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7704205位游客 | En
 

尚长荣:发展戏曲要务实戒浮躁

类别:作者: 天天新报发布时间:2012-02-06 09:52:37访问次数:3186

尚长荣:发展戏曲要务实戒浮躁


  在追求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当下,中华民族传承千百年的传统戏曲的发展,也牵动着无数戏迷的心。如何在“传承”和“创新”中取得一个平衡点,是当代戏曲人不可回避的问题。记者日前采访了中国剧协主席、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就该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民族戏曲要良性发展

  离不开出人出戏的根本

  新作力作要贴近时代

  新报记者:作为一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您觉得京剧等古老戏曲和当代戏曲人目前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尚长荣:论起当前文化艺术界的发展现状,确实是非常难得的可喜局面,而民族戏曲要良性发展,自然还是离不开出人出戏的根本。我们搞艺术的人只有更加努力地为社会和广大观众奉献优秀作品,才能回报他们对戏曲的热爱和支持。

  从当前全国京剧院业务建设现状及面临的挑战来说,我对京剧艺术发展前景是很乐观的。我们现在绝对不能再用上个世纪的眼光来要求戏曲,也不可能再回到那种盛况空前的辉煌局面,现在戏曲的确面临着新时代的挑战,社会毕竟是在发展的,但只要出人出戏这一根本不动摇,戏曲完全可以迎接这样的挑战。

  至于当代戏曲艺术从业者,首先要调整的则是心态,其实近一段时期我也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如今最应提倡的就是务实二字,最要克服的就是浮躁的心态。不管是哪个文化领域中都存在着这样的现状,整个文化环境都不可避免受到外界影响,都应倡导务实的精神。唯有坚守务实作风,才能够潜心地进行戏曲的研究、继承、推动和创新工作。

  为什么要再三强调克服浮躁的问题呢?在生活节奏日益紧凑的当下,凡事都讲究“速见成效”,而浮躁就是隐藏于这种种“闹忙”背后的危机,人一浮躁就容易出问题。回顾以往五六十年,我们在浮夸浮躁上吃的亏是不少的,所以才特别要强调务实的作风。

  当然除了要克服浮躁心态外,我们也要克服不成功的教训,曾经走过的弯路、吃过的亏,都应该要避免。作为一个戏曲人,要思路敏捷、审时度势,要知道当今观众要看什么、听什么,摸准了观众的脾性,才能创作出他们喜爱的优秀作品。

  新作力作要贴近时代

  做到通俗而不媚俗

  新报记者:“继承”和“创新”素来是戏曲艺术绵延发展不可缺失的两个方面,但碍于有限的人力、物力,戏曲艺术传承工作常常在继承和创新上难以平衡,您认为如何才能两者兼顾不失之偏颇?

  尚长荣:继承和创新不应该是矛盾的,我们有唐诗宋词元明杂剧,我们有二三百个戏曲剧种,而且中国的戏曲那么绚丽多彩,可以说这种艺术形式真是独一无二的,而且现在我们在继承研究和推动出新上干得很有成绩,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

  纵观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民族戏曲艺术,数量有我们那么多吗?运作得有我们那么好吗?观众群的数量有我们这么巨大吗?现在有些人盲目崇洋,觉得只有西方艺术是好的,而民族戏曲都是陈旧的,这也不对,你总不能只看平地不看山啊,我们要承认民族艺术形式是好的,虽不应妄自尊大,但也不要妄自菲薄。

  我们对待传统艺术不仅要敬重赞美,更要好好地将其记录传承下来,这是根。就说我们传统戏,有些最老的即便只能记录也要抢救下来存入宝库;能够经常上演的则要精排精演,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与此同时,我们再花力气进行创作,争取有新作、力作出台。但我也要强调,新作力作要从内容上贴近时代,不能一味追求形式上的猎奇,要通俗而不媚俗。

  新报记者:从《曹操与杨修》、《贞观盛事》到《廉吏于成龙》,您的新编京剧总试图从当代审美的角度出发,为传统京剧寻到和时代同呼吸的可能。但显然如今层出不穷的新编京剧也并非部部能赢得新老观众的认可,尤其是爱听老戏的观众对新编戏很难接受,甚至存在抵触情绪,您能否分享一下您的成功经验?

  尚长荣:谈不上分享,但我可以谈一些我个人的体会,要说老观众对新编戏有抵触情绪,我不赞同这样的说法,老观众最不喜欢看的其实是“走火入魔的外包装作秀和热炒”,这样的作品别说老观众不爱看,新观众也不会喜欢,我相信这样的作品也是经不住时间和历史的检验的。所以搞创作既要大胆也要小心,要充分发挥本剧种自身优势,这是艺术创作上的思路和理念。

  说到底搞戏还是应当要百家争鸣,要欣喜看到风格各异的作品,这就和流派纷呈一样,要百花齐放才能蓬勃发展,不宜也不能千篇一律,最终只能由观众的认知度和喜好来检验。搞戏可以成功或者失败,但要有符合艺术逻辑的思维和理念。这不但是要本民族、本剧种的,而且要国人能欣赏和喜欢的,切忌类型化,也不应追求过分怪异。

  就我多年参与新编戏的演出和策划的体会,觉得搞戏不能守旧也不应当冒进,要符合本剧种特有的风格和展现力。越剧和京剧就不同,如越剧经典《红楼梦》和《梁祝》,京剧或是其他剧种也能演,但最对味的自然非越剧莫属。但若帝王将相、巾帼英雄、贞洁烈女等题材,则更加符合京剧的气质。如我看过诸多剧种的《赵氏孤儿》,最好的还是秦腔和豫剧,那种慷慨悲怆无与伦比。其实要真有好戏,根本挡不住观众喜欢,新老观众都一样,认的还是好的人和好的戏。

  海派京剧不应有

  过多的自我束缚

  新报记者:很多人怀念戏曲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辉煌,您怎样看待这种心态?您觉得我们如何在继承传统文化上展现上海这一文化大都市“海派”的气度?对于青年演员您寄予怎样的期望?

  尚长荣:传统观念里将京剧分为南北两派,尊上海京剧为海派京剧,对“海派”二字我的理解是,所谓“海派”就是“海纳百川”那一派。上海城市的最大特点就是海纳百川,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本土文化应该包容并蓄,我觉得上海京剧不该自我限制太多,要多方面地吸收养料,不过多自我束缚。

  至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戏曲辉煌,身处当代的我们要非常客观地对待。当时文化娱乐的活动形式不那么丰富,既没有电视,电影也放得少,一个电子管的广播已经是时髦玩意了,那时候人们渴望文娱生活,要么就是看戏要么就是听书,剧院和书场自然人声鼎沸。

  随着时代发展、时光变迁,现在的文化娱乐形式多样化了,当年一天赶场子看戏看电影的我,几乎也不进电影院,除非有非看不可的好片子,不然买碟或是网络上就都有了。所以现在对待传统艺术要更加爱护,不只要守护和保护经典,也要将传统老戏精排精演。

  我向来是主张“未来在年轻人手里”,他们的进步是京剧最大的希望。至于有些老戏迷爱拿青年人和过往的名角相比,我觉得没必要,不要去比较,毕竟是两个时代的演员了,就如同你也没法拿现在的书法家去和王羲之比,成长的环境不同,不能简单地比较。要说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没见过那些前辈名家的演出,也没有太多留存的影像供他们观摩,要他们怎么去学习呢?对待年轻人,我觉得就应该张开双臂去推动他们,除了传帮带外,必要时候甚至可以“托举”,他们才是京剧的未来。

  新报记者:您觉得真正的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离我们还有多远?

  尚长荣:在大发展大繁荣、建造文化强国的宏图伟业上,我是寄予期望的,并且我深刻明白这种期望要建立在踏踏实实的实干作风上,建立在我们优秀的文化艺术上,只要我们潜心地去做了,我们的“上帝”(观众)一定会继续支持和拥护我们的戏曲艺术。只要能潜心地求索,加上松宽的环境和文艺政策的指引,以及观众的支持拥护,相信文化的发展繁荣前途无量。

  【人物名片·尚长荣】

  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工花脸。京剧艺术大师尚小云之子。第八、第九、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上海市戏剧家协会主席,中国戏曲学院客座教授,上海戏剧学院客座教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人;享“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尚长荣师承陈富瑞、苏连汉、侯喜瑞。代表作品有《曹操与杨修》、《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连环套》、《取洛阳》、《将相和》等。首位“中国戏剧梅花大奖”获得者,曾获文化部“文华表演奖”、中国艺术节“优秀表演奖”、中国京剧艺术节“优秀表演奖”、中国戏剧节“优秀表演奖”、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和 “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上海市劳动模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