仅仅是现代娱乐的冲击


新疆没有武生,绝非现代娱乐冲击这么简单。


现年49岁的刘江,曾是市京剧团的优秀短打武生,在他看来,当一名武生演员虽然辛苦,但也并非无人愿意,至少在内地,武生人数还是较为可观的。但在新疆就不然,这至少是三种因素造成的。


首先是生源少。由于武生对演员的相貌、身材、体魄、体能、敏捷度等都有相当高的要求,拥有这些先决条件后,还必须有一定的演唱水准,再加上勤学苦练,最后才能成为一名武生。“我和我们团现任团长祝永刚、团长助理汪岩、市秦剧团现任团长王永立,都曾是武生,也是同学。1977年,我们十一二岁时,一起进入当时的乌鲁木齐市艺校京剧班学习,一年级时,每一个人都要练基本功,到了二年级,老师才会根据每个学生的不同特点给大家分行当,当时领受武生行当的有八个人,后来有四个人在进团没几年后就改行了,当时还是二十几岁的他们,觉得在新疆演京剧前途不大,就离开了剧团。目前团里只有三人,祝永刚、汪岩现为行政人员,2004年后没有武生戏了,我也改唱小生戏,我们都不再表演武戏。”刘江说。老一代武生退守幕后,新一代武生却没能跟进。刘江谈道:“生源本来就少,比如要招39人,只有40人报名,选择余地就很小,导致了现在团里没有真正武生的局面。”


学武生的人少,这便涉及到第二个因素。在市京剧团演员刘江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只见文件柜与墙面的夹缝里竖着两把旧花枪,暖气包上还插着两把长刀,刘江说,那是他的道具,虽然年近五十,他在记者面前演示时,依然能将腿踢到头顶。武生的硬功夫,是靠汗水练就的。“夏练三伏,冬练三九,那是必然的。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因为练功演戏至使肌肉骨骼受伤、皮肤被刀枪划伤等,都是家常便饭。”刘江的感慨里也有无奈,“武生需要苦练,但现在的新疆京剧市场能为其创造的回报却微乎其微,武生行当的萎缩和断层,就丝毫也不奇怪了。”


还有第三个因素。2003年,市京剧团的群众剧院被征迁,新剧院至今未能交付,团里的临时排练场地一直只有四十平方米左右,且房顶较低。“这样的排练场,动作场面稍微大一点的戏就无法排练,比如把花枪挑出去,一下子就触顶了,这肯定不行。再比如有些戏里要舞水旗,通常要十六个人站成一排才能舞得有气势,但这个场地,连八个人都舞不开!”刘江说。没有合适的排练场地,武戏自2004年起就在市京剧团的演出戏目里消失了,武生也失去了展示自己的舞台,对于演员来说,没戏可演是致命打击,练功积极性必然受到影响,时间一长,功夫就退化了。


这些因素,最终导致了武生的断层。

 

 

出路


在困境中难觅希望


刘泽环当年演武生时,兵团京剧团曾有过200多名演员,算是行当齐全。


京剧行当又称角色,现在主要可分为生、旦、净、丑四大行当,每一大行当下又可分为数种类别。以生为例,又分小生、老生、武生、娃娃生等,小生中又可分为武小生、文小生,老生也可分为武老生、文老生,以此类推。


但如今的市京剧团仅有68名演员行当已经不齐了。有些行当还可以由其他行当的演员兼演,比如青衣演员有时也演花旦,但武生却没有人能够兼职。同时,要演武戏,一个武生是不够的,还要有能与他对打的其他武生,以及诸如武旦、武花脸、武丑等其他以表演武戏的演员,这些行当,市京剧团几乎都没有。


乌鲁木齐的观众还有没有机会在剧院里看到本地京剧团的武生戏?刘泽环对此持悲观态度:“每一个时代都有其流行的文化生活,我们那个时代,京剧很红火,而现在电影电视剧都很流行,这也是很正常的事。京剧不能重现当年的风光其中的武生戏,自然更难有用武之地,几乎可以说,乌鲁木齐的观众再也不可能在舞台上看到本地京剧的武生戏了。”

 

武生戏,真的就此淡出乌鲁木齐了吗?


关于武生与武戏,市京剧团并非没有过复兴的打算。


团长祝永刚和副团长何铁军都表示,从内地引进武生演员,是条出路,但以现在的人事制度来看,各项待遇还跟不上,难以吸引人才。剧团还可以邀请内地武生来乌鲁木齐,跟团里的演员联袂演出,但狭小简陋的临时排练场又不能满足排演需要。看来,要想复兴武生就必须先解决市京剧团的硬件问题。


上世纪八十年代,京剧萧条,新疆京剧团和兵团京剧团相继停止了业务。如今,市京剧团是新疆惟一的京剧艺术团体,市文化局副局长阿迪力﹒阿不都热依木表示,京剧团的一些行当青黄不接,的确是个现实问题,文化局也一直在帮助和支持市京剧团吸收新鲜血液,以保护和支持京剧在新疆的发展,未来,还将给其更多的帮助,以保住京剧在新疆的这颗火种,并努力使其走向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