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7866410位游客 | En
 

走进梨园,春色如许

类别:作者: 徐 馨发布时间:2012-04-26 10:56:04访问次数:3689

         

  图为上海京剧院年轻演员训练照。

 

  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看起来和大多数同龄人没什么不同,喜欢听周杰伦、陶喆的歌,喜欢玩最新的iPad游戏,喜欢尝试这个大千世界的新奇事物。抛开堪称“世界青年”标志的流行文化的外衣,他们承袭的,是中国舞台表演艺术的传统基因,口里是水磨调、西皮二黄,身上是水袖功、椅子功……他们,就是小荷初露的青年戏曲演员。
  日复一日,从练功场到舞台
  先让我们走进这群年轻人的生活片段。
  镜头一
  4月6日9:00,中国戏曲学院。
  位于北京西南部的中国戏曲学院春意盎然。在这个寻常的周五上午走进学院,虽不过9点,已有小锣声声从校园的一角传来。寻声而去,伴着师傅口中的“锵其嘚其”,一个扎着大靠的男孩正在一楼排练场练功,他身后是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女孩,虽没“扮上”, 一看架势就是英姿飒爽的武旦——日复一日的练功,就为舞台上一刹那的光芒,为儿时就落在心中的戏痴种子。
  镜头二
  4月19日19:30,北京长安大戏院。
  曾经的吉祥剧院已成云烟往事,论及今日京华看京戏的去处,首推长安大戏院。唱响今夜舞台的,是第五届青年京剧研究生班(“青研班”)的旦角新秀。《三击掌》、《望江亭》,马佳、王盼等年轻演员带来当年王瑶卿、张君秋的代表剧目,前者的“西皮快板”如珠落玉盘,后者的“南梆子”则突出了张派声腔的华丽——进修、汇报演出,年轻演员成长的助推器。
  此前,还有4月13日至17日,首届京剧流派班66名毕业生在北京进行的毕业公演;3月10日至4月26日,北京、天津、上海、黑龙江、武汉,全国9个省市则先后举办37台第五届京剧研究生班汇报演出,既有常演的经典如《龙凤呈祥》、《锁五龙》,也有很少整本上演的骨子老戏《通天犀》、《湘江会》。可以说,近两个月来亮相的百余名年轻才俊,集中 了众多京剧院团的青年演员;演员们成长的过程、寻源探路的执着和困惑,亦可以说是其他戏曲门类同龄人的真实写照。
  名师指点,教不藏私
  戏曲是口传身授的传统艺术,年轻戏曲演员的成长离不开师傅指点。“教不藏私”,师傅教给徒弟的,既有技艺,也有艺德。师承奚(奚啸伯)派老生的国家京剧院青年演员黄佳,前不久在《将相和》中出演蔺相如。“我以为黄佳最多可以跑‘二路’,没想到如今璞玉已成美玉,或许未来将是无价的和氏璧呢。这是怎么调出来的?”戏曲编剧李学忠对黄佳的表演很惊讶。听闻此言,京剧表演艺术家朱秉谦颔首微笑,正是他手把手教的黄佳。刚教完这出《将相和》,已近耄耋之年的朱老,又主动请缨,要为年轻演员“回一回”萧长华老先生的戏,这可是小辈演员求之不得的机遇。
  4月23日,“青研班”的学员们演出了《长坂坡》,主演王雪清是北京京剧院的“70后”,指导他学这出扎靠武生代表作的,正是武生泰斗、93岁高龄的杨(杨小楼)派传人王金璐。每次,老人都是在自家居室授业徒儿。国家京剧院的花脸演员刘大可,刚主演了全本大戏《通天犀》,这出戏已多年没有被完整地演出过,考验的主要是架子花脸的功夫。演出为刘大可带来许多赞赏和鼓励,隐在他身后的,是16年来多位老师的倾心传授,如教唱念的李欣、教武戏的任凤坡。
  自我成全,学不取巧
  京剧艺术家王瑶卿有一句话,“读读本儿、认认人儿、找找事儿、琢磨琢磨心里劲儿、按点玩意儿。”年轻戏曲演员若要有所作为,还需勤学苦练,可谓自己成全自己。国家京剧院的王璐,是当前文武兼备的优秀武生演员,前不久主演了大戏《野猪林》。其表演虽有对前辈的描红之感,尚未化为自己的艺术,但整体看来做功细致,唱念工整流畅。这既有京剧表演艺术家李光倾囊相授的汗水,也有王璐自身的努力:除了排练场,他将很多时间花费在剧院的资料室,查阅当年李少春首演这一剧目至今的相关资料,琢磨戏词的含义与前辈的表演精华。为了聊戏,他和同为年轻演员的刘大可,在咖啡馆坐到了夜半时分,兴致来时伴之以云手起霸。
  谈元,湖北京剧院演员,每天有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在排练场度过;单雯,江苏省昆剧院演员,年纪虽小已初有成绩,她有一个习惯:从其他戏曲表演中汲取精华;上海京剧院演员王佩瑜,早已成名,每天除了练功,还有一项功课:从头到尾听一遍“十八张半”(早年间余叔岩录制的经典唱片),为的是“熏”耳朵。
  多方支持,保驾护航
  青年戏曲演员关乎梨园的未来,在流行文化占据主流的今天,他们的存在宝贵而脆弱:戏曲学院的生源数量有所下降;部分优秀的戏曲演员转行进入影视娱乐界——青年演员的成长与成才离不开政府、院团以及各界的支持。
  为年轻演员提供锻炼与展示的机会,已成各院团的共识。国家京剧院举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优秀青年演员展演,60名年轻人在20天集中上演了17台大戏;上海京剧院连续举行“青春跑道”系列演出活动、北京京剧院举办“魅力春天”青年京剧演员擂台赛……上海的天蟾剧场、北京的梅兰芳大剧院、长安大戏院,人们已开始有意识地每年集中一段时间,将舞台的中心让给众多优秀而又有几分稚嫩的梨园新人。“闲时置忙时用”,登上大舞台,是对年轻演员艺术水准的检验,也是对年轻人加强自我学习的督促。“百学不如一练,百练不如一演”,许多技艺正是在一出大戏的排演中习得。而中国戏曲学院与一些部门合办的“流派班”、“青研班”的开设,则为众多优秀青年演员的进一步提升打造了平台。以院团为依托,从演员自身条件出发为其配备当前最好的老师,将演员培养和院团建设相结合,这两大京剧人才培养的战略工程,正源源不断地为戏曲舞台输送人才。曾经被忽视的行当与流派后继有人,曾经被封箱的传统剧目被整理复排,仅第五届青年研究生班就培养了15个流派的年轻人。
  身正逢时,难题待解
  青年演员的发展也面临一些难题。其一,年轻人的登台机会还不多。以武生武净为例,其最好的艺术年龄是33岁之前,但是在重文轻武的舞台上,演员20多岁挑梁武戏的机会较少。尤其是“四梁八柱”的配演更难获得充分锻炼。其二,多数演员缺少集中的充电时间。如今,年轻人为成名成角者配戏的演出任务较多,缺少自我学习的时间、精力与机会。“荷花好看,水下的藕是基础。”戏曲研究专家崔伟用这个比喻,说明终身学习对戏曲演员的重要性。协调好演出任务与进修的关系,需要院团与演员的平衡与统筹。
  放眼梨园,春色正浓。一批又一批优秀的年轻戏曲演员正脱颖而出。他们有自觉的奉献艺术的热情,也有自觉的反思当前戏曲问题的思考;他们将自己的青春交付丝竹琴弦和水袖长衫,也乐于在闲暇之时参加电视选秀、客串电影大片;他们懂得在网络社交的时代为自己、为戏曲广罗粉丝,更懂得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练功中打磨自己,静待舞台大幕拉开的那一刻,静待艺术上化茧成蝶的那一瞬间——寄情梨园,他们选择了这样的青春,也就给了我们对梨园未来的美好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