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737911位游客 | En
 

王珮瑜用时尚演绎传统 盼改变京剧演员板正印象

类别:作者: 赵鹏发布时间:2012-05-04 10:17:01访问次数:6185

    她真诚率性,特立独行;她14岁学京剧,25岁任剧团副团长;她一度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被称为“京剧浪子”;

  她在博客这样描述自己:唱老生的女生,乐观的悲观者,激越的冷静分子,邋遢的洁癖患者,随性素食主义,温和改革,积极保守。

  她就是“京剧第一女老生”、“小冬皇”王珮瑜。4月20日,她带着《墨本丹青版赵氏孤儿》亮相深圳大剧院。在化妆间里,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她……  

  1 从“小冬皇”到“瑜老板”

  “白虎大堂奉了命”一句导板刚刚唱完,深圳大剧院里的掌声、叫好声就响成一片。深圳是王珮瑜2012年全国巡回演出的第五站。她的巡演完全交给了市场来运作。她的戏票最高价在深圳卖到480元,在巡演第三站的武汉卖到580元。

  65年前的1947年8月,上海滩大亨杜月笙六十大寿,适逢粤桂川皖等地水灾,杜月笙决定假赈灾义演之名贺自己寿辰,在上海中国大戏院举办“赈灾义演”,京剧名角齐聚上海。

  素有“冬皇”美誉的京剧女须生孟小冬,这次连演了两场《搜孤救孤》。根据上海文史馆馆员、京剧名票范石人的回忆,孟小冬这两场演出,引得川陕平津台等地的戏迷,不惜重金坐飞机买黄牛票来听戏。

  50万元(旧币)一张的门票竟被炒到500万元,还买不到。买不到票的戏迷为了收听实况转播,争相购买收音机,令上海滩的收音机脱销。著名科学家王选回忆:

  “那两天的上海滩是家家打开收音机,户户收听孟小冬的演出实况。这出戏,孟小冬每个腔都唱得让人回味无穷。”

  就连四大须生之一的谭富英看完戏后,也连声称绝,遇人便说:“小冬把这出《搜孤》给唱绝了,我们都唱不过她,反正我这出戏是收了。”收了,就是再不唱了。

  孟小冬1949年随杜月笙迁到香港,1950年嫁给了杜月笙。那两场演出,成了她告别舞台的绝唱。所幸,唱片公司把当时的舞台实况灌制成唱片,让“冬皇”的绝唱保留到了今天。

  凑巧,《搜孤救孤》是王珮瑜进入京剧老生行当的开蒙戏。她一开始就跟着余派老生创始人余叔岩的京剧唱片“十八张半”和孟小冬的1947年版《搜孤救孤》呀呀学唱。直到她“成角儿”了,有空她还会拿出余叔岩的“十八张半”磨一下自己的耳朵。

  1995年,正式学戏不到3年的她以一折《文昭关》技惊四座,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元寿惊叹道:“这不活脱脱又是一个孟小冬吗!”那时,王珮瑜16岁。从此,“小孟小冬”芳名远播,粉丝称她为“小冬皇”。

  她现在被戏迷们更多地称作“瑜老板”。她说:“那年有人叫我一声‘瑜老板’,嗬,我这心里头,美!回去还跟我妈说,今天有人叫我‘瑜老板’啦!———为什么这么喜欢?因为过去的好角儿都叫‘老板’。”

  2 爱出风头的小童星

  王珮瑜说:“我生来就是属于舞台的,一到舞台上就感觉跟平时的自己不一样。”身为苏州人,她从小就学苏州评弹,小学和初中,经常参加市里的各种表演,是苏州当红的小童星。现在在网上还能找到她当年唱苏州评弹的视频。

  她的舅舅是京剧琴票,平时喜欢到票社拉胡琴。一次,舅舅跟她说:“你学了那么多东西,可是京剧还不会,去学一下京剧吧。”于是,她就跟着舅舅去学京剧。

  开始,她学的行当是老旦。用她的话说:“一开始就没想过学老生。”唱了两个月,赶上了苏州的京剧票友比赛,第一次上台她就拿了金奖。接着参加江苏省的票友比赛,又拿了金奖。

  此后,她常被邀请到电视台、电台录制节目。一次,一位老先生到录音棚找到她说:“我叫范石人,上海来的,我是专门研究余(叔岩)派的,你想不想改唱老生,因为你要是一直唱老旦的话,即使唱成李多奎(老旦“李派”创始人)也不能‘挂头牌’的。”

  那时她不知道“挂头牌”是什么意思,但知道“挂头牌”就意味着出风头。于是,她就听了范石人的建议,改唱老生。

  当时听范石人说是研究余派的,王珮瑜听成了“于派”。在她的认识中,“于派”就是京剧名家于魁智所宗的流派,她不知道于魁智学的是京剧老生的杨(宝森)派。

  就这样,爱出风头的她竟稀里糊涂地入了余派,她根本没想到,日后她会成为余派老生的第四代传人。还在上初中的她只能在寒暑假到上海跟着范石人学戏,范石人跟她说:“孩子,你来上海,我带你在上海都红。”

  范石人送给了她两份京剧录音:余叔岩的“十八张半”和孟小冬的《搜孤救孤》。

  她第一次登台唱余派戏,是在上海的一个票友聚会上,那时她13岁。她先唱了一段老旦,又唱了一段老生的“昔日有个三大贤”。一两百观众反应很热烈。这给了她很大的鼓舞。

  后来,范石人带她去参加上海戏曲学校的一次周末茶座。她在茶座上唱了一段戏,让在座的余派京剧专家王思及欣喜若狂,当场就跟她说:“你考上海戏校吧,我给你当推荐人。来了以后我教你,我跟范老师一起教你。”

  当时,她上初二了,而戏校的小朋友大多在三四年级,戏校收她进来,就牵扯到基本功训练和文化课的教授等诸多问题。王珮瑜就给当时的上海市文广局局长、尚(小云)派旦角演员马博敏写了一封信,恳请能进入上海戏曲学校学习。

  她妈妈带着信去找马博敏,马博敏正在开会,她妈妈就在门口等了三个小时。马博敏看完信之后非常感动。最终,上海戏校以招师资的名义把她招进来了。她成了新中国成立后专业戏校招收的第一个京剧女老生。那是1992年,王珮瑜14岁。

  1993年底,上海举办纪念程君谋的京剧演出,邀请了梅葆玖、梅葆玥、尚长荣等京剧名宿。因为梅葆玥身体不舒服,程君谋的儿子程之,向主办方举荐了王珮瑜出来替梅葆玥唱《文昭关》,这正是她进入戏校后跟王思及学的第一出戏。

  戏唱完,台下的梅葆玖按捺不住喜悦,拿着相机上台给王珮瑜拍照,回到北京后逢人便夸王珮瑜。后来她到北京演出,北京京剧界的人说:“玖爷说的唱余派特别好的上海的小姑娘,就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