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官方微博 您是第8425063位游客 | En
 

盖叫天的技艺和品格

类别:作者: 发布时间:2009-02-13 09:36:03访问次数:4556

 

沈鸿鑫

  盖叫天原名张英杰,生于1888年,河北省高阳县人。父亲张开山,佃农为生。当时正值李鸿章当直隶总督,连年水灾,民不聊生,高阳乡下不少人家让人把孩子带出去学戏,盖叫天的大哥张英甫(艺名“赛阵风”,工武旦)及四哥张英俊(艺名“七金子”,工文武老生)都是这样离家出去学戏的。盖叫天8岁时也进了天津隆庆和科班学戏,于是开始了他的艺术生涯。

  张英杰在隆庆和科班,由一位老齐先生开蒙,10岁那年,在天津以“小金豆子”艺名正式登台。后来他与四哥到上海天仙茶园投奔正在那里唱戏的大哥张英甫,这时改学老生戏,由陈福奎教授《马芳困城》、《打金枝》、《三娘教子》等。不久在老天仙茶园初次登台饰演《打金枝》中的唐皇,其时年仅11岁,这一时期曾到汉口天一茶园、仙乐茶园等处演出。

  13岁时,到杭州拱宸桥天仙茶园出演。这是他首次到杭州演出,他想再用小金豆子的艺名,好像“土”了点。大伙儿说,是不是另取个艺名。那时谭鑫培,艺名“小叫天”,在京剧界红极一时,张英杰就说,我就叫“小小叫天”吧!不料,座中有人冷笑地说:“人家小叫天是什么人,你也配叫这个名儿吗?”这句话使张英杰恼了,他说:“我为什么就不能叫这个名儿?谭老板是南北闻名的好角,我现在不如他,所以叫小小叫天。但是也不能把人看死了,说不定哪一天还要盖过他呢?我也不叫小小叫天了,干脆就叫盖叫天得了”。于是就以盖叫天的艺名在杭州天天仙戏馆搭班演出,主演了《天水关》、《翠屏山》、《断后龙袍》等,一下唱红。在杭州共唱了一年半,然后去苏州演出,都很受欢迎。

  14岁到上海参加玉仙茶园的班子,班主是王鸿寿,与他同台演出的有赵如泉、谢月庭等人,15岁在上海春仙茶园演出《白水摊》、《伐子都》等戏,渐渐改演主武生戏,先后与汪笑侬、吕月樵等同台。1904年,16岁的盖叫天倒了仓,正式改演武生。盖叫天的名声也逐渐响起来了。

  盖叫天是师承南派武生创始人李春来的艺术的。当时李春来是红极一时的武生,与俞菊笙、黄月山鼎足而立。盖叫天私淑李春来,并执弟子之礼。但他在李春来的基础上又有所发展和创造,在二十三四岁的青年时代,就已经能够突破陈规,创造出许多新鲜的武打与刀枪套路。他一生排演了许多新戏,如《年羹尧》、《七擒孟获》、《劈山救母》、《武松》等。其中有连台本戏,有根据外国翻译小说改编的戏,也有老戏新编或在演出上的整理加工。他在《乌江恨》中演的“霸王别姬”,与北方杨小楼、梅兰芳的就完全不同;在《西游记》中更是开创了南派盖派猴戏的先声。

  盖叫天特别注重人物性格的刻画和精神境界的展现。他在舞台上“精、气、神”十足。每一个人物一戳一站都不离人物的性格与剧情。他擅演全部《武松》、《一箭仇》、《恶虎村》等戏在舞台上塑造了一系列光彩熠熠的古代英雄形象。他的武戏是武戏文唱,就是注重人物性格和感情的刻画。比如他演《快活林~打店》重点不放在“打”上,而是在前面的“文场子”——行路上。他演的全部《武松》,不仅刻画了武松英武勇敢、嫉恶如仇的鲜明性格,而且展现他从质朴单纯的青年到成熟沉稳的反抗官府的英雄好汉性格发展的过程。盖叫天演武戏,但刻画人物非常细致,如《乌江恨》演到“霸王别姬”,虞姬自刎,项羽割下战袍一角,盖在虞姬脸上,又割下虞姬的一绺青丝,衔在口中,然后提枪上马,冲出重围,表现了项羽柔情的一面和他失败英雄的悲剧下场。

  盖派艺术十分讲究造型美与动态美。无论扮相、动作、步法、身段、舞蹈、开打,都刻意追求美。舞台形象具有雕塑美、动态美及节奏感。无论是《狮子楼》中武松前弓后箭步,背手执刀的亮相,《恶虎村》中黄天霸鹰展翅的身段,都显得光彩照人,给人以丰富的美感享受。在《武松打虎》中,他一手用力伏虎,一手挥拳欲下,似有千钧之力,不仅神采飞扬。盖叫天还善于运用甩水发、髯口、鸾带、罗帽等优美动势,呈现一种像草书一般的动势美,《恶虎衬》中黄天霸踢鸾带即是例子。

  盖叫天学李春来,然而青出于蓝胜于蓝,成为一代大家。他创造的盖派艺术独具风采,开拓了南派武戏新局面。梅兰芳曾说过:“他的短打干净利落,谁也比不上,手眼身法步,没有一样不到家……有人说他学李春来,其实讲到功夫,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田汉曾赞誉他为“南派武生泰斗”,并赠他一副联语:“英名盖世三岔口,杰作惊人十字坡”。

  京剧武生是一个高危的职业,弄得不好,很容易受伤。1904年,盖叫天十六岁,这一年他在杭州天仙戏馆演出,那天他主演《花蝴蝶》,不慎摔断了左臂。他积极进行治疗,并努力演一些用腿功的武戏。经过好一段时间方才恢复过来。1934年5月,46岁的盖叫天在上海大舞台与陈鹤峰合演《狮子楼》。从两丈多高的“楼上”跳下时,为了躲避还躺在地上的陈鹤峰,自己右腿骨折断了,医治时医生又把骨头接歪了,盖叫天为了艺术,自己用拳头砸断接歪的骨头,请名医把腿骨重新接起来。

  盖叫天性格倔强,是个真诚、正直的艺术家。在旧社会虽然并不懂得政治斗争的大道理,但对邪恶势力不甘屈服,敢于斗争。辛亥革命前后,他就非常佩服革命艺人刘艺舟演出的反清戏剧。他自己因为反对戏院老板的剥削、恶势力的威胁,曾在1922年至1933年十年中宁可挨饿,流落别处,也不到上海演戏。成名之后,军阀、政客、汉奸、恶霸要他去唱堂会,甚至像废帝溥仪娶亲、张作霖做寿、贿选总统曹锟庆贺当选这样的大堂会,他都拒绝参加。1931年海上闻人杜月笙新建杜氏祠堂落成,举行规模空前的大堂会,南北京剧名伶云集,但南北各有一位名角不来参加,就是余叔岩和盖叫天。抗战时期,盖叫天虽然生活贫困,汪伪政府的大汉奸邵式军送给他一万块钱,要他破例唱堂会,他还是拒绝不唱,这种坚持民族气节和艺术尊严的精神是很感人的。然而,盖叫天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1943年上海伶界联合会为筹建榛苓学校和周济贫苦穷人举行义演,他却欣然参加。解放以后,盖叫天与广大戏曲艺人一样在政治上翻了身,无论是慰问解放军,还是救灾义演,更是积极参加,努力把戏演好。1950年参加上海市戏曲界救灾大义演,于天蟾舞台与梅兰芳、周信芳、姜妙香、赵如泉同演《甘露寺》,他饰演赵云。同年参加全国戏曲工作会议,应邀演出《武松打店》,并在怀仁堂为毛主席等领导同志演出《一箭仇》,饰演史文恭。1952年10月至11月,盖叫天参加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演出《武松打店》,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颁发的荣誉奖。1956年文化部为盖叫天举行舞台生活60周年纪念会。他发表了题为《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共产党》的文章。1957年在杭州演出时,曾受到周恩来总理、贺龙副总理的接见,周总理还冒雨步行至金沙港盖家探望。陈毅副总理赠诗盖叫天,云:“燕北真好汉,江南活武松”。解放后盖叫天多次到各地巡回演出,并深入部队、工矿为群众演出。曾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过影片《盖叫天的舞台艺术》、《武松》。

  解放后,盖叫天曾任中国戏剧家协会浙江分会主席,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文革”中,盖叫天被戴上“反动权威”、“戏霸”等帽子,受尽迫害,于1971年1月15日在杭州逝世。

(摘自 《人民政协报》)