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151820位游客 | En
 

梅花奖赛场闪耀几宗“最”

类别:作者: 四川日报发布时间:2011-06-10 16:42:15访问次数:3915

  6月8日晚,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南方片区)在成都鸣锣收兵。10日晚,来自全国各地的戏剧名家将走上红地毯,参加在西南剧场举行的颁奖典礼,35朵“梅花”将同时揭晓。

    川剧、京剧、越剧、评剧……10天时间里,11个剧种共20场演出,让蓉城的戏迷们大开眼界,大饱眼福。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热闹的大戏虽已散场,却给观众留下悠长的回味。而最让人难忘的,则是梅花奖赛场上闪耀的几宗“最”。

 

最浪漫

越剧《蝴蝶梦》上演视听盛宴

    [镜头]悠扬的音乐声响起,两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在纱幔上若隐若现。纱幕背后,一个身着粉色蝴蝶纱衣的女子翩翩起舞,如梦似幻。突然,一声清脆的吴侬软语喊醒了所有人:“夫人,快醒醒,你又做梦了。”原来,《蝴蝶梦》一开场,所有人就被带进了庄周夫人田氏的梦里。

    以这样梦幻的方式开头,越剧《蝴蝶梦》把观众带进一段美不胜收的旅途。

    在剧中,王志萍一人分饰庄周夫人田氏和扇坟小寡妇两个角色。无论是红衣绿佩、粉绸轻纱的田氏,抑或仅仅是素缟白衣的小寡妇,都散发出耀眼的美丽。衣袂飘飘的庄周夫人田氏贤淑端庄,宛若仙子。而手执纨扇扇坟的小寡妇则在蹦蹦跳跳中透着一股娇俏,一举一动都美得让人倾倒,甚至连拭汗的动作都那么动人。

    眼前的美,令人目不暇接;耳旁的美,同样不绝于耳。

   “藐姑射之神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仙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白云深处野渡头,身影常共月轮流”……随手拈一段《蝴蝶梦》的唱词,都是一首韵味十足的诗词。伴着悠扬的越调,吴侬软语在耳边细细流淌,沁人心脾。

    看完《蝴蝶梦》演出后,一位戏迷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演出照片并赞叹道:“人美、服装美、唱词美、表演更美,真是美不胜收!”

最个性

“小冬皇”王珮瑜“原生态演出”

    [镜头]一头精干的短发,一脸疲惫的表情,再加上一个怀疑的眼神,卸了装的王佩瑜看起来并不符合人们对传统戏曲人的 “刻板印象”。这位上海京剧院著名的女老生身上,散发出的不是女子的柔美,而是男子的刚毅。

    和其他热情接受采访的 “摘梅”人不同,王佩瑜并不容易亲近。但对于前来签名合影的戏迷,她却是来者不拒。她似乎不太习惯微笑,但却会调侃戏迷:“我的脸都僵了,你还没照好?”

    14岁出道就小有名气,18岁被梨园前辈赞为“另一个小冬皇”,下海经营工作室败而折返上海京剧院,为陈凯歌电影《梅兰芳》中的孟小冬配音……王佩瑜的人生路,有些不同寻常。

    而这次前来角逐 “梅花奖”,王佩瑜同样不走寻常路她带来的墨本丹青版京剧《赵氏孤儿》,坚持传统戏曲一桌二椅,配合最简单的灯光,用最“寒酸”的舞美开始演出。一场终了,几位身着蓝色长衫的工作人员登台搬动道具,在老戏迷的解说下,观众才知道这是恢复了传统的“明检场”,甚至连乐队都是着长衫在舞台旁。

    这样的“原生态演出”,在20台演出的剧目中,仅此一家。

   “我觉得对待京剧,就应该像对待古玩一样,不可妄动。即使改编,也只能遵照修旧如旧的原则。传统戏曲需要的是一个渠道,而不是改变传统本体。”王佩瑜坦陈自己的戏曲态度。

最大牌

87岁红线女来蓉当“外援”

    [镜头]满头银发,一身银灰色西装,红色丝巾配上黑框超大眼镜,已是87岁高龄的红线女看起来很“潮”,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名伶的艺术“范”。此次蓉城争“梅”,红线女虽然不是主角,却自告奋勇前来当广东粤剧院当家花旦蒋文端的 “外援”作粤剧《山乡风云》的艺术指导。

    与京剧《红灯记》齐名的《山乡风云》,被称为是广东粤剧艺术的代表之作,也是粤剧现代戏的里程碑。红线女扮演剧中第一代“刘琴”,是粤剧的一个经典形象。尽管已30多年没有演过《山乡风云》了,红线女却依然对剧中的每个细节都了然于胸。

    作为艺术指导,红线女表现出一代大师对艺术的严苛要求只是一个音调问题,红线女就叫停了3次;女主角刘琴一个转身开窗动作,红线女亲自示范了四五遍;还认真地跟两个配角比划武打动作。

    红线女的助理告诉记者,从2006年重排《山乡风云》开始,只要这部剧目进行排练,红线女就一定会出现在现场。而这次来成都当“外援”,也是红线女主动前来的。

    尽管已是晚上10点了,舞台上的红线女还在认真说戏。在这里,没有一代艺术大师,没有大牌名伶,只有一个对艺术孜孜不倦追求的演员。

最豪华

把“呼兰河”搬上舞台

[镜头]舞台上,一条波光粼粼的河流,随着灯光的变化,呈现出不同的样貌清晨的呼兰河朝阳初升,夕阳西下时河水通红,夜间的呼兰河星星闪亮,十分逼真。

   呼兰河是整部戏的魂之所系,而剧组竟然把一汪河水搬上了舞台。

   随着创新和改革的步伐,传统戏曲一桌二椅写意化的布景日益开始向大手笔实景制作靠近。在参评本届“梅花奖”的20场演出中,有一多半剧目的布景都采用了实景,而《我那呼兰河》的布景则堪称最豪华。

   舞台斜坡下暗藏玄机。在剧中,呼兰河是女主人公王婆的女儿与女婿恋爱的地方。为了表现恋爱中的欢乐,舞台的斜坡缓缓向两旁打开,两位年轻人走进“河滩”打起水仗。四溅的水花引起观众席上一阵骚动,不少人甚至忍不住要探起身子一探究竟。

   在国家话剧院副院长、《我那呼兰河》导演査明哲看来,蜿蜒的呼兰河向远方延伸,承载着生与死的多舛命运,承载着血与火的民族磨难,勾勒了整出戏的魂。“把它搬上舞台,更具有冲击力和震撼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